立即捐款

保育

對環保署及食環有關拾荒者處境的回應

對環保署及食環有關拾荒者處境的回應
廣告

廣告

今日有份報導有關全港拾荒者調查研究發佈會的詳情,內文中分別有環境保護署及食環署就拾平台的建議作出回應,如下 :

《南華早報》2018年5月28日

However, 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Department poured cold water on the suggestion, noting that each scavenger would have her or his own preferred collecting route, based on the location of recycling shops.
The department said multiple factors such as fire safety and street management would also have to be considered, and it had no plan to set up designated areas for the trade. A spokesman for the Food and Environmental Hygiene Department said rules governing obstruction and hygiene would be enforced without discrimination, and frontline officers were expected to “exercise both reasonableness and sensitivity” when taking action against scavengers.

(中文)不過,環境保護署就這項建議潑了冷水,並指出每個拾荒者根據回收商店的位置都有自己的首選收集路線。該署表示,消防安全及街道管理等多項因素亦須考慮,並無計劃為該行業設立指定地點。而食物環境衛生署發言人表示,與阻街有關的規則將不會帶有歧視地加以執行,而前線人員在對拾荒者採取行動時,預計會「情理兼備去執行」。

拾平台就兩署的言論作出回應,環境保護署認為每個拾荒者都有自己既定的收集路線。他們說得沒錯,拾荒者當然會有自己平日恆常的路線,但卻問非所答,街坊遊走社區是需要在不同的地方設定一個據點,這些據點的作用是將附近商舖丟棄的紙皮收集,而拾荒者需要在這個空間花時間去整理紙皮,過程需要拆釘拆箱,平放整齊地疊在手推車上,這個過程要事乎處理的紙皮數量多少,紙皮多時需要兩至三小時去處理,路線中需要有據點才能完成拾荒的工作。

而拾平台建議的「回收空間」,正是針對他們沒有一個眾人都認同的空間去幫政府處理紙皮,所以食環署可以視他們的工作為阻街,視拾荒者為執垃圾的人,沒有身份也沒有權利去選擇一個空間去進行拾荒工作。而該署認為若要有這樣的空間,消防安全及街道管理等多項因素亦須考慮。說得沒錯,提出回收空間建議正是要打開這個商討考慮的空間,讓大家去想像有不同的方法友善對待我們的拾荒者,友善對待他們在社區的付出。而這種回應正正就是充滿著行政主導和管理主義的掌權者所為,遇到提出任何的問題與建議,都以一種去人性化的方式去回應和處理,完全漠視要關注了解的是一個在社區為大家付出的人,一個尊貴可敬的生命。回收空間未必可以在短時間內成事,有可能需要經過漫長的運動和關注才能,但這個想像是要讓所有人重新去理解拾荒群體在社區的角色,激發更多對他們的認知與正視問題的存在。

而食環署的回應,也是同出一轍,漠視人性化的訴求,在這種僵化官僚的社會系統裡,政府部門為了讓複雜的社區運作能以簡單的手段來操控管理,會以法治、規則及形象這些意識形態的符號推砌出重重的社會秩序,方便管理一群基層群眾,在法例中視執街上紙皮(垃圾)是犯法的拾荒者。在法律的角度,他們有觸犯了法例中的簡易治罪條例(第4條第32款)及《公眾衛生及市政條例》(第132章)的風險, 政府和回收業界口頭上認同他們對社區進行環保回收工作的貢獻,但實則上沒有為他們去討論具體的權利與保障。拾荒工作不被認同,所以工作處境完全沒有任何部門或人去關注,工作環境安全度差(被偷竊、交通意外、被驅趕票控等),面對市民與食環署執法人員的驅趕,每天都像過街老鼠般生存在城市裡。

我們提出的逐步放寬執法尺度,是希望引發官僚的意識以同理心的向度去思考拾荒者的角色,將沒有任何身份權力地位的拾荒者,重新賦予他們一個公眾認同的位置,成為社區其中一群持分者,成為社區的資本。執法指引是為方便人民的生活運作而設立,而不是用來轄制人民,令社區某些弱勢群體被剝削應有的權利。

拾荒者的存在,正正突顯了資本主義社會特色的優點,就是讓所有人都有其可選擇的生活和工作,這些是他們所說的自由,但同時,他們的存在,亦突顯了資本主義的醜陋,掌權者竟然利用這種自由而漠視一班為自己付出的拾荒者,還說這是他們的選擇,而將廢紙回收這工作,完全在「零成本付出」情況下外判給一群八成都是60歲以上的拾荒者,或者,我們現時最需要的,不是「拾荒者友善對待政策」,而是需要一個願意對待我們友善點的政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