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勿讓環境再擔“無極”之痛

廣告

廣告

美麗的碧沽天池邊留下的“垃圾”(來源:新華網雲南頻道)(來源:新華網 環保時評 2006年4月14日)

太陽最早照耀的地方,是東方的建塘,人間最殊勝的地方,是奶子河畔的香格里拉。”自從英國人詹姆士的小說《失去的 地平線》問世以來,作品中所描繪的香格里拉(據考證:香格里拉實質上就是指雲南的迪慶藏族自治州,2001年12月17日,經國務院批准,迪慶藏族自治州 中甸縣正式更名為香格里拉縣)曾引起無數人的嚮往。按理說,對於這片人們神往的土地,我們應該好好愛護才是。 然而據《現代快報》4月5日報導稱:自從2004年6月導演陳凱歌率電影《無極》劇組進駐後,藏在深山裏的“美麗的碧沽天池卻徹底變了樣,不但生活垃圾遍 地,天池邊上還留下一座高大的鋼架怪物‘海棠精舍’,一座破敗的木橋劈天池而過”。>>>[全文]

影片《無極》中那片令人驚豔的高山杜鵑花海,就取景于雲南省迪慶州香格里拉縣深山裏的“聖湖”——碧沽天池。但因為這次拍攝,已美麗了百年的花海盛景將難 以再現。當劇組把美景定格到銀屏上的同時,卻給世外仙境般的碧沽天池留下了難以撫平的傷痛:一個造型複雜的鋼架怪物至今聳立湖邊,一座破敗的木橋將天池硬 生生地劈成兩半……>>>[全文]

不僅如此,當美麗的碧沽天池遭到破壞後,身為大導演的陳凱歌卻一走了之。後雖經迪慶州委宣傳部多次與《無極》劇組聯繫,2005年8月,劇組終於發出關於 委託處理電影《無極》剩餘物品的拍賣函,將影片置景遺留事宜全權委託給迪慶州宣傳部處理,同時將場地清理工作、拆除恢復工作也一併委託。但據當地宣傳部副 部長李愛明日前稱:由於一直積雪壓山,恢復工作至今無法展開。難怪前來觀光的遊客不無氣憤地說:“是《無極》毀了香格里拉,這種借拍攝電影之名而破壞人文 勝境的現象實在令人心寒。”>>>[全文]

據說類似的事件不僅發生在香格里拉一地,容筆者孤陋寡聞,近年來筆者就不時耳聞一些地方文物和自然保護區遭到電影劇組破壞的消息,只不過破壞程度、破壞形 式不同罷了:如《驚情神農架》和《情癲大聖》劇組對神農架的搭景破壞;《神雕》劇組對九寨溝的拍攝破壞以及《神話》劇組對兵馬俑的潛在破壞等。>>>[全文]

目前的商業大片對視覺衝擊力要求越來越高,這也是張藝謀、陳凱歌等大導演屢屢將“坐落深山人未識”的自然景區作為拍攝地的原因。但許多像九寨溝、神農架這 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在對普通遊客進行限制的同時,卻對“英雄”、“俠客”、“神仙”們敞開了懷抱。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一個劇組少則數十人、多則幾百人,僅 僅每天製造的生活垃圾就很可觀,再加上自己發電、車輛運輸、搭建佈景,一次拍攝活動下來,如果沒有事先規劃與及時清理,對自然風貌的破壞可想而知。>>>[全文]

一個沒有勝景的地方是可悲的,有了勝景卻不好好珍惜的人是可恥的。踐行“八榮八恥”首要的一條就是“以熱愛祖國為榮,以危害祖國為恥”,這絕不是一句空話,應該落實到每個人的具體行動中去。>>>[全文]

影視劇製作雖然是商業行為,但同樣需要文明拍攝。有識之士早已指出,日益發達的影視技術應該用來的避免拍攝給環境帶來不必要的破壞,而不是一味採用人海技術來營造場面。大製作,別忘了“大保護”。>>>[全文]

好萊塢影片《海灘》在泰國普吉披披島拍攝時,曾因破壞當地海岸生態系統而被當地環保主義者告上法院。前車之鑒值得吸取:如何解決垃圾問題?如何制訂規章制 度來管理劇組對景區的使用開發?最後的清理和恢復工作誰來承擔責任?這是很多當地政府在打出“熱烈歡迎”標語的同時應該認真考慮的。專家呼籲,用影視攝製 來做“活招牌”是一把雙刃劍,景區政府要警惕用生態環境換經濟效益的短視行為,對劇組做好環保工作的規範和管理。>>>[全文]

以自然景區為拍攝地進行影視製作,拍攝之後給當地的環境、生態和風景造成巨大破壞的做法,你有什麼看法和意見,請給我們[留言]或進新華網論壇討論。 >>>[論壇]

Technorati tag: 香格里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