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香港行政司法同中央高度配合

香港行政司法同中央高度配合
廣告

廣告

回歸快接近21年,《基本法》承諾的民主同法治已經一無所有,只因香港人什麼都不要,從未認真對待《基本法》,從不知道應該如何維護「一國兩制」,從未捍衛自治權。香港20年來經歷的風風雨雨,悲劇主因就是中央不甘心權力不能全面管治特區。

「一國兩制」97前已經被顛覆變形走樣,回歸後20年來的實踐,都是依循實現中央全面管治權的方向發展。歷史的痕迹清晰顯示,「一國兩制」高度自治變成一無所有,主要是特區的行政司法同中央高度配合相關,而立法的監察則永遠是無心無力。

今時今日講特區籌備委員會講臨時立法會,只是尋找歷史的真相,分析「一國兩制」的死亡原因。而籌備委員會的錯誤,與現時的亂局直接相關,選舉主任政治篩選立法會參選人,就是香港行政司法利用籌委會的錯誤,同中央高度配合。

梁愛詩指稱,彭定康的政改方案拆走了「直通車計劃」的路軌,1996年12月,臨時立法會根據特區籌委會的決定而產生,目的在於通過必不可少的法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並無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設立臨時立法會,講基本法講一國兩制,梁愛詩20年來都是顛倒是非指鹿為馬。

《基本法》附件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一)規定:「第一屆立法會按照《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產生。」《全國人大關於第一屆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是《基本法》的組成部分。

《全國人大的決定》第六項訂明:原香港最後一屆立法局的組成如符合本決定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有關規定,其議員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願意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並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規定條件者,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確認,即可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議員。

最後一屆立法局議員乘坐「直通車」到特區成為第一屆立法會議員,是不同性質政權的過渡,議員效忠對象改變,因此全國人大規定,「直通車」議員須擁護香港基本法和願意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

「直通車」議員除願意「擁護和效忠」之外,還需經籌委會確認,始可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議員。原立法局議員不願意「擁護和效忠」不能過渡,籌委會否決,議員也不能過渡。「直通車」並不是必須實現的計劃,《全國人大的決定》已經授權籌委會決定。

《全國人大的決定》第六項,已經規定第一屆立法會的組成,原立法局議員有人或全部不能過渡,都必須根據第一屆立法會的組成由選舉產生。回歸前香港選民無權選舉第一任行政長官和第一屆立法會,《全國人大的決定》訂明成立具有廣泛代表性的第一屆政府推選委員會。

推選委員會有權選舉第一任行政長官,「直通車」計劃行不通,籌委會同樣有權規定由推選委員會選出第一屆立法會。事實上,臨時立法會正是由推選委員會提名並選舉產生,籌委會設立臨立會並非必須,絕對是有不可告人之政治目的。

《全國人大的決定》第二項,規定籌委會在1996年內,根據本決定規定第一屆政府和立法會的具體產生辦法。籌委會不但違反人大的決定設立臨立會,更在1997年5月23日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的具體產生辦法》,超越全國人大決定的授權。香港人一直質疑「臨時立法會」的合法性,但從未有人質疑第一屆立法會產生辦法的合法性,香港從未認真對待《基本法》,只因我們什麼都不要。

2011年7月,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在北京接見一批香港大學生,就港府的施政發表評論﹐批評大部分香港的公務員還是抱着「叫我做什麼就做什麼」的心態,香港回歸十多年,「都不知道怎樣當Boss(老闆),怎樣當個Master(主人)。」

《基本法》附件三第一項已將《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紀年、國歌、國旗的決議》列入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基本法》第十八條第二款及附件三都規定特區自行立法實施。「你不叫我做什麼我就什麼都不做」,回歸已經20年,特區政府並無制定本地法律規範《國歌》的使用。2017年11月4日, 全國人大常委會將內地《國歌法》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你叫我做什麼就做什麼」,政制事務局立即根據內地《國歌法》制定《國歌條例草案》,行政立法都不知「一國兩制」為何物。

港府發言人回應美國國務院的《香港政策法》報告,指香港回歸以來一直嚴格按照基本法實行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充分體現一國兩制得到全面和成功落實,這是國際社會有目共睹。特區政府的回應,可能只是代中聯辦讀稿。

籌委會關於設立香港特區臨時立法會的決定
香港特別行政區臨時立法會的產生辦法
第一屆立法會的具體產生辦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