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六四廿九】攜子女出席晚會 「政府愈不開明,家長責任愈大」

【六四廿九】攜子女出席晚會 「政府愈不開明,家長責任愈大」
廣告

廣告

黃氏一家

(獨媒特約報導)六四事件踏入29周年,隨年月過去,世代更替,年輕一代對八九民運的認識愈來愈糢糊,甚至不再關心。有家長堅持帶子女出席維園晚會,將燭光傳下去。

黃先生與太太帶同10歲女兒出席,黃先生指「參加不一定要很多理由」,認為家長有責任以自己所知教育下一代。年僅10歲的黃小朋友由K3開始出席晚會,她對歷史感興趣,但認為興趣與出席晚會無關,「有啲事政府將佢用窗簾遮住,嚟呢度就可以睇到」,她覺得自己之後都會繼續參與。

1989年時黃先生20歲,他對六四之事記憶猶新。對於本土派掘起、年輕一代不欲悼念六四,他表示明白,直言自己對支聯會或泛民的某些做法也有所不滿,但認為悼念很單純,就是悼念逝世學生和祝福他們在世的家人。

黃先生又言,現時的所載的歷史顯然是為政權服務,令人反感,「一個開明政府就有開明的教育、多角度的史料」,他認為現時政府不開明,家長就有更大責任教育。

IMG_0750
黃先生與兒子

盼孩子勿忘歷史

帶著兩個小朋友的黃先生表示,已經參與六四燭光晚會多年。他表示,現在中國唯一一個擁有言論自由的地方就是香港,故此希望能夠行使這個權利,也期望能夠教育下一代,使小朋友不會遺忘這件歷史事件。對於今年不少大專生不願意參與六四燭光晚會,黃先生表示諒解,因為他當年身為中學生有經歷和體會過這件歷史事件,然而現在的學生只能從歷史圖片和文獻去了解六四,加上不少大專生都選擇到國內求學,因此他們更加覺得沒必要去參與六四的悼念活動。

而黃先生表示,教育下一代去認識這段歷史是必須的,他多年來帶同兩個兒子參與六四晚會,平時也會播放六四的歷史片段予孩子。然而,他表明自己會從中立態度去教導孩子,希望他們長大後自己去判斷事情對錯。他重申,現今的小朋友可以輕易接觸互聯網和各方資訊,希望下一代能夠從中立角度去分析和判斷這件事件,而非人云亦云。

IMG_6330
教育實驗學社成員黃子悅

教育實驗學社:續嘗試接觸更多中學生

教育實驗學社成員黃子悅在記利佐治街派發單張,呼籲市民出席六四晚會。黃子悅表示,自己對中國亦沒有強烈的身份認同,但基於中共作為控制香港的政權,而六四事件與中共政權有關,她不會忘記六四,並會繼續呼籲市民關注六四事件,不為政權「洗白」。

黃子悅續指,過往自己透過閱讀及網絡了解六四事件,她承認現時社會以至中學生對於談論政治容易變得敏感,討論氣氛亦較冷淡,亦認為過往的宣傳方式如Facebook、大型街站,未必能直接接觸中學生,她表示會透過學社舉辦活動,並成立中學生組織,與學生會溝通,以及利用年輕人常用的手機應用程式接觸更多中學生,她承認這種傳訊工作相對低調,成效亦相對緩慢,但希望可以讓更多年輕一代了解專制政權及其相關的歷史事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