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社運

時代廣場的坦克 地鐵車廂內讀報

時代廣場的坦克  地鐵車廂內讀報
廣告

廣告

四年前,當我還在嶺大學生會和學聯時,我們早有對現時悼念形式的反思和批評。但我們所採取的行動方向並非迴避,而是嘗試生產更多行動形式和影響,將八九民運與香港人扣連。

//
當年中大的同學造了一架巨型坦克放在時代廣場,將象徵六四屠城的實物放在最喧鬧的公共空間。事隔四年,有位當年有參與製作過程的同學已不在人世,無法再次悼念。夜晚邀來六四樂隊以及其他表演單位,在商業繁囂中掙扎出一點公義的怒吼。

//
我們印了一大堆當年的文匯大公,上面寫著「血洗北京」,然後播著一些槍炮聲的錄音帶,在地鐵站左穿右插,屢遭地鐵站職員驅趕。我們在車廂內閱報時,有在對面的乘客仔細看著同一份89年文匯報,解說予身邊好奇的小朋友當年發生何事。

//
在旺角的天橋,我們展出了幾個裝置及行為藝術,讓人經過時都可以聯想到六四。有市民怕我們熱,送來了冰凍的飲品,激起了我們的熱情。我們又把報紙帶到港島的街道上派,站在「大公報」的大招牌下控訴屠夫政權。

//
嫌燭光晚會行禮如儀,其結論未必是完全切割或是覺得事不關己;有些位置的人,更可以做多一步,將心力投放至傳承記憶上。從任何角度而言,六四歷史作為香港歷史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象徵著本地民主運動的起點以及「港中區隔」的道德基礎,真的不能輕言忘記,或者抹去它的重要。

每個人都可以有你的選擇,但每個人都要為你的選擇負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