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一一飛

年輕時事評論員,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王一一飛網誌、香港獨立媒體找得到,有時會在明報、立場新聞、評台、夜貓、輔仁、看中國等地方刊登! 網誌

社運

六四論述需要本土化

六四論述需要本土化
廣告

廣告

夜貓這段短片帶出的觀點不錯,與網上偽左膠人身攻擊、有不同觀點就高叫鎖人入青山的極權思維差得遠。

1. 短片有一些說法是我認同的

坦白說,當中部分觀點是我自己認同的。就算不愛國,但關心中國人權是可取的。努力關心中國大陸人權民主值得的。中國大陸的形勢就算很絕望,但希望數十年後有一天中國得到建全自由民主而非多數人的暴政都是值得支持的。

2. 無可否認的是,有一群人對支聯會做法和愛國情懷感到失望

問題是,有不少激進派、本土派、對政治漠不關心的人、年輕人覺得支聯會晚會年年做法一模一樣,新意不多。我身邊的朋友全部去了一次就不去,只有一個朋友連續跟我去了2次之後就放棄了。證明支聯會根本無力去動員一群對政治冷感、希望有新做法的人。

更大的問題是,支聯會始終難以擺脫愛國立場,而不少年輕人對六四的認知不多。這樣做很難得到年輕本土派、對中國沒有身份認同者的支持。

3. 當中國令人感到窒息和絕望時,很多人會覺得香港人要先自保,在支爆解體後建國,之後再幫其他人。六四論述需要本土化,聯繫港人自保。

更重要的問題是,支聯會鼓勵大家思考民主中國。可是,現在中國極權主義猖獗,中國歷史五千年除了1911-1913年之外沒有自由民主的經驗,反而經歷了自1949年以來數十年的極權主義。中國建立自由民主,要由極權改變到自由民主,一點也不容易,文化經驗思想制度法制改變至少數十年。就算中國支爆,都可能是步向混亂分裂解體而不是得以民主化。在香港不少人對中國愈來愈絕望,希望香港先自保再想如何改變世界的情況下,也許我們真的很難說服他們中國很快會有希望,而是要更強調六四對香港自保的關係。

因此,我們要更加強調六四的本土面向。

a. 我們要強調六四是香港人自決運動的啟蒙點: 六四令香港人驚醒,明白中共不可信,回歸是一個對港人自由的威脅,因而帶起了香港人的覺醒。

b. 我們要強調六四是中國由好變壞一去不復返的開始點,由於中國難以短期內變好,香港人要自保不要信任中國政府: 六四前,中國自由派精英和知識份子勢力強。六四後,自由派被打壓被流亡,強國派眼中的資本主義極權,重經濟發展重強國輕人權輕社會正義成為主流。正因如此,香港人在中國短期內沒有希望時,需要先自保,保護自己,在中國面對政經危機由強變弱時追求香港人自決。

c. 六四提醒我們世界不少地方仍然很不幸,假如時機到,香港人要幫助其他地方的人建設自由民主,推廣自由民主作為普世價值。

4. 結論:極權危機,港人自保,六四論述需要連結本土自決

因此,我的想法是,有人喜歡支聯會,當然要繼續去。不過,面對那群本土化、政治冷感化、年輕化而不多六四記憶、激進化而希望有更多新活動新意的人,也許我們應該擺脫傳統支聯會的做法和論述,建立屬於本土派的六四和中國因素論述,建立一些支聯會以外的新歌、新活動、新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