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六四宣言—— #我們要有不愛國的自由

六四宣言—— #我們要有不愛國的自由
廣告

廣告

六四事件過去二十九年,社會上對六四事件應否繼續悼念,以及支聯會支援中國民主運動的方向,依然存在不少討論。二十九年來,支聯會以及傳統泛民政黨,向以「愛國民主」框架處理六四悼念,乃至香港整體民主運動的發展。我們無意全盤否定上一輩因六四事件所萌生的民族情緒和認同;但隨著「愛國」二字的內涵不斷流轉,乃至被政權操弄至變質,香港人必須對「愛國」,以及以其為前提的「愛國民主運動」作出反思與批判。

這十年來,「愛國」的定義不斷向政權挨近:十年前,中國歷經汶川地震與北京奧運,當年的所謂「愛國」,實際上只屬同胞之情以及對經濟成就的自豪。然而自政府硬推國民教育一事開始,「愛國」二字逐漸等同對黨國體制的認同。從以往要求特首候選人「愛國愛港」,到《一國兩制白皮書》要求法官必須是「愛國者」,到有為數不少的京官近期要求教育工作者必須反對港獨,捍衛國家體制;「愛國」已經成為香港頭上的緊縛,要求人人對政權舉目效忠。

目前,政府更企圖以附件三的方式於本地訂立《國歌法》,一方面表明「要將國歌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內容」,並強制全港中小學教授國歌;另一方面藉此將「侮辱國家」以刑事罪名立法,意圖恫嚇市民,消滅反對聲音。倘若《國歌法》順利推行,國民教育、廿三條立法等惡策定必接踵而來,強逼市民向屠殺人民的政權俯首稱臣。

八九民運時的「愛國」,是群眾與群眾之間的相互呼應,是天安門學生、工友、市民的赤子之心,也是港人對自身以及中國人民前途的擔憂。但時至今天,愛國主義已經成為了一種壓迫,一把要割除擁有自由思想的人民的鐮刀;大量維權律師因此而被打進牢獄;政權更以「中國夢」之名,合理化自身資本的帝國式擴張,合理化中共對國內人民,甚至是外國人民的經濟與政治壓迫。

八九民運的時候,人民提出「愛國民主」的呼號,正是要抵抗當時人民日益收緊的政治以及經濟權利,反官倒、反貪腐、改善知識分子待遇等訴求,全部都是捍衛人民尊嚴,改善人民生活的重要訴求。在「愛國」被挪用作壓迫人民的工具的今天,倘若港人不對以「愛國」之名進行的壓迫加以提防;反讓國家認同成為民主運動的絆腳石,無疑是對八九民運中的犧牲者最大的諷刺。

「寧在一思進,莫在一思停。」民主運動不能故步自封,也不能只停留在過去。即使面對著種種的打壓,我們仍然會堅持民主自決的綱領,以期突破香港民主運動在現時憲制框架當中的困局。儘管我們的犧牲遠遠及不上捨身成仁的烈士,但作為後進者,只有拒絕遺忘這段血腥屠城的歷史、只有揭露中共以「愛國」為名,實則箝制思想和言論自由、只有繼續抵抗中共政權未來種種打壓,我們才能對得起當年每一個為民主而犧牲的人。

八九民運不只是中國歷史發展的轉捩點,更是香港的一個重要的歷史關口,象徵著港人面對著前途問題的擔憂與掙扎。傳承八九民運,並非因為我們「愛國」;反之,更因為我們警惕現在的「愛國主義」,我們就更要傳承八九民運中的歷史重量與抗爭意志。在二十九年後的今天,就讓我們重拾捍衛這座城市的鬥心,為對抗中共的威權而奮鬥。

香港眾志

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