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過半港人支持難民子女獲居港權

過半港人支持難民子女獲居港權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香港教育大學於2-3月進行了一項民意調查,研究本港民眾對於在港難民的看法,發現對難民的同情度正在增加

帕莎(社會主義行動)

儘管近年建制派政黨及報章大力抹黑難民為「假難民」和「罪犯」,超過六成人表示對難民的態度中立。這是2016年來,教大第二份就在港難民的民調。對難民觀感正面或中立的民眾今年的比率都要比兩年前稍為增加。

52%受訪者支持讓在港出生的難民兒童獲得居港權。在港難民人數只有8千人,即使全部獲得居港權也佔香港人口極少部分。在現今的制度下香港難民是不可能獲得居港權,即使極少數通過政府審核機制的難民(約0.02%)也只能被批准轉送至其他國家。而現時有約200名難民兒童在港,他們在港長大,既沒有父母所來自國家的國籍身分,也因為沒有居港權,因而成為「無國籍孤兒」。

另外,支持難民獲得工作權的數字亦上升至34%。現時政府嚴厲禁止難民工作, 最高刑法為監禁三年,難民被迫依賴政府每月微薄的津貼度日。

建制派煽動種族歧視

只有24%受訪者支持設立難民禁閉營, 比2016年下降3%。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前,民建聯、自由黨及新民黨為了煽動種族歧視撈取選票,極力鼓吹興建禁閉營。但在社會主義行動發起的反擊下,建制派的種族主義運動沒有取得效果。

結果顯示,香港難民並非如主流媒體所描述那樣不受歡迎,被視為「犯罪分子」或「社會負擔」。建制派雖然大力煽動種族主義,以轉移本地民眾對社會問題的視線,但未能對社會造成統治階級預期的影響。

泛民黨派一直不敢公開支持香港難民運動,也不敢正面回應建制派攻擊他們「撐假難民」。除了因為難民沒有選票之外,泛民也沒有信心爭取港人支持難民抗爭。過去社會主義行動組織難民多次抗議行動,也只有社民連願意參與。

但是今次調查証明,難民運動是可以爭取大多數的本地人支持的。香港基層群眾和少數族裔都受到政府的親財團政府所壓迫,理應團結鬥爭要求增加公屋、醫療和教育,並且實現包括本地人和難民的八小時工作制。

爭取工作權難民立法會抗議

社會主義行動 報導

3月26日,立法會少數族裔權益事宜小組委員會舉行少數族裔就業問題公聽會。社會主義行動聯同約70名難民到立法會外抗議,爭取難民工作權,要求所有人獲得生活工資及八小時工作制。社會主義行動成員Jaco及印尼難民成員Mira進入議會發言,

Mira發言感嘆道:「我的孩子問我為什麼要努力讀書,我實在不知道怎樣回答,因為其實他們即使考得最好成績,畢業後就是失業。」她又說:「很多難民被迫留在香港超過10年,因為要等待極為緩慢和苛刻的審核過程。我們很多已經在這裡落地生根,有家庭有兒女,所以要工作維持生計。」

Jaco直斥政府:「香港只有8千多名難民。如果政府指難民擁有工作權,會導致搶飯碗問題,根本是大話。」

社會主義行動認為,現今勞動市場讓大部分工人過勞,同時又不讓難民工作。如果容許難民合法工作, 香港工人可以縮短工時及享有更長假期。香港工人應該與難民團結一起抗爭,一起為改善勞動條件而鬥爭,反對財團牟取暴利。

難民Ani為工作權和居民身分而被判入獄

社會主義行動 報導

Ani是來自印尼的難民,也是社會主義行動的成員。2012年,她因為工作而被逮捕,結果被判監4個月。在香港的難民沒有工作權利,只能接受政府極為微薄的津貼渡日。

她已經與香港居民的丈夫注冊結婚五年,曾多次申請合法居留,但被入境處無理拒絕。她首次在2013年3月開始申請,至2016年5月才收到入境處回信,但最後被拒絕。2016年5月,她再次嘗試申請,但等待八個月後再被入境處拒絕。

由於她只能持有俗稱「行街紙」的臨時身分證, 經常被朋輩的歧視和嘲笑。在深感絕望的情況下,她購買了一張虛假身分證。在今年二月,她被警察搜查到持有假身分證,在三月被判監入獄12個月。事實上Ani一早就應該獲得港人身分。

Ani的坎坷故事是難民中的一例。難民審批機制極為緩慢和苛刻,令很多難民在港生活十年以上, 為求生存不得不冒險打工,但種族隔離的政策卻將他們定為罪犯。我們要求立即釋放Ani,並給予她香港居民身分,結束不人道的難民政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