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運

拆穿謊言、拒絕放棄

拆穿謊言、拒絕放棄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今年是六四屠城二十九週年,年輕一代似乎已開始不再關心六四,有受訪青年人說這是因為「事不干已」。其實這是因為他們覺得絕望。因為覺得做什麼也沒有用,所以什麼也不做,但是什麼也不做,又令自己良心不安,為了心有所安,於是只有改變自己對六四的態度:「這不干我的事,所以我沒有責任去為這事做任何事。」

所以,我們要做的,不是要說服年輕人「六四其實干他們的事」,而是要他們相信「仍然有希望」。這個希望現在很渺茫,因為中共有機槍大炮,有財有勢有「話語權」,我們甚麼也沒有,只有理性和良知。但是,如果一個人埋沒良知,放棄理性,然後提心吊膽地等待獨裁者的賞賜或者懲罰,他就的確是絶望了,但這不是現實上沒有希望,而是他自己放棄了希望。

專制政權現在做的,就是要我們自己放棄希望。它知道光靠暴力威嚇是不夠的,於是它開動宣傳機器,天天宣揚自己如何光明、偉大、正確,並且僱用五毛黨。五毛黨是它施展銳實力 (Sharp Power)的工具,所謂銳實力,是指有些國家採用例如「分享另類觀點」、「拓闊討論角度」等漂亮的口號,來操控輿論和分散大眾注意力的伎倆。而銳實力之所以有效,是因為人們往往只憑直覺去對事情下判斷,卻沒有細心考查證據和仔細推理 (參看立場新聞及陳樹鳴)。陳百祥在公開場合胡言亂語反對收回高爾夫球場,而竟然有人認同,就是人們沒有仔細推理的例證。五毛黨不分晝夜發佈似是而非的謊言,就是要令你覺得厭煩,令你放棄思考,然後乖乖地做一個任人魚肉的奴隸。

我們沒有財沒有勢沒有機槍大炮,不可能一下子推翻專制政權,但是我們可以跟它游鬥、跟它鬥智、跟它鬥耐力,其中一步,就是拆穿它的謊言。五毛黨在網上發表了大量謊言(包活狡辯)粉飾一九八九年的屠城暴行,我在香港電台鏗鏘集「風中之燭」的留言板上收集了一些,然後加以分類駁斥,僅供各位參考。

第一類:發生了的就是對的
例一:「沒有當年鎮壓,就沒有今日繁盛中國,東歐的倒塌死的人更多千萬倍, 證明鄧公當年是對的,更顯鄧公的遠見果敢,果班人死不足惜!」
例二:「沒有當年振壓,就沒有今日繁盛中國,證明當年是對的,奪權失敗,就以民主牌擋箭,可笑。」
評:德國哲學家黑格爾(Hegel)說:「凡是合理的都是現實的,凡是現實的都是合理的」,所以,既然屠城發生了,屠城就是合理的。這種推論明顯荒謬,但是拿來造文章的卻大有人在。
批:如果「沒有當年鎮壓,就沒有今日繁盛中國。」這個說法可以成立,那麼,以下這些說法都可以成立:「沒有當年鎮壓,就沒有今日貪污盛行的中國。」、「沒有當年鎮壓,就沒有今日豆腐渣工程遍佈的中國。」、「沒有當年鎮壓,就沒有要以『睡一千個女人為奮鬥目標』的官員的中國。」(參:博訊新聞網)、「沒有當年鎮壓,就沒有今日有彊獨、藏獨、台獨、港獨勢力的中國。」如果這些統統都成立,鄧小平下令鎮壓就是彊獨、藏獨、台獨、港獨的原因,那麼他肯定是犯了陰謀巔覆罪了。

第二類:馬後炮
例三:「实话实说,你们的儿子丈夫都死于智商不够,一群猪跟着几只狐狸妄图推翻老虎森林之王的地位,最后狐狸跑了,猪死了!...... 我只是说实话而已,如果你觉得我伤害了你们的自尊心,我不会说对不起的,随便骂,只因我说了实话,我就知道是这种结果」
評:馬後炮跟第一類狡辯相似,荒謬程度稍遜,涼薄卻過之。
批:直接跟放馬後炮者說:「你得到這種結果,不是因為說了實話,而是因為沒有良心。你譏笑死者智商不夠,說他們是豬,那麼請問:如果美國明天決定出兵入侵中國推翻共產黨,你會怎樣做?當解放軍做炮灰?接應美軍?還是躲在一旁,看那一方勝了之後,再爬出來扮智者說風涼話?當然,智商有限的你,是不敢回答的。」

第三類:指責受害者
例四:「天安門母親應該負一部責任,如果你們當時解釋給你們兒子聽,夠了你們在廣塲已攪了60日,有那個國家可以容忍你們這樣做,你們要求領道人對話,李彭都做到,但換來的係誨辱,廣塲現時已失控,軍車,火車被燒軍人被殺,屍身被掛在車上,風煙四起,已經變成暴動,應該返家,如果你們當時講這些情況给你們兒子知,相信吳會發生這件事,你們兒子當然不幸,但解放軍被殺又如?他們都有母親。...... 」
例五:「参加暴动致死,死了也是白死!养而不教就是这个结果,不要只会责怪别人!」
評:這是第一類謊言的變奏,其荒謬程度一致,卻更加流行。
批:這類言詞,往往出於胡同大媽、或者強姦犯口中:「她穿得太性感、她勾引我在先、她表面抵抗,實在享受。」喪盡天良的強姦犯更會說:「如果她乖乖聽話,我就只姦不殺,誰教她拼命抵抗呢?她惹毛了老子,老子就只好殺人了。看,我的手臂給她爪傷了,這如何算法?」對付「指責受害者」式狡辯,要緊記重點,今次的重點是:良好巿民不會強姦婦女,正常政府不會屠殺人民。再說,正常國家都不會容忍敵國侵佔領土,像韓國趕走日本人,保衛獨島;英國趕走阿根廷人,保衛福克蘭群島。另外還有一個釣魚台島,有哪個國家會這樣窩囊,容忍敵國侵佔領土幾十年而不敢出手奪回的?還是說,這個國家對有槍的敵軍很能容忍,對沒有槍的國民就不能容忍?

第四類:因為真相未明,所以不要真相
例六:「怎么说呢,六四真相究竟是怎样呢?某些党派不知道,媒体也不知道,普罗大众更不会知道。中枪的人固然有无辜,但是以结束越战不久的解放军会轻易动枪?不得而知。而这些牺牲者(我只能称他们牺牲而非死难者,不是死在政治斗争下就是死在颠覆者下)的家属,其实是既可怜也可恨的。所谓的平反、所谓的真相,其实已经是他们心中的信念,很难接受部分死难者其实是有可能是真的反动份子,也很难接受其实他们的牺牲并非真的为所谓的民主。至于香港电台这类只会煽情的节目,如此偏颇,已经丧失了媒体的中立性,成了另类政治的工具。而这群被拉出来出镜的死难者家属,步她们亲人的下场,再次成为政治斗争、国家之间斗争的牺牲品,可悲可叹。
評:這種狡辯其狡在於:一方面說真相未明,不宜妄下判斷,另一方面,又明示或暗示不要找出真相,於是就出現了這種詭異的結構:因為真相未明,所以不要真相。
批:老實說,這類辯解本來是合理的。但是,何以會真相未明呢?因為中共官方到如今都沒有公佈詳細調查報告。正如天安門母親質問:「是誰下令開槍?開槍的理據是什麼?死了多少平民?多少軍人?他們是如何死的?」把這些資料公開出來,讓公眾把這些資料和西方傳媒提供的一起比較研究,不就真相大白了嗎?

第五類:真真假假、混淆視聽
例七:「六四是悲剧,但是六四的那些领导者都活的好好的,比如王丹等,所以没有像境外媒体说的那样夸张和抹黑,这些死去的人被像王丹等这些得寸进尺的人利用了,为什么当年只是悼念胡耀邦的游行最后搞成要改变政权的诉求威胁,很大程度是因为境外敌对势力的鼓燥
例八:「为什么示威怎么变成暴徒了 共产党 那时候好几回想要好好谈判 你们不接受 还要打砸抢烧 好好的警察 还要放火烧死 这些事有很多人亲眼看到 怎么不去采访啊 老是报道那些偏激的 怎么不去采访负面的呀 共产党不好 64你们也不是个好东西 不值得给你们平反
評:這類狡辯最難拆解,因為其說話中有真有假,當你忙於分辨那些是真、那些是假的時候,那些沒有理據支撐的論斷就會潛入你的腦中,令你覺得曲直難辨,是非難分。
批:上述例七中,王丹仍然活着是真的,王丹「利用了死去的人」是沒有理據的論斷;「悼念胡耀邦的活動變了質」是真的,「要改變政權」是假的、天安門集會是由於「境外敵對勢力的鼓譟」則是沒有理據的論斷。要完全拆解這些狡辯需要花很大心力,會令人煩厭,但是,如果你不甘心被人愚弄的話,這些心力是有必要花的。

結語:拒絶潛移默化
中共稱指斥在長安街單身攔阻坦克車的白衣人為「螳臂擋車的暴徒」。在互聯網上搜尋 'Tank Man ',會找到大量圖片和影片。至於這些影像所顯示出來的,是不畏強權的道德勇氣,還是專制強權的愛民之心,正常人一眼就可以看到。但是專制政權的「螳臂擋車」論卻不會停止。它的種種荒言與狡辯,會不斷重覆,其目的是要潛移默化,令我們在不知不覺間接受他們的論調。很不幸地,根據心理學的研究,這種不斷重覆的硬銷手法是有效的。要對付它,我們就要不斷重提六四,不斷重溫事件的細節,每年悼念死難者,堅持追究屠城責任。因此,六四燭光晚會,不是空洞無聊的姿態,而是展示我們的決心、意志和希望的事業。

陳樹鳴,香港電台通識網
立場新聞
香港電台鏗鏘集「風中之燭」
博訊新聞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