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香港一黨專政

香港一黨專政
廣告

廣告

以下是左翼21成員區立行於2018年6月4日出席支聯會「結束一黨專政? ——偽命題?抗威權?」論壇的發言整理,題為編輯所擬

開始講之前我想問問大家,你們覺得香港是否一黨專政?覺得「是」的朋友可否舉手?(不多,十個之內)

為什麼我這樣問?因為我覺得很多人以為一黨專政距離自己很遠,好像香港還有一個不是極權的表象,可以選出一個職能被綁手綁腳的議會,就覺得與自己無關。事實卻完全不是那樣。你看看政府官員,所謂的公務員政治中立,實際上現在是些什麼人做官?劉江華?再說,政府現在全面利用行政手段打壓反對黨。社民連自成立以來十年面對多少政治檢控?由2016年開始情況當然更誇張,不斷DQ民選議員。這些不是一黨專政是什麼?所以很簡單的,在香港,當然要堅持結束一黨專政。

然後到中國。今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勢史無前例地強,共產黨的權力亦前所未有地大。究竟有多大?我用兩個情況說明。第一,共產黨要求所有達到一定人數的企業成立黨支部,學生到海外留學亦要設立黨支部,進一步擴大共產黨在民間的網絡。第二,以前大家都聽過五毛,聽過敏感詞。但現在封鎖敏感詞,不只是政府會做。近年新出台的法律要求網絡供應商也審查其管轄的社交媒體的言論。換言之,打壓言論的工作現在進一步外判到私人企業手上。現在一個普通的老百姓,不論是他的個人資料、消費習慣、上網習慣等等,全部被記錄在案,而且可能會具體影響現實生活。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下,不但不能停止講一黨專政,而且要更加落力地講。

講完香港和中國,其實還有一部份比較少人講,但非常重要。隨著中國變得有錢,它對世界的影響力加強了,開始將自己那套極權的模式輸出到世界各地,與其他和自己一樣極權的政權合作。近年已經有不少研究指出,接受中國援助的國家,人權狀況越差。究竟是什麼回事?過去我們對於經濟援助,大概都只會想到美國或歐洲向第三世界提供,當中好一部份其實是賣軍火,其他可能是扶貧等。雖然都是虛有其表,但這些國家提供經濟援助,有可能會帶有要求改善國內若干狀況的條件。但中國經常宣稱自己不干涉其他國家內政,看起來沒有這樣做,實際上是直接援助那些國家的統治者。而那些國家的統治者獲得更多資源後,就更有能力打壓反對派。為什麼中國要這樣做?其實就是要確保其在海外的利益不被動搖。舉個例,最近不少朋友都很關心馬來西亞的選舉,當中執政61年的巫統國陣大敗。新政府一上任,就把終止中國承建,連接吉隆坡和新加坡的高鐵項目。再舉另一個例子,柬埔寨的執政黨同樣統治了很長時間,但反對派勢力越來越強。執政黨做了什麼事?與香港一樣,把反對派DQ。然而中共是支持這個執政黨的。所以說,中共聲稱自己不干涉別國內政其實是謊言。相反,它是透過一帶一路之類的資本輸出將自己那套極度惡性的統治模式輸出。當你看到美國或菲律賓總統選舉原來會受俄羅斯政府干預,就知道一個國家對其他國家的影響可能出乎意料。因此,實際上結束中共專政,不應只是中國或香港去說。根本全世界都應該這樣說。

講得很遠了。再回來香港。剛才黃浩銘呼籲大家想辦法讓新一代明白六四和當下的意義。我都想講講。但我不打算直接答,我用一些朋友的話答這個問題。大家可能還記得,2012年在匯豐銀行的佔領中環。當時那裡的朋友寫了一篇關於六四的聲明,可能大家未聽過,我在這裡讀當中幾句給大家聽。

「我們想說的真相,是當年的天安門廣場展示了我們的當下,那籠罩著我們每天生活的、野蠻暴力的現實,和無時無刻都會降臨的——天安門的黑影,那個在每年的燭光照耀下,所看不清的黑影。

如果這沉默的黑影能說話,它會說︰你是「市民」還是「人民公敵」由國家決定;法庭上你站在哪一欄,由國家決定。

你是否有生存的權利、是否受其保護,由國家決定。

所以,當我們要求平反六四,需要清楚自己說的是什麼。

因為即使他們為天安門事件道歉,也不會阻止往後一次、又一次沉默的威脅。

我們不可能要求黑影退去,因為它無處不在我們當中;
但我們要認清它的面目,對抗它、刺破它。」[註]

如果燭光無法照亮生活的每一個角落,那麼我們就只能每年維園見。

這段話要表達的其實很簡單。那幾句口號,不是每年只有這日講的,而是抗爭係一種恆常的心態。講民主講結束專政,不是只是針對中共,而是每日遇到的各種狀況,在工作,在學校,在家庭,要令這些場所變成不是專權的場所。

(四人講完輪到台下發言,之後四人的總結大概都與近年一些認為要停止紀念六四的言論有關)

總結:

其實我也沒什麼總結,只提兩點。

第一,不要自欺欺人。我不管你多憎恨中國也好,中國也不會因為你閉上雙眼不去看它而消失。只要身在香港,中國的資本、中國的政治、中國工人製造的產品都在你身邊,避不了的。不要以為你說區隔就區隔得了。其實你越憎中國,就越應該認識中國實際是怎樣的。現在保皇黨或其他從中國取得個人利益的人會不斷吹噓,哎祖國發展迅速呀,香港被上海深圳超越呀,支付寶高鐵好好呀。如果你不認識中國,你怎會懂得反駁,那些看來很方便的玩意其實大大增強了社會監控,那些基建有多少是大白象,興建的時候多少工人權益受損?你不知道這些,就任由保皇黨壟斷了有關中國的發言權,讓它們不斷向公眾洗腦了。

第二,不要妄自菲薄。有些人會說,你們這麼喜歡建設民主中國,去天安門抗議吧。說真的,在中國的勞工和環保工作當中,都一直有香港人參與,只是那些人和團體無法現身而已。而他們有的已堅持了超過二十年。另一方面,有多少人從中國來港找國內因網絡封鎖而看不到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一間書店的老闆職員竟會成為第一批被跨境綁架非法禁錮的受害者的原因。我更不用提,在今晚的燭光晚會,可能就是在大家身邊,有專誠從中國來悼念的人。在建設民主中國這件事上,香港當然不可能扭轉大局。但香港從來有這樣的角色,這樣的能力。不要看輕了自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