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蒙兆達

職工盟總幹事 網誌

社運

你離開以後——給李旺陽的信

你離開以後——給李旺陽的信
廣告

廣告

旺陽先生,

今年六月四日,傳來你妹妹李旺玲的影片,她雖然受到中共的嚴密監視,但仍然冒著危險,公開感謝香港人過去二十九年為平反六四的堅持,令人動容。李旺玲曾說過,要為見證中國民主化生存下來。旺陽先生,請你放心,我們必定不會讓李旺玲孤單作戰。

不經不覺,你已經離開我們六年了。猶記得,六年前的六四前夕,我和很多香港人一樣,在電視上首次看到你的面容,驚聞你那慘無人道的遭遇,敬佩你那份為民主寧死不屈的驚人意志。

那一年,在六四晚會舉起的手上燭光,除了念記六四的死難者,腦海中還有你的一句「砍頭也不回頭」縈繞耳邊,揮之不去。

在六四晚會的思緒還未離去之際,竟然就傳來你「被自殺」的噩耗。從照片中,看著你妹妹抱著你的身軀痛哭不斷,我們的心也被割破了,淌血不止。

你在訪問中曾說過:「天安門那麼多的學生,他們都流了血,他們都犧牲了,而我不過是坐牢,還沒到砍頭,就算砍頭我也不後悔。」旺陽先生,你在令人絕望,甚至崩潰的黑暗歲月裡,仍能堅持活出人性的價值和光輝,在黑暗中讓人們看見光明,你的生命自是無悔。

沒有人是不死的,但意志卻可以長存,你這份堅定不屈的意志,將會被繼承、被發揚,將會永遠不死。

旁人談起李旺陽,總會記起你是「六四鐵漢」,和你支持八九民運的種種事蹟。但我知道,出身草根工人的你,受到波蘭團結工會啟發,早於 1983 年便在家鄉發起成立工人互助組織。1989 年民運期間,更響應北京工自聯的號召,推動成立「邵陽市工人自治聯會」,爭取工人享有結社及言論自由。

旺陽先生,工自聯雖在八九民運之後被中共大規模清算和瓦解,但你在當年的不少戰友,並未放棄戰鬥。其中一位是前工自聯成員劉少明,他即使出獄後,仍繼續參與勞工維權工作,去年更因為於網上發表六四回憶錄而再度陷獄,但他仍沒屈服。工自聯雖然不復存在,但我深信,工人自主抗爭的種子已散落四周。

過去二十多年來,勞工的抗爭此起彼落,即使到了近年,面對習近平政權的收緊控制和打壓,大大小小的罷工,仍然未有止息。如事隔九年後再一次發起抗爭的湖南塵肺工人,於今年五一勞動節前夕發起跨城市抗爭的塔吊工人和「貨拉拉」司機的罷工,這些例子象徵著「壓迫愈大,反抗只會愈大」,勞工的抗爭不會因政權高壓管治而停止。

我們都有一個夢,終有一天,中國工人可跟其他民主國家一樣,可自由發表政見,可有權組織屬於自己的工會,可投票選舉代表自己的政府,這個夢想會很遙遠嗎?旺陽先生,你在天之靈或會知道答案?但你不用告訴我,因為,不論路有多遠,我們在地上仍然活著的人,只需要知道「世上本無路,路是人走出來的」這個道理,就已足夠。

阿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