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 網誌

社運

我的六四,甚麼是自由?(二)

 我的六四,甚麼是自由?(二)
廣告

廣告

繼 Pilgrimage 一舞之後,我只是希望快快完成這一段「回家的路」,特別是當我見到同學把「回家的路」演譯為 「歸天家的路」,又有點嚇親。當中那種種迂迴和掙扎,樹枝都變成十字架,喂,搞乜?

一如往常,我只想快快搞掂呢 part 然後去下一 part, 於是我三爬兩撥已經掂到間小屋。嘩,石屋一間,真係好鬼實淨呀,我大可以靠著它來發圍噃。可惜我亦發唔出啲乜,最後都只係諗到係門口撩咗幾腳就入屋了。

不過我清楚記得這幾腳真的是讓我想起我那個「一條女」的家,近年一直很想能來個大裝修,但係諗起都煩,我只好把這個非常不容易實現的願望用這一 part 舞獻給自己。

來到「石木民宿」,每天都非常驚訝 Joost 和阿詩老師可以這樣經年累月/一磚一瓦/一手一腳/一舊木一舊石/一絲不苟的建立起這個「民宿」,他們不是搞自己的 dream house,而是建築起一個開放給這個世界的家。對我來說,這是一個龐大到不能想像的 project。我的三百呎 apartment 想來個變身,已經是沉重到不能。這間古老大屋,怎可以有今天的摩登和comfort?最 queer 的是他們能把頂樓的 store room 變成一個 dance studio,我相信世上民宿,只此一家如此瘋狂。不過,世上能夠懂得欣賞這種藝術的人又有幾個?

一個 dancer,一個對舞蹈一往情深的老師,嫁了個荷蘭人十八年,來到法國 Terrasson 搞民宿,當中要衝破多少難關?前路又如何?難怪老師要問:「什麼是自由?」

有幸能看到阿詩老師昨天跳的 「Pilgrimage」和 「回家的路」,願與天下每一位還未放棄追求夢想和尋找自由的港女一同應難而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