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梁美芬是正牌基本法小學雞

梁美芬是正牌基本法小學雞
廣告

廣告

香港基本法教育協會小學雞會長梁美芬月初率團訪京,拜訪各相關機構。梁美芬表示,有機會與一眾內地憲法專家及負責港澳問題的官員就憲法、《基本法》與「一國兩制」的關係等問題交流,有很深的體會。

梁美芬話,基本法第18條說明,除列於附件三外,其他中國的全國法律並不適用香港。但憲法並不是全國法律,它是基本法的上位法,也是基本法的母法,不需要列入附件三才適用於香港。

梁美芬知道除列於附件三外,其他中國的全國法律並不適用香港。咁點解梁美芬寫文章又次次都話《基本法》係全國性法律?梁美芬的確是正牌基本法小學雞。

《基本法》第十八條訂明:「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為本法以及本法第八條規定的香港原有法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

《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訂明:「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基本法規定。」《基本法》第十八條規定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為基本法,是《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規定香港只實行《基本法》而不能直接實施《憲法》,憲法不需要列入附件三也適用於香港?梁美芬不愧為基本法小學雞會長。

第十八條規定香港只實行《基本法》,在法律上已經規範憲法不能直接在特別行政區實施。下位法不能限制上位法的權力,第十八條的規定,已清晰標示《憲法》同《基本法》不是母子法關係。論說陳腔濫調,梁美芬不但是基本法小學雞,更名符其實是政治妓女,佢嘅文章一向都係寫畀大陸佬睇,唔係推廣基本法教育。

《基本法》第八十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各級法院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司法機關,行使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審判權。」第八十四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依照本法第十八條所規定的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審判案件。」

《基本法》是《中國憲法》的組成部分,《憲法》第六十七條第一項訂明由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只授權香港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可對基本法進行解釋,並無授權香港法院可以解釋《中國憲法》,憲法不需要列入附件三也適用於香港,香港法院冇憲法解釋權點樣審判案件?梁美芬講基本法一直都是「掛羊頭賣白粉」。

梁美芬唔想做小學雞會長,就應該勤力啲做功課。國內法學人朱國斌對基本法的最新論述,是「中央對香港有條毛全面管治權」之大陸版,值得用心細讀。

“一國兩制”能否行穩致遠,取決於《香港基本法》是否被踐行。不論在任何時候,《香港基本法》的權威都不應被藐視或侵犯,因為:
(1)《香港基本法》是香港管治之正當性與合法性的基礎。香港特別行政區係依《香港基本法》而設,香港的法治立基於《香港基本法》之上,香港居民的權利與自由也得到《香港基本法》保護;
(2)《香港基本法》是中央與香港之間的“最大公約數”。《香港基本法》由內地和香港專家共同草擬,凝聚了中央與香港之間的共識和智慧,也得到中央與香港共同尊重。沒有《香港基本法》,“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乃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3)《香港基本法》是各利益攸關方就未來發展不斷達成共識的平台。《香港基本法》將“一國”與“兩制”統合於同一憲制秩序之下與之內,對中央的管治權和香港的自治權都作出了妥善的安排;
(4)回歸《香港基本法》,要求尊重《香港基本法》的權威,不輕言重寫或推翻《香港基本法》。回歸《香港基本法》,要求落實《香港基本法》的要求和精神,中央方面依法行使權力,特區政府依法履行職責,香港社會尊重中央的管治權威;回歸《香港基本法》,要求加強《香港基本法》教育,全面準確理解《香港基本法》的條款和原意。

《明報》梁美芬:基本法與中國憲法秩序 息息相關
「中央對香港有條毛全面管治權」之大陸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