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梁耀忠開記招反擊 斥退會會員說法不公、有偏見

梁耀忠開記招反擊 斥退會會員說法不公、有偏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街工勞工組三名職員譚亮英、王曉君和黎治甫指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將在5月31日後,停止對三人支薪。街工6名執委及22名會員先後退會,不滿梁耀忠一意孤行解散勞工組,更炮轟他一人專政。梁耀忠下午開記者會反擊。在記者會後,梁耀忠遭記者包圍及追問,他更反問記者:「我講嘅都係建議姐,我大晒咩?都要執委會去執行嘛。成日(退會會員和旺角勞工組)揸住我少少嘢去放大。」梁耀忠批評他們斷章取義:「叫他們做義工唔係咁嘅意思囉,成日抽少少就放到好大。上句其實係『由於你係職員我當然要出糧俾你啦』,就算我真係叫你做義工,都講唔通,無可能過到勞工處啦。」

梁耀忠慨嘆有會員對他不公平,對他的政治取向有很大偏見,又斥有人歪曲其言論。「話我改變初衷,我邊有變過呢?可能我做嘅同他們期望的不同囉,我唔係會衝嘅人,但我立場從來無改變囉。」

在今年三月,街工內部傳出將解僱三人。梁耀忠在四月尾時指,因為立法會議員辦事處的財政赤字每月高達六萬元,若然沒有額外捐款支持,勞工組三人將停止支薪。在記者會上,記者多番追問旺角勞工組三人的去向,他仍表示「動向不明」:「我都唔知邊度聽返嚟(解僱及遣散),要遣散就一早遣散咗囉,我真係唔明囉。我未解僱梗係有糧出。想睇有無糧出,咁就當然係打簿啦。」

IMG_6646

梁耀忠又多番強調,對三人的動向沒有結論,但仍希望他們能自行籌組,因為越能減輕負擔越好。他表示,旺角勞工組過去一年未曾遞交工作報告予梁耀忠立法會議員辦事處。他認為,今次事件不是勞資問題,而是街工內部工作方向及政治理念差異:「我係創會會員,街工三十年嚟起起落落,嚟緊只會堅持宗旨繼續走下去。」

對於多達22名會員退會,梁耀忠解釋稱,因為近年有很多年輕人加入街工,但雙方在政治信念及工作手法有差異,加上未能及時疏通,而財政問題加速了雙方差異,導致今次事件。他表示,現時籌措經費越見困難,街工每月支出高達200萬元。「一直係希望5月31日前共同解決資源問題,唔係我一個人承擔,而係整個街工共同承擔。」

對於被指不正面回應事件,梁耀忠表示一直只在傳媒報導及 Facebook上看到,現實中沒有聽聞。「自己已經多次喺執委會交代財政,亦參與所有會議。我們唔係無正面回應,可能係被動囉,曾經發聲明,但傳媒很少講。」

談到「一人專政」,梁耀忠表示街工內容有機制,即由核心執委和主任負責聘請及辭任職員:「如果係一個人話事,就唔洗執委會商議啦,我哋有集體機制。」

IMG_6640

街工幹事蘇耀昌

多名街工會員及職員一起出席記者會,力撐梁耀忠,並簽署「支持街工重上軌道」聯署聲明。梁耀忠感謝他們前來支持,表示對於會員退會一事感到遺憾及可惜,但希望將來仍有合作機會。

街工幹事蘇耀昌表示,梁耀忠過去一直沒有用記者會方式交代事宜,今次希望能一次過澄清。他提到,只要明白街工過去幾年的發展,便知道為何有今日的結果:「近年會員翻了一翻,街工雨傘前的會員長期是40人,傘後多了年輕人爭取民主和關注勞工,但可惜雙方有不少分歧,而且更是互不信任。」他期望年輕會員及旺角勞工組職員在今次記者會後,能為事件劃上句號。「大家其實都好難得,為理想而且不計較個人得失,但情緒係時候要放低。」

對於架空執委會的說法,蘇耀昌解釋稱,業務委員會每月均有會議,整理財政狀況後再在執委會及會員大會上報告。他強調不存在架空的說法,指執委在早年沒有明確分工,但及後因為無法有效處理職務,所以才作改革。「我係第一個職員,1985年沒入職,執委唔係關埋門話事,而且每次會議時,業委每次第一項都是報告財政壯況。」

曾替街工參選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的梁靜珊在2004年入職街工,目前在葵芳做勞工工作。她強調葵芳同樣有勞工組,並有多達十人在做同類工作:「唔存在無咗勞工,點都會繼續做。」

IMG_6609

街工勞工幹事郭政權

勞工幹事郭政權在2008年入職街工,並工作至今。他表示梁耀忠是一名好僱主,平時不但不過問員工的工作,並放任發展興趣。他表示不接受梁耀忠被標籤為無良僱主,強調內部矛盾很早便出現,指旺角勞工組對改善社會有很大理想,「揼石仔和佢哋嘅理想有很大矛盾及差異」。

IMG_6621

街工勞工幹事王竣達

同為勞工幹事的王竣達在2006年入職,他表示對旺角勞工組三人在一年前離開葵芳感到不理解,後來才明白到雙方的路線很不同。「我自己都有參與勞工,咁我都係勞工組啦,我係被邊緣化的勞工組,佢哋想做對民主理念有追求嘅工作,所以大家有差異,但其實一樣可以喺我地度做囉。」他更不點名稱,有旺角勞工組職員在工作時踢影印機和擲滑鼠,認為對方是壓力大所以要發洩:「佢哋離開其實係可惜,但喺工作上又順暢咗。」

前執委朱江瑋今早表示,曾三度被邀請退會,指曾向梁耀忠明確反映,不同意解僱三人而將資源用作備戰選舉。梁耀忠表示事件屬實,承認雙方存在嚴重分歧:「既然有分歧,點解仲要一齊工作?」在記者會期間正值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會議,梁耀忠對記者說:「可唔可以落去投票,哈哈,但算啦。」

在發問環節時,有記者問到街工九名由會員選出的執委中,有六人退會兼辭職,加上曾主動喚朱江瑋退出,質疑梁耀忠在會內屬少數,梁耀忠表示只是針對一個人(朱江瑋),沒有針對其他人。

未決定2020年是否參選

有記者追問梁耀忠,有意參選2020年立法會選舉是否引起年輕會員不滿的導火線。梁耀忠重申,在2016年換屆選舉時,已打算讓年輕人接班,即由黃潤達參選新界西,自己轉戰超級區議會。他表示一直在做培育及接班的工作,「現時得兩條路,一係繼續超區,一係唔參選,不知道佢哋擔心乜,現在要重新審視。」

梁耀忠重申,仍未決定會否參選2020年立法會選舉,稱要通過會內機制才能參選。但他承認,如果有多點資源的話,的確能聘請更多員工做宣傳工作。

對於旺角勞工組三人的去向,記者再追問梁耀忠,「結束是否勢在必行」,梁表示「答你唔到」:「我無質疑他們的工作,我只想解決錢的問題。依加因為傾唔到,所以未知點處理。」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