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所有問題都只因年輕人「廢」?

所有問題都只因年輕人「廢」?
廣告

廣告

有功就是他們夠精英、是他們主導的建制運作得宜、是他們領導有方、是中央的眷顧。

有問題,就一定卸俾年輕人。

政府及各級議會、諮詢組織、法定機構,總共有幾多個年輕成員?有的主要都是民建聯及建制派!香港發展如果出現問題,年輕人可以如何負責?為什麼要他們負責?為什麼說到好像所有責任都在年輕人身上?

有擔當、敢擔當的年輕人,就都俾政府DQ晒!但一旦出問題,就仍然是年輕人的問題。

我只覺得年輕人就是好無辜。

今天這班有位有權的成年人的錯誤,他們造成的制度惡果,他們掏空了的公共資源,將來就是由年輕一代去承受!今天他們拒絕作出的規劃及承擔,就要未來一代的年輕人去承擔!

他們今天所作的一切,是為了明天,是為了年輕一代?還是只為了當前的利益?還是只為了政治正確?是為了得到佢阿爺的賞勵?還是為了賣港求榮?這個還都看不出來嗎!

到將來,要為今天的一切錯誤付代價的時候,他們就早已袋袋平安,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

我認為,今天香港發展的最大問題,是整個制度讓這一類既得利益者把持,是主流的政治話語權由他們隨意把弄和解讀,是所有另類意見都被矮化,是年輕人一代的訴求與願望被否定。

那一些年輕人可以得到肯定、可以在制度中爭取到一兩席無礙於既有秩序的空間、可以分沾到這個不公平制度下的一點點好處,完全取決於這班把持著權力的人手裡。

所有其他年青人都不算數,但所有問題都是因為這一班被排拒在體制外的年青人的眼界窄。

佔了便宜還要抽水,還要把一切問題推落年輕人身上。今天的所謂精英階層都是這一類人!

如果今天的年輕人都這麼「廢」,這是誰的責任?今天的米是誰人種的?長期主導過香港回歸前及回歸後教育政策的這位所謂「教育沙皇」(他比李國章更早得到這個外號)有沒有責任?

而且,香港的年輕一代真的這麼「廢」、這樣「眼界窄」嗎?這一位精英那一代的年輕一代,還不是有很多都只是讀書考試、在既定體制中往上爬、買樓炒股、娶妻生子、爭取權威的眷顧、只講經濟不問政治嗎?到了今天,在不公平的制度下佔盡了好處,不但不去想想如何把制度改善得更好,不但不去扭轉制度的不公,更要打壓所有要求改善的聲音,誰才是「廢」?

今天,在這些人眼裡,年輕人只容委身專制,不讓追求民主;只准放眼中華,不許放眼世界。誰的「眼光窄」?「香港社會發展最大問題是年輕人眼光窄」?好大的一頂帽子!香港社會沒有發展、難以發展、連很多問題難以解決、而且不斷倒退,最大的問題應該是那些有權有勢的人「眼光窄」!

今天的年輕一代,更多元、更靈活、更不囿於既有的框框,比起他們這一批上幾個世代曾經年輕過的人,他們欠缺的是機會,因為機會都牢牢在這一批上了岸的一代手裡;今天年輕一代也失去了空間,因為被既有制度及利益擠壓;今天的年輕一代不斷被邊緣化,也不斷被這一批上一代的社會精英矮化。

我已經不年輕,但我絕不認同這一種只以昨天的標準來看今天的世界的所謂精英。他們所代表的,只是已經過去了的那一代年輕人中視野最短,眼界最窄的一批,不幸也是在制度中把持著權勢的一批。

未來是屬於今天年輕人的,時間在你們手裏。希望年輕人都不要讓這些話打擊,不過放棄,不要因為這樣的話而感到沮喪,更不要認命。

今天的年輕一代,不要再像他們那麼視野短淺和眼界狹窄,你們就是要改變這個不合理、只能容讓這一種既得利益者把弄的制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