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首席法官馬道立死雞撐飯蓋

首席法官馬道立死雞撐飯蓋
廣告

廣告

司法機構六月九日舉行四名資深大律師的委任儀式,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為典禮致辭。講到公眾對司法體制的信心,馬道立指稱,大部分人對某事件有牢固的立場,而他們往往將自己對法律的看法與法庭對該事件的裁斷結果劃上等號。他們對法律體制的觀感甚至信心,變成主要甚至完全地視乎判決的結果而定。

不以政治立場看待法院的判決,能夠將自己對法律的看法與法庭對該事件的裁斷結果劃上等號,無論看法對錯已是難能可貴。香港的具體情況,事實上大部分人是以政治立場與法庭對事件的裁斷結果劃上等號。馬道立強調, 這些人忘記了法庭只是處理法律問題,忽略了法庭的職責是恪守法律、法律原則和法律精神,就不同的觀點作出裁斷。

香港法院如能恪守法律及法律原則和法律精神審判案件,公眾就不可能不斷對司法公正質疑,首席法官馬道立不尊重事實,將公眾不信任司法體制同市民偏見劃上等號。事實上回歸20年來司法的錯誤,證明馬道立的看法是逃避事實死雞撐飯蓋。《基本法》質疑第一案馬維騉案,已經清楚說明香港司法恪守法律並不是絕對,歷史的痕迹清晰顯示,與《基本法》相關的案件,香港司法多數都是背叛正義為政治效勞。

1990年4月4日第七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決議,決定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負責籌備成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有關事宜,根據本決定規定第一屆政府和立法會的具體產生辦法。

《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訂明:「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基本法規定。」「在特區內實行的制度由全國人大以基本法規定」,因此第七屆全國人大將「決定」列入《基本法》附件一同附件二,成為《基本法》的組成部分。

第七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的「決定」需列入《基本法》,已經清楚說明根據《憲法》第三十一條,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中央只能夠依據《基本法》的規定而不能直接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力處理特區事務。

1997年3月14日第八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的決議,確認籌備委員會成立臨時立法會及其他事項。中央不能夠直接行使《憲法》的權力規範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第八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的決議,違反《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

《基本法》第十八條訂明:「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為本法以及本法第八條規定的香港原有法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第八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的決議,並無列入《基本法》,不是適用於香港的法律。

《基本法》第八十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各級法院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司法機關,行使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審判權。」第八十四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依照本法第十八條所規定的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審判案件。」「法院依照適用於香港的法律審判案件」,是《基本法》的規定而不是市民自己對法律的看法。

上訴法庭和終審法院,以籌備委員會成立臨時立法會在1997年3月14日為第八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所確認,一致裁定臨時立法會為合法組織,判決錯誤;引用不適用於香港的法律審判案件,更是違反《基本法》第八十四條。上訴庭和終審法院的判決都是政治判決,是背叛司法正義為政治服務。

回歸20年來,N咁多同《基本法》有關的案件,司法都是背叛法律作出政治判決。「從現象看本質」是批判思考一個重要的內容,香港司法的表現,存在認知偏差而更重要是良知缺失。尊重事實解決問題,首席法官馬道立死雞撐飯蓋,不可能會推動司法改進,香港司法沒有最黑暗只有更黑暗。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資深大律師委任典禮上的演辭全文

※香港低端法官名冊※(暫定)
已知與《基本法》案例或解說有關的低端法官:李國能、陳兆愷、黎守律、馬天敏、烈顯倫、沈澄、梅師賢、夏正民、馬道立、李義、霍兆剛、張舉能、楊振權、林文瀚、潘兆初、區慶祥、姚勳智、周家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