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法律界基層工人 - Charles

網誌

政經

法官過往有檢控官/政府律師背景,係咪心態上會親控方親政府?

法官過往有檢控官/政府律師背景,係咪心態上會親控方親政府?
廣告

廣告

其實,呢個命題好難得到一個完整權威的回答,除非真係有一個整合所有公開判決、量刑、上訴裁決的超強數據分析(尚未計及大量未有上網的裁判法院裁定或者非正審決定),計量一下法官出身背景同「釘」定「放」、量刑輕或重之間的統計學關係,否則好大機會都只能係出入唔同衙門、從事唔同工種嘅朋友,單憑印象出發、管中窺豹式的觀點,而難有科學化的結論。

只不過,從常識推斷,法官都係人,日常的司法工作亦唔係完全精密的資料輸入同數學運算,對證據的判斷、法律的應用、判刑的拿捏,肯定擺脫唔到法官個人過往人生經驗所見所聞的制約。由此觀之,做慣檢控的,較容易先入為主假定警察可信、被告說謊,或者較傾向量刑要「阻嚇」為主「更生」為次,可能性當然唔細,亦大致符合多數法律人的日常所見所聞。

另外,我地唔能夠忽視「例外」。黃之鋒被改判入獄,終院上訴得直,原審時輕判案中三人非監察刑罰的張天雁,係政府律師出身;至今仍在公法、JR 領域受稱道的前大法官夏正民,曾經做過八年檢控官,任法官前在律政署官至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SADPP)級別。另一方面,早前在區院主審旺角衝突案狠判重刑的法官郭偉健與沈小民,一直私人執業直到加入司法部。

薛偉成曾經擔任刑事檢控專員,佢主持蠔涌爆炸品案審訊時,對控方的表現有不少嚴厲批評,判出來的刑罰雖然同樣以年計,但整體而言公眾未見有如今次彭寶琴咁大反感。另一位前 DPP 楊家雄,唔少法律界人士都對佢好大期望,希望佢盡快正式成為高院法官。

喺港式學啲唔學啲英國的普通法制度下,刑事被告冇權選擇由陪審團審訊,交付高院審訊定係單一法官主審大權操之於律政部門,法官個人的傾向稟性對案件結果明顯有影響,但構成最終判決係咪公正、刑罰係咪恰當,尚有好多其他環節,包括控方人證物證嘅可靠性、辯方有冇充足時間資源全力抵禦財雄勢大的控方,有力地支援被告,以至法援制度是否健全等等等等。

至於法官呢部份,我地當然要密切監察,喺唔可以犧牲司法質素嘅前提下, 呼籲任命更多理解世情、「接地氣」嘅人做法官,更加要消除性別、學術背景、性取向 …… 等唔同形式的歧視。

我地亦要留意,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呢個制度保唔保持到公信力。上星期,政府新公佈委員會人選,司法風格本身算保守派的張舉能,在擔任委員六年後再獲續任,任期之長屬近十幾年來罕見;再加上政府會在 2019 年再委任兩名社會人士新成員以及一名律師會代表,委員會的組成實在值得關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