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看完《我想吃掉你的胰臟》有個問題

看完《我想吃掉你的胰臟》有個問題
廣告

廣告

日本純愛電影有時只有畫面好看節奏好慢而最後好似吸了空氣一樣淡而無味,當然也有不少佳作,而大部份日本純愛電影,都絕少落味精讓劇情刻意有什麼不自然的高潮。

前陣子看了《我想吃掉你的胰臟》,嗯,在家看這部是不錯的選擇,我記得有些劇情的確讓我落淚了,就算我是個沒有看過原版小說的人,從電影體會有關人生無常的無奈,與及一些永久沒法磨滅的烙印。

電影以倒敘形式開始的:在母校教書的志賀春樹(小栗旬)一直找不到教下去的動力,正準備要請辭之際校長委托他去處理學校圖書館翻新前的圖書點算,因為他唸書時也是負責這工作的。就在他處理之際,想起唸書時的一個女生。

學生時期的志賀春樹(北村匠海)是一個在學校裡獨來獨往的學生,他不喜歡群體生活,自己有自己的天地。有一天他在醫院拾獲一本《共病文庫》,原來是同班的開朗女生山內櫻良(渡邊美波)的,紀錄他每日跟病魔共存的日記,春樹因而知道櫻良因為胰臟出了問題,醫生指他只可多活一年。因為春樹知道了這件事,櫻良要求春樹跟他做朋友,更刻意走去跟春樹一起處理圖書館的藏書。

本來春樹那種不理世事的性格是絕不想涉及別人的人生,只不過當他相信櫻良真的只能多活一年,他雖然沒有表現出同情,但也希望盡量讓櫻良活得快樂。所以,他配合櫻良的很多要求去完成他的願望。櫻良有位很要好的手帕交恭子,他當然不明白為何櫻良突然跟春樹時常在一起,產生了猜疑與不快也是很正常的。櫻良選擇不跟恭子講出自己的病況,是他太了解恭子不能接受,而且會情緒很低落很傷心。

電影用上頗多時間描述兩人的相處,還有原來因為暗戀櫻良而作弄春樹的班長,再用少少時間讓我們明白恭子與櫻良是如何成為好友。不過這些都不重要,看著春樹對櫻良的感情慢慢加深,那些是愛情或友情都不再重要了,我們看到春樹到醫院探望突然要留醫的櫻良,春樹的探望讓櫻良的確很是開懷,兩人還約了要去看櫻花,不過永遠沒法得知如何發展的人生給他們開了一個大玩笑,一個讓春樹難以消化的玩笑。

由於櫻良答應過會將共病文庫在死後交給春樹,所以,當春樹稍為振作一點,跑到櫻良家拜祭然後從其母手上拿到共病文庫,讀到櫻良寫下的,一直很冷靜很壓抑的春樹崩潰大哭,櫻良的母親亦哭了起來,那一幕很痛很痛。

春樹是因為櫻良說他適合當教師,所以畢業後真的走去當教師,而其實櫻良帶給他的打擊或者回憶,春樹一直沒有好好消化,他可以說是有點行屍走肉吧!所以電影最後他在若干年後發現櫻良藏在圖書館裡給他給恭子的遺書,才是真真正正讓他也讓恭子對於櫻良的死有個了結。

我的確是被小栗旬的演技完全吸引了,他將春樹被櫻良的影響用很微微的表情完滿地表現,無盡的思念,沒有希望的人生,不知為何的工作,就這樣了。我特別喜歡他最後跑去恭子的婚禮將信交給恭子那一幕,演得真的太好了。而成年版的恭子由北村景子飾演,其實戲份不多,最後那場戲也來得很有說服力,對啊,為何這個時候給我這信!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是櫻良一直相信以形補形之餘,我在你內你在我內,你可以代我好好活下去。聽來很恐怖的電影名字,背後的意思是如此無奈而浪漫。

兩名年輕演員,北村匠海演得很不錯,那種單純而默默守候的,就是這樣了;至於渡邊美波,他是演得可以的,只是不知為何電影中化的妝一直都有點重手,看起來不太自然。

看畢電影,我問自己:若果有位跟你不大熟悉的人,告訴你快要離開這世界,你寧願知道還是不知道呢?

我的答案是:除非那個人真的很乞我憎,若果不是的話,我還是會很上心的,於是,這段陪著他走最後一程的種種回憶,都是很累人很不容易處理的,不過,人與人遇上總有原因,就好好接受並體會吧。

原文刊在此
三十過後一個人住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