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足球說故事

你看足球,我說故事。 網誌

體育

為了一個人——戴巴拿

為了一個人——戴巴拿
廣告

廣告

每個球員心裡都有一個足球夢。是為了榮譽、也是為了夢想;是為了個人、亦是為了他人。對於阿根廷前鋒保羅.戴巴拿(Paulo Dybala),他的奮鬥原因是為了一個人,他的爸爸-阿道夫.戴巴拿(Adolfo Dybala)

在阿道夫眼中,足球是他的靈魂,他的使命。他有三個兒子,在他們小時間便對他們培養出足球興趣。他就像很多父母一樣對子女充滿期盼,他總是預言,他的兒子生來就是有一個使命-踢足球。

「我的兒子出世,就是有一個使命-踢足球。」

話說得那麼重,但對於阿道夫,足球就是重要得像上天差遣他的使命。三兄弟中,戴巴拿天份最好,深得爸爸歡心,對他的期望不止於「好就足夠」。家鄉有間球會看中戴巴拿的天份,甚至同阿道夫許下承諾:「我們希望立刻簽你的兒子。」那時戴巴拿只有11歲。

阿道夫當然一口應承,然而球會訓練基地與居住地方相距70公里,加上擔心戴巴拿會被球會一些大哥哥帶壞,是故,阿道夫甘願在訓練的日子做兒子的「柴可夫」,來回140公里。莫說時間,單是車油已經花了阿道夫不少金錢,但對於他而言,錢的重要性,也比不上兒子的前途。他甚至是一直在訓練場上看著戴巴拿,據戴巴拿說,爸爸從來沒有一次不在訓練場。

「我的爸爸每次都在看我練習。不過作為小孩,其實沒太大留意,因為只在乎踢波的時間。要是我沒有太多上陣機會,我回家路上總會哭出來,即使回到家裡也把自己鎖在浴室裡不見人。」

阿道夫對戴巴拿的投入,不是來自他要兒子成為他的期望,而是看到戴巴拿眼中,對足球多大的決心和鬥心。

不是每一件事都是必然,包括爸爸到場看自己踢波。2008年初,阿道夫得了癌症。當時阿道夫對自己的病情沒想太多,因為他心裡唯一想的就只有戴巴拿。他曾對戴巴拿的教練Obregon如是說:

「我唯一想要的是,就是讓保羅繼續有動力前進,繼續打出高水平的比賽。請不要讓他鬆懈。」

父母望子成龍,兒子也不想辜負期望,只是病魔不撓人。人生最大遺憾,就是未能讓父母看到自己成才的一天。9個月後,阿道夫離開了戴巴拿一家人,當時戴巴拿只有15歲。

子欲養而親不在,父親的離世打擊甚大,時常在痛苦掙扎之中。其中一次比賽,戴巴拿表現不濟,與平常的他判若兩人,早在半場便被替換下來。球隊隊長感到奇怪,賽後問道,戴巴拿才和盤托出爸爸去世的消息。

失去了動力又如何再奮鬥下去?戴巴拿曾因爸爸的離世而萌生放棄足球的念頭,但是他的教練、他的隊友不煩其厭的開道和鼓勵,令他明白即使爸爸再也看不到成才的一天,也至少不可以辜負他的期望。三兄弟中,只有自己一人能夠實踐畢生的願望,他不可以一直沉淪痛苦中,任由悲痛磨滅鬥志,為了爸爸,他不可以就此完結!

沒有爸爸的日子,他只有自己一個一直裝備自己,直到2011年,時值球會欠缺前鋒,只有17歲的戴巴拿獲教練賞識,從青年軍提拔上一隊。那年戴巴拿的處子戰,上陣了38場攻入17球,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戰績。

當年戴巴拿的慶祝動作,不是今天的面罩手勢,而是簡單非常的雙手指天,大概就是要將每一球波都獻給在天上一直守護他的爸爸。

處子球季後,戴巴拿轉戰意甲的巴勒莫;3年後,加盟班霸祖雲達斯,一步一步由黃毛小子,成為炙手可熱的天皇巨星,直到今天,戴巴拿將會出戰人生首場世界盃比賽。

即使正選名單不見其名,也即使很大可能整場波都只能坐冷版凳,然而戴巴拿依然做好下一刻就落場的準備,因為每一場比賽,背後都不只是為了榮譽、團隊或個人,也是為了好好報答對你寄予厚望的人-

「爸爸的夢想是看到我在球場上比賽,我做到了,我知道爸爸會為我驕傲-」

但願今場波你能上陣,讓在天上的爸爸,看到你今天的本領。

足球說故事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