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六七暴動與旺角騷亂

六七暴動與旺角騷亂
廣告

廣告

五十多年前發生的六七暴動,很多香港人還未出世,但有更多目擊這場暴動的人還在世,包括我在內,都有資格將六七暴動和旺角騷亂加以比較。

我不會將兩年前發生的旺角事件,誇大其辭叫什麼「魚蛋革命」,更不會視之為暴亂或暴動,這是當權者處心積慮,就像「八九六四」一樣,先政治定性,然後加諸參與者的種種嚴重罪名。

在香港發生過真正大規模全港性的暴動,只有兩次,一次是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右派暴動,一次是1967年的左派暴動,兩次都涉及外來政治勢力。而1966年天星小輪加價「斗零」,引發以本地青少年為主參與的示威抗議,與今次旺角事件的背景和肇因極為相似,其規模與影響,只能稱之為騷亂。

公安條例裏的暴動罪,是六七以後的產物,有資深法律界人士指,社會環境相異,控罪也不同,判刑孰輕孰重?是否合理?不能將六七暴動與旺角騷亂比較。

如果從純法律觀點討論,或許有點道理,但斷然說兩者不能比較的人,有其鮮明的政治動機,未能客觀的說明相關事實。

六七暴動不是單純的示威抗議,更不是掟磚襲警縱火,而是放炸彈濫殺無辜的城市恐怖主義。六七暴動不是要求政制改革民主化,而是通過暴力手段推翻殖民政府奪取政治權力,是顛覆政權的行為。

從政治動機、罪行性質、人命傷亡、經濟損失,對社會的衝擊,由上到下由底睇到面,六七暴動,其嚴重性比旺角騷亂何止千百倍!

參與六七暴動的年輕人,除了性質極其惡劣之外,都判較輕的刑罰,甚至感化了事。旺角騷亂,梁天琦判刑六年,比五十多年前放炸彈的狂徒刑罰以倍計。人們不應該問,原因是什麼嗎?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