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會民主連線

我們是旗幟鮮明的反對派,堅決反對官商勾結造成貧富不均。我們將以社會民主主義為行動目標,完善香港社會。我們認為,只有透過公平的財富再分配,政府積極調節失衡的市場,以及建立公眾可直接參與的民主制度,才可創造一個合符公義的社會。 網誌

勞工

沒有回頭路的抗爭

沒有回頭路的抗爭
廣告

廣告

撰文:實習同學嘉浩、阿拔

蘇姑娘在二零一五年從湛江遠赴至香港打工,成為宏光護老院的護理員,每日由凌晨四時工作到下午四時,為的只是把每月約一萬元的工資(被宏光老闆回扣工資後只剩約七至八千元)寄回家鄉,養活家中兩老及子女:「我老豆有失憶症,連我哋都唔識啦,家婆又中埋風,佢哋睇病嘅醫藥費加埋細路仔讀書,每個月起碼都要五、六千蚊開支,有時為咗慳嗰幾蚊,都好少返去(鄉下)。」即使來港兩年,蘇姑娘的生活都離不開牛頭角的院舍和在院舍附近居住的宿舍,每日下班後就是回宿舍看電視、洗澡和睡覺,逛街、購物對她們而言根本是奢侈,今次罷工更是她們首次踏足港島區。

為了生活,為了減輕家庭壓力,蘇姑娘才會選擇離鄉別井到香港打工,所以當她照顧護老院的院友時,都會像照顧家中兩老一樣悉心照料:「我哋服侍老人家真係當佢哋係我哋父母咁樣服侍佢地,冇諗到老細會咁整我哋,我哋先冇辦法,要站出嚟。」五月底,宏光護老院突然解僱在院舍工作八年的黃姑娘,並威脅黃姑娘簽署糧單及離開院舍,否則將向其家人報復,九位護理員眼見黃姑娘的處境,擔心自己會成為下一個被解僱的工人,日夜受盡精神壓力,便乾脆站出來,加入罷工行動。

宏光護老院九位護理員連日罷工,宏光老闆不但沒打算還他們血汗錢,更聘請律師出律師信威嚇他們,但蘇姑娘坦言,當他們決定要站出來,已深明後果,以後或再沒有機會來港工作:「我哋今日站出嚟,就係為咗以後外來嘅工人唔洗受剝削,如果繼續俾啲外勞入嚟,但入嚟係俾老細整、俾老細蝦,根本就冇意思!」政府一邊擴大輸入外勞,另一邊卻沒向外勞提供足夠的保障,任由他們受老闆剝削,蘇姑娘說:「政府根本冇諗過解決問題,如果今日我哋冇站出嚟,你哋根本就唔會知道政府係點樣縱容老細剝削外勞工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