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教育

大學風暴 當大學淪為無良僱主

大學風暴 當大學淪為無良僱主
廣告

廣告

近月接連爆出大學解僱老師的新聞,令人驚覺高等學府與其他無良僱主無異。這場大學風暴正面襲來,除了奪去教職員 的職業保障,更無情地衝擊著公眾心目中的大學形像。今期《工盟團結報》會為大家剖析這場風暴的來龍去脈。

四個只能活一個

近日分別有院校教職員撰文, 指出掌握撥款大權的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簡稱教資會),近年不斷改變撥款政策,除了變得更為研究導向外,短期、專項撥款佔的份額亦愈來愈多。

研究導向政策所造成的客觀效果,是院校以 3+3 的合約制度,即提 供兩份三年制以助理教授身份入職的合約,期間要求交出亮麗的研究成績以申請 晉升為副教授,才可得到實任崗位,獲得教席的保障。嶺南大學學者葉蔭聰曾撰 文,引述傳聞指出像中大、港大這些大校,成功獲實任的比率少於25%。

教學人員不能倖免

除了「研究型」學者四個只能活一個的問題外,研究導向政策亦令院校為了讓學者「跑 數」發表論文,而聘用講師或導師代替教學。這些級別的老師,大多以短期合約,甚至兼職 身份獲聘,往往淪為用完即棄的「學界鍾無艷」。

大學不會結業,三改四又令學生人數增加,教學應屬長期而穩定的需要,何解講師們 會以短期合約聘用,又不斷被裁員呢?這主要歸因於教資會近年推出五花八門的短期撥款 計劃,侵蝕了整體撥款的份額,還有令大學面臨減學額及減撥款的學額回撥機制,令院校因應撥款的不穩定性而大量將崗位彈性化、零散化。當然,對於規模大,籌款能力強的院 校而言,所謂撥款不穩定的風險,說穿了不過是高層主管推行「勞動彈性化」的藉口而已。

教資會、院校互扯貓尾

以近來瘋狂裁員的理工大學為例,應用社會科學系系主任被校方告知學系將於2020年度錄得 2,400萬財赤,裁減9名導師可節省百多萬元。可是,學系卻同時在招聘六名助理教授及兩名副教授; 而理工大學截至去年六月底,更錄得超過3.9億盈餘。

教資會固然是製造大學「重研輕教」,及應付大量評審所產生的文牘主義風氣的罪魁禍首。但院 校財政不透明,高層經常突如其來告知個別學系「財赤」,逼使系方擔當向員工開刀的劊子手,本身 一樣不光采。

抗爭前路

面對前路困難重重,未來抗爭之路如何走下去?不得不承認,現行編制及薪酬架構的變化,已經 造成「新制」與「舊制」、「教學」與「研究」和「實任」與「合約」等不同程度的分化,要克服彼此之間 的分歧,重建團結基礎,將是未來抗爭的重要關鍵。近日英國大學教員罷工的例子,說明只要找到跟 大部份人利害相關的共同議題(如退休金被削),廣泛的團結行動並非不可能。且聽罷工發言人普林 爾博士在專訪中,如何分析今次罷工的成功關鍵。至於香港的情況,長期關注工運的城大副教授陳敬慈則認為,未來我們需要以整個行業視野來發展大學工運,才能因應日益趨向高流動性和不穩定的僱傭關係,凝聚更大的抵抗力量。

陳敬慈:抵抗大學就業非正規化浪潮
英國大學罷工發言人普林爾博士:解構英國大學教員罷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