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柏熹

中大文化研究學生。文字愛好者。活在荒謬世界的人。 網誌

生活

一生最後的秘密

一生最後的秘密
廣告

廣告

一個因為各種原因而持續被情緒折騰,每夜必須尋找一個理由活下去(或只是活著)的人,怎能不對所謂「三屍案」誘生出激烈的反應。外在的暴力只是其最終結果,曾經歷多少內在的暴力,言語無法包括的苦痛、關係的撕裂、心靈的崩解,至今無人知曉,亦將永遠無人知曉,逝者以死埋下一生最後的秘密。仍然陰雲未散。

一篇1月的報導寫著:「偏偏卻很少關心那些紅得叫人發癢的小紅點,帶來皮肉之苦以外,對患者與照顧者身心靈的長期困擾。特別是成長中的孩子,對其衝擊尤其大,不但影響日常生活作息,吃不好、睡不飽,更影響自信心,而與父母的相處及關係就如互相撕磨的消耗戰。」[1] 又讓人想起《一念無明》。

諸如長期疾病、人生巨變等生命中「偶然」遇上的「災難」,如何摧殘、毀滅人的心靈,如何使個體置於人間地獄而不能自處,至今仍然未成為主流社會的共同認知,往往只能在某些「異常」的時刻才得以呈現。換句話說,或者,我們從來都沒有能力理解人們心靈的部分,語言的匱乏,就是現實的失實。或者我們都曾經處於某種優越的、「正常」的位置,才造成我們至今仍然未知道的盲點。

然後又有人死去。我們只剩下「死者為人友善活躍」、「據悉品學兼優」、「不敢相信事件與他/她有關」如此種種,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重複著一樣的說法。彷彿我們可以相信眼見的一切,彷彿人就只有其臉相,而沒有內在。仍然未覺問題所在,仍然與我無尤,仍然,有那麼多人死而毫無辦法,到處無聲。而烏鴉仍然在。

怎能?

實情是有那麼多人默默承受著一個人無法承受的苦痛,有那麼多,身體裡不被看見的傷害,因為沒有言說的方法,沒有言說的場所,才最終化成心裡的夢魘,久久未能抽身。有那麼多人因而走向與我們全然不同的人生。活著與死不去從來只有一步之遙,我們怎麼知道,眼前的是哪一種人生?

仍然沒有人知道。

[1] 《都是濕疹惹的禍》。明周文化。19 Jun 201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