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曾焯文

Chapman Chen, Ph.D.(曾焯文博士)香港綠色行者、政論人、翻譯家,語言學者 網誌

生活

芬香兩地緣

芬香兩地緣
廣告

廣告

五年前今日(六月十九)別了千湖之國,別了藍天白雲,別了金髮美女 (例子見附圖),別了茉莉花香,別了高聳青松。五年來經歷雨傘革命、魚蛋革命,同時創辦本土新聞,粵辭正典都出了兩冊(粵辭正典人情篇剛出)。五年來,螽蟈殘酷殖民香港,越來越肆無忌憚,義士紛紛身陷冤獄獄,然而堅信今年暴秦瓦解,香港重光,益證當日回來救港,決定正確。

我愛芬蘭,但更愛香港。當年放棄入籍芬蘭的機會,係因為不想做雙重離地中產。我返得來香港,就不會再返芬蘭。如果入了籍方回流香港,即是騙人國籍,對芬蘭不忠。而如果返到香港,時刻想住掠水返芬蘭嘆世界,即是對香港不義。(港僑在海外保存香港文化語言,為香港仗義執言,都係好事。但部份(並非全部)離地泛民,回流賣港,則令人齒冷。)

茲遙祝芬蘭國泰民安,與香港互相輝映。查百年之前,芬蘭亦俄羅斯殖民地,乘俄國十月革命,而宣佈獨立,成為老子夢想的小民寡國,北歐明珠。

猶記如何唱芬蘭國歌:Oi maamme, Suomi, synnyinmaa, soi, sana kultainen! Ei laaksoa, ei kukkulaa, ei vettä, rantaa rakkaampaa kuin kotimaa tää pohjoinen, maa kallis isien. 只消將其中芬蘭改為香港,北方改成東方,即可形容埋我們對香港的感情:「噢!香港,我們的家鄉,我們出世的地方,奏出鏗鏘的玉音! 無幽谷、無崇山、無河流,可愛得過這顆東方之珠,我們珍貴的故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