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化吉

公營機構公關經理 網誌

社運

支持本土「外」傭

支持本土「外」傭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讀幼稚園的時候,媽媽帶著放學後的我去學校附近的住家做鐘點清潔。還記得那住宅又大又漂亮,戶主每次都請我吃蛋糕小點。中學時期,家中會有不同的鐘點工人來打掃。每次不是打破東西,就是將我的洋娃娃亂放;最後給我們遇到一名「專業」的家傭姨姨阿忠。她十六歲開始替外國人打「住家工」,所學的是專業管家訓練,家居清潔的程序,打掃的標準,特別是燙衣服和摺衫的技巧,簡直是嘆為觀止的級別。

後來阿忠要退休了,幸運地給我遇上印傭Yuni。她在台灣打工八年,為人開朗,做事不但積極勤快,更重要她的一手好廚藝。她視我們的家為自己的家,無需太多指示或提點就自動自覺地將家照顧得很好。夏季將置,她會自動清洗冷氣隔塵網,農曆新年前會先安排何時抺窗、何時清潔廚房,甚至先將鮑魚「發」好,妥當貼心。

最近,連Yuni都要離開了。她出外打工已經二十年,是時候回鄉看望女兒。從此,我又要回歸僱用鐘點家傭的生涯了。我立意支持本地工人就業,試用了三名本地的、經受訓練的鐘點女傭。我一開始已經表明打算長期聘用,結果她們都告訴我現正申請醫院的清潔工,等待履新。既然已經到來,何不開工試試?三小時的工作,只是一般家居打理想,就連最基本的清潔地板也是馬馬虎虎了事。人家在吸塵抺地,我本來打算不要攪破壞弄污地板,於是脫去拖鞋,結果腳板變成黑色。地板清潔完了,問下一樣工作時,我還埋首在地板撿拾頭髮。當一切看似完成,三小時還未用完,她忽然提議抹天花燈 ── 結果,又變回塵垢遍地的狀況,剛好收工時間到了 ── 唯有自己再抺一次地板。其實技巧是可以學習和訓練,令我死心的其實是她們的工作態度,那副滿不在乎的表情。本地人已富裕起來了,做這些三幾百元一次濕手濕腳辛水身汗的工種,倒不如炒炒股票,收入可能更可觀。刻苦耐勞的獅子山下精神已經看不到多少她們的身影了?

剛從歐洲旅遊回來,發覺絕大多數巴士司機都由有色人士擔任,醒覺到低技術工種已由少數族群新移民肩負。香港近年倡議融合少數族群,我們可以接納、培訓少數族群婦女投入鐘點家傭的行列嗎?個別族群可能對女性就業仍然抗拒,但其他很多族群沒有這個文化禁忌。香港人住納米樓,有多少家庭有能力提供合理居住環境給外傭呢?雖然大部份香港家庭已習慣聘請外傭,但深信鐘點服務仍然有龐大市場。不少在職婦女需要鐘點協助家居清潔、甚至照顧三餐!

身邊不乏長者家庭,老人家仍可自我照顧,卻開始不能清潔家居。新婚家庭,兩小口子每天外出工作,已無暇或無心力照顧家居。鐘點服務恰恰配合這類家庭的需要。在公司不時聽到有同事聘用外傭而不想和外傭同住的想法,鐘點服務就是最好的選擇。既然本地婦女已沒有興趣投身這個行業,不妨一試將這個工作機會交給本地的少數族群婦女啊。她們在本地有自己的家庭,但求幫補家計,既解決同住的問題,亦協助在職家庭照顧家居,締造雙贏局面。當年香港人容得下菲傭,相信今日少數族群婦女如果得到適當培訓,在勞工市場上不難成為灸手可熱的本地人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