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梁天琦暴動罪判決書

梁天琦暴動罪判決書
廣告

廣告

2016年農曆年初二旺角大衝突,警民對峙擾攘幾個小時,警方並無向集結者宣布該集結已屬暴動,警方亦無採用處理暴動方式施放催淚彈驅散集結者。律政司以「暴動罪」起訴幾十名警民衝突的「暴徒」,明顯是「政治決定」

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罪,陪審團裁定梁天琦及盧建民暴動罪成。主審法官彭寶琴2018年6月11日頌布判決書,判處「具阻嚇性」的刑罰,梁天琦入獄六年,盧建民七年。

許嘉琪、麥子晞、薛達榮被控暴動罪案,是法院審理旺角騷亂暴動罪的第一案,主審法官沈小民在判詞36表明:「本席相信本案並沒有直接證據指參與暴動的人有預謀,事前有組織地部署參與是次暴動,但涉及的暴力層面和參與的人數絕不下於船民案。」

法官彭寶琴在判詞54指稱:「本席亦肯定在較後階段,人群的行為清楚顯示該暴動是有組織、有計劃的。」警方當晩並無預置充足警力應付有組織有計劃的暴動,亦從未宣布旺角的集結已屬暴動集結,更未採取鎮壓暴動的措施。「人群的行為清楚顯示是有組織有計劃的暴動」,只是法官彭寶琴的個人推斷,不是警方的認知。

暴動是指騷亂中的暴力行為,是任意破壞社會安寧的暴力;暴動攻擊的目標是一般性而非特定,而破壞是隨意而不是集中目標的。大陸用語就是「打砸搶燒」,十分精準。暴動可以是有組織有預謀的,也可以是群體自發。而香港《公安條例》訂明,暴動必須是有組織有預謀的集體性暴力。

法官郭偉健表示:「 當有任何暴力事件發生,若不馬上離開,就已有可能被視為參與暴動的一分子,必須共同承受違法行為帶來的法律後果。」如果以郭偉健法官的準則,警方並無檢控幾百名圍觀者,就是選擇性執法。郭偉健法官的解釋,同《公安條例》第18、19、20條的規定不相符。

《公安條例》第18條(1)訂明:「凡有3人或多於3人集結在一起,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結的人會破壞社會安寧,或害怕他們會藉以上的行為激使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他們即屬非法集結。」

《公安條例》第18條(1)被定為非法集結,是指集結在一起的人,有三人或多於三人一起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意圖煽動破壞社會安寧,「作出行為」的人,他們即屬非法集結。非法集結屬刑事罪,最高可處監禁5年。

《公安條例》第19條規定:(1)如任何參與憑藉第18(1)條被定為非法集結的集結的人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而集結的人即屬集結暴動。(2)任何人參與暴動,即犯暴動罪─

《公安條例》第19條訂明,干犯暴動罪,必須是任何參與憑藉第18(1)條被定為非法集結的集結的人。非法集結屬刑事罪,「參與憑藉第18(1)條被定為非法集結的集結的人」,就是根據第18(1)條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的人。任何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的人「破壞社會安寧」罪成,該集結即屬暴動,參與該集結即參與暴動。

《公安條例》第20條訂明:(1)參與暴動的人如非法拆掉或摧毀「參與暴動的人如非法拆掉或摧毀,或非法着手拆掉或摧毀任何汽車、電車或纜車、航空器、船隻、建築物、鐵路、機器或構築物,即屬犯罪 。(2)任何人不論是否已被控或被裁定犯本部所訂的任何其他罪行,仍可被裁定犯本條所訂的罪行。第20(1)條是暴動犯罪最高級別的刑罰,可處監禁14年。

《公安條例》第18條和第19條及第20(1)條,是暴動罪「一雞三味」三步走。第18條是干犯暴動罪的基礎;第19條是干犯暴動的事實;第20(1)條是暴動犯罪的最高刑罰。第18條的非法集結罪成,第19條的暴動罪始能成立;第19條的暴動罪成,干犯第20(1)條的罪項,就是暴動犯罪。如暴動罪不成立,第20(1)條的罪項只屬一般刑毀。

非法集結罪成的任何人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任何人參與該集結,就是參與暴動。暴動是集體性質的暴力罪行,非法集結是干犯暴動罪的基礎, 警方控告暴動罪,須先控告非法集結罪,非法集結罪成,暴力行為始能構成暴動罪。警方只控告暴動罪,法官或陪審團裁定罪成都應該被推翻。

當晚旺角騷亂中針對警察的暴力,參與者攻擊目標普遍是特定的,動機不是隨意破壞社會安寧,行為不是「打砸搶燒」,而是以暴力發洩對政權的不滿同仇恨,性質應該只屬騷亂中的警民衝突。回歸20年來,行政立法司法倒行逆施,社會深度不滿,應該判處阻嚇性刑罰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司法行政立法。

旺角騷亂的暴動罪案,判處阻嚇性刑罰應該已是「死命令」,無論是上訴或新案件,當事人都不應奢望任何求情理由會帶來減刑,而應該強烈要求撤銷控罪。 當事人必須拒絕承認曾涉及《公安條例》第十八條(1)指稱的非法集結,一口咬定當晚的行為只是仇恨政府憎恨警察的個人行為。

法官彭寶琴在詞判44指稱:「任何嘗試要求法庭以個別被告所作的獨立行為作為判刑基礎,均屬錯誤的處理方法,因為被告並不是單獨行事。」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罪而並無控告非法集結罪,「被告並不是單獨行事」,未經法律裁定為事實,只是法官個人看法,彭寶琴法官未有恪守法律審判案件。

《基本法》質疑第一案馬維騉案,上訴法庭以籌備委員會成立臨時立法會在1997年3月14日為第八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所確認,裁定臨時立法會為合法組織,上訴庭是引用不適用於香港的法律審判案件。歷史的痕迹清晰顯示,林鄭月娥引以為傲的法治精神,1997年7月已經一去不返。

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罪, 第五被告黃家駒自稱當晚只是路經亞皆老街,本身所作的行為,只是向警察投擲發泡膠箱,並且未有命中。黃家駒未經法律裁定曾參與非法集結,最多只是襲警。「人善被人欺」,認暴動罪竟然被判入獄三年半,彭寶琴法官未依據暴力程度審判案件,心狠手辣蛇蠍心腸。

梁天琦的個案,承認一項襲警罪,判12個月監禁。暴力被定罪為個人行為襲警,暴力已經不是集體性質的暴力罪行。同時又被控暴動罪,梁天琦並未被控告非法集結罪,陪審團裁定暴動罪成,好大好大機會被推翻。法官沈小民裁定當晚的「暴動」,參與暴動的人不是有預謀有組織地參與是次暴動,沈小民法官的裁決是有力的支持,梁天琦應該全力以赴。

法官彭寶琴就旺角暴動罪判詞全文
法官沈小民就旺角暴動罪判詞全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