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令狐台

台灣資深新聞工作者,歷任台媒地方記者、撰述委員、言論部主筆,主任記者,文史欄目主編,長年關注兩岸政經新聞,從事時政評論。近年受產業環境所迫,流浪於八卦傳媒,未忘情於專長領域,文章散見兩岸三地,期待華人知音。 網誌

國際

一次與歷史轉折處有關的巧遇

一次與歷史轉折處有關的巧遇
廣告

廣告

歷史發展的轉折處,有時會有出人意表的象徵性事件,對台灣而言,發生在一九八四年的「江南案」,也許正是歷史折點的寫照。幾天前筆者佇立台北誠品,拜讀了吳建國所著新書「破局」,作者以「江南案」提出台灣政局發展的新觀點,並以「揭秘!蔣經國晚年權力佈局改變內幕」為本書副標,的確頗為吸睛。

吳建國的「破局」認為,蔣經國晚年的接班佈局雖有藍圖,但因為兩個事件而「破局」,其一是江南案,其次是十信案,也因破局,促使蔣經國必須走上民主改革之路,根本改變了台灣政局,時至今日,這個民主化路徑仍深深影響台灣。近日兩岸之間偶見「制度之爭」的論述,台灣之所以還有這個自信,能與對岸作制度較量,源自於江南案之後的民主化發展,是可憑恃的底氣。

不過正如前總統馬英九在「破局」一書序言中的反對看法,蔣經國究竟是「自動」或「被迫」;抑或是幾分自主,幾分受制於外在環境而不得不走上民主改革,如今只能留待後人評說,吾人斷難知悉當時蔣經國個人內心幽微的心理動因。可確定的是,即便馬英九不贊成吳建國所指述的蔣經國是因江南案而「被迫」民主改革,蔣是在接班佈局「破局」後不得不全盤改寫權力轉換藍圖,江南案仍然十分重要,也是台灣政局不可忽視的歷史折點。

有趣的是,筆者無意在咖啡館中巧遇一位與這段歷史交會的人物,從他的口中,對當年事件的面貌又增添幾分可參照的材料。

現年八十八歲的姚元潮曾是國防部上校翻譯官。他民國七十四年退伍後沒幾個月,接到曾任警備總部副總司令的劉戈崙中將請專人邀他「回鍋」翻譯,原來,美方來了三位眾議院議員,拜訪劉中將,也打探「江南案」相關案情。劉戈崙有感事涉敏感,特囑左右:「請姚上校回來幫忙翻譯。」

姚元潮還記得,副官來接時他身著西裝,副官特別交代,請他換「輕鬆點」的服裝,不要太正式太嚴肅,他於是換了一件夏威夷衫,花花彩彩地前往。姚元潮對筆者說,就在三軍軍官俱樂部,一談竟談了五個小時,當時在場除美方人員外,還有兩位警總參謀,連同他在內大約七個人,「劉戈崙真的頭腦清楚,把美國人說得服服貼貼」,姚元潮下了如此的評語。

據姚元潮的記憶,劉戈崙再三強調蔣經國之子並未涉案的證據和理由,總之,當晚由劉中將作東,雙方晚宴唱歌,賓主盡歡,完全沒有任何芥蒂和摩擦。

姚元潮和筆者其實是經常在同一家咖啡館駐足的老面孔,但這次還是首度攀談。想不到,他提供了筆者剛讀的「破局」一書中,另一個可供參照的場景。

江南案無形中推進了台灣民主進程,不論蔣經國個人意願如何,他最終成為促使台灣民主化的最重要推手。與其爭論小蔣權力接班是否「破局」,不如審視台灣近卅年來的民主會不會在蔡英文執政這四年瀕臨破局。

不久前,大陸國台辦發言人口中說出,「兩岸開始進入制度和人才之爭的時代,…一個制度、一個政黨,究竟有沒有吸引力,關鍵在於它能不能始終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和追求當做自己的奮鬥目標」,曾幾何時,二十年前台灣有信心,我們的民主政治制度、自由經濟體制,終究會是大陸選擇的路,但如今大陸反過來用他們的體制挑戰台灣了。

我們早就不是江南案發生時的那個政治體制了,但一次與歷史轉折處有關的巧遇,又令筆者思索起這些年台灣走過的日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