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仙道彬

《蘋果》體育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 網誌

體育

令人又愛又恨的C朗與VAR

令人又愛又恨的C朗與VAR
廣告

廣告

究竟一場足球賽可以去到幾盡?伊朗對葡萄牙的一仗可以充份解釋。由賽前伊朗球迷到葡軍下榻的酒店大放歌聲,到賽事中C朗拿度又插水又開踭,到最後伊朗成功逼和對手,以4分光榮出局,都見到足球賽的張力。VAR在周一晚的比賽是功臣還是罪人?應該要問球證吧。

理論上,VAR絕對公平,任何犯規插水越位都在多個鏡頭下無所循形,不過,球例列明的種種情況,還要球證作出裁決,而很多情形是相對而非絕對,最簡單就是「手球」和「插水」。

伊朗對葡軍的其中一個焦點,是葡萄牙的薛迪索拉斯在禁區內犯手球,可是這球究竟是波打手,還是薛迪索拉斯真的用手阻止皮球?當他被伊朗球員拉住有點失去平衡,這會否是個自然動作?這一球不是哥倫比亞的山齊士摩蘭奴,或者南韓的張賢秀,沒有伸手出來「申請」12碼,這一球應該如何判決,其實全取決於球證一念之間。結果伊朗射入,追成1:1平手,要是尾段那球真的射入,那葡軍就會踢出局。為BBC作評述的英軍名射手舒利亞認為,這球肯定是誤判,「球證真的走運,要是伊朗最後成功入球,那肯定會釀成極大的風波。每一次波打到手也要吹12碼的話,足球就會成為笑話。」不過國際球證張炎有就表示,判斷的準則除了手部有沒有伸展,就是有沒有從中得益。所以有時球證的角度,會兼顧更多。

這一球的得益者是伊朗,但葡軍這仗也在VAR上佔了不少便宜。首戰個人獨取三球的C朗拿度,賽前睡得不好,因為一大班伊朗擁躉,賽前一晚到其入住的酒店,在外面大鑼大鼓唱歌,結果要C朗出來叫他們安靜,球迷才慢慢散去。這一招毫不陌生,因為NBA的主隊球迷,就經常故意擾騷作客的球隊,在門外唱歌放煙花很常見,也有故意打到房間,讓電話響過不停;甚至是弄響火警鐘,總之就是要客軍睡得不好,影響表現。所以當年作客的球隊,全都用假名入住,當然也為了防止fans追星的煩擾。

結果心煩氣躁的C朗,在場上的表現大跌,賽前我們說他有班豬隊友,結果他今場反而成了「豬」!那球12碼,究竟有否踢到,不同角度會有不同答案,但我看了多次,還是覺得C朗是故意「插水」。其實近年不少球證都似有共識,對這種刻意放大動作,以博取罰球和12碼的行為不作姑息,不會輕易吹罰,但在VAR的壓力下,反而難以如之前的堅持,結果真的吹罰12碼。冤枉嚟,C朗居然射失,也為比賽末段的好戲埋下伏線。

若說兩球12碼還有商榷之處,那之後C朗無波在腳,故意出踭,也打中伊朗兵的胸口,最後球證看完VAR而只畀黃牌,就令人氣憤。或者因為球證看了之前伊朗對烏拉圭的比賽,對伊朗一眾球員不斷詐傷滾地有介心,但C朗的動作,確實不算小。走甩紅牌後的笑容,和之後幾次被人踢跌,倒在地上的看似無辜的微笑,忽然令我想起他當年在朗尼領紅後的單眼。之前C朗常被人笑做「丙朗」,就是因為場上種種的不君子行為。好不容易在兩年前的歐國盃修成正果,今屆世盃的表現也令人信服,希望不會走回頭路才好。

在VAR加持下,今屆俄羅斯世界盃已經有20球12碼,打破了之前90、98及02世盃的18球紀錄;球例太多地方是相對而非絕對,沒有非黑即白的一大段灰色位,VAR只能是輔助工具,最後球證如何判決,仍然相當重要。VAR的確補足了球證不足之處,但目前看了過半數的比賽,球證的執法水平不進反退,甚至有矯枉過正之嫌,昨晚91分鐘時兩場比賽一起看VAR,更令我感覺是看NBA多過足球。如何可以令VAR更有用,更能幫到球證,仍需要更多的試驗。

周三的比賽,有德國和巴西兩支賽前的大熱出場,不過兩隊目前都未上釣魚船,表面來看巴西會較易出線,因為和波已確保出線,但塞爾維亞絕非易與之輩,也要希望已是出線無望的哥斯達黎加,會如摩洛哥一樣放開懷抱,盡力擊敗瑞士。至於德國贏兩球或以上就肯定晉級,否則仍要計數;而對手南韓亦至少要贏德國兩球才有價講,看似複雜,其實都是非入波不可。預計德巴兩戰都會是入球騷,加上VAR的幫助,不難又有12碼,敲兩場「大」過關,邊睇波邊叫喊助興一下也好。

原文刊在作者 Medium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