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最低工資的副作用及修訂案反效果,韓國政府未能妥善維護勞工權益

最低工資的副作用及修訂案反效果,韓國政府未能妥善維護勞工權益
廣告

廣告

早前已寫過兩篇文章,提及到韓國就最低工資法及其修訂案的通過後,引起不少勞動界的不滿,還有一篇關於韓國勞資雙方薪金差距的問題。而來到現在,圍繞社會的爭論,都是關於最低工資法所引起的風波。如果我們綜合分析由文在寅政府所提升的最低工資,以及修訂案的問題,就可見文在寅政府暫時未能妥善處理最低工資所帶來的社會問題,而且未能確保政策能夠保障勞工權益。

在之前研究韓國的勞工及社會問題的文章都提及過,如果單靠最低工資來改善勞工的工作環境及生活水平的話,是絕對無可能解決的。文在寅上任後,就把最低工資上調16.4%,去到每小時7530韓圜,為近年來升幅最大的一次。但與此同時,最低工資的負面影響在多個地方都浮出水面,韓國的物價、租金等都持續大幅上漲,以食品為例,首爾地區大部份韓國食品的價格均持續上升,如冷麵、五花肉等價格均上升了5-10%,在首爾吃一個午餐,平均已需45-50港元或以上。此外,勞工的工作環境並沒有因此而改善,除了裁員人數大幅增加之外,不少低技術行業、製造業等中年勞工都因為最低工資的關係而得不到聘用,因為僱主希望以同樣價錢聘用一個年輕勞工,但同時年輕人「高不成,低不就」的關係,造成韓國勞動市場嚴重失衡。

此問題已在韓國變得嚴重的同時,《最低工資法》的修訂案在國會獲得通過,更令勞工的工作條件變得嚴峻。本身最低工資法的提出,限定勞工所得到的最低工資,只是薪金,其他勞工福利的項目均為例外並必須獨立計算,而修訂法提及的,就是最低工資範圍內將納入所有獎金、花紅及福利津貼,僱主在支付薪金時的比例變相減少,因為那些福利將佔於薪金的一部份,但與此同時員工所獲的工資比例就會減少。所以《最低工資法》變相為僱主減少生產成本的同時,剝削了員工的應得工資。根據統計,年薪為3000萬韓圜以下的勞工最受影響。

由此可見,最低工資的大幅增加沒有令勞工受惠,修訂案使法例保障收窄,更剝削了勞工權益,而同時文在寅政府並沒有行使憲法賦予的「拒絕權」來重新審理此法的修訂案,所以明年起,被扭曲原意的《最低工資法》將會完全實施。

要真正保障韓國勞工的權益,單靠最低工資已絕對不足夠,對於最低工資帶來的負面影響固然應該解決,但更應進一步思考的問題,應有什麼配套來配合最低工資來保障勞工的權益?標準工時的立法是必須的,現今通過的法案,令韓國勞工的標準工時為52小時,當中的12小時為超時工作的上限,若超過12小時則需進行補貼。而此法會率先在大企業實施,但別忘記了,在韓國,無論大企業還是中小企,超時工作並不是罕見的事,如果全韓國不同行業都能實施一套適合的工時標準,則會令不同階層的勞工受到保障,同時能夠確保津貼不會被公司壓榨。

下一步更該做的,就是引入「基本收入」的思維締造更平等、更幫助在職貧窮人士的社會。之前寫過一篇文章《韓國勞工的持續不平等現象:天淵之別的勞資薪金差距》提及到,韓國勞資雙方賺取的收入差距不斷擴大,造成少數的資歲階級控制了國家大多數的財富。如果文在寅政府能夠逐步引入「基本收入」的概念,將會為在職貧窮、低技術工人、退休老人等低下階層提供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從而幫助他們應付通貨膨脹、薪金未達基本水平、技術性失業的問題。如果要達成「基本收入」的目標,對他們發放補貼是值得考慮的方案,以求達到資源及財富分配更平均,並且改善貧富懸殊的問題。同時鼓勵低下階層能夠在工作以外,做更多有利社會發展的慈善活動,改善貧窮問題。

若要評論文在寅政府上任一年的表現,在外交層面比起十年保守派的政府絕對有所進步,但在內部施政方面仍需要加倍努力,作為左翼份子的文在寅,在政策上仍未能就保護勞工權益的層面把好關,這方面絕對仍須努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