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知行

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意大利西北遊 – 重訪米蘭布雷拉美術館

意大利西北遊 – 重訪米蘭布雷拉美術館
廣告

廣告

離開米蘭去山區的巴士下午一時多才開出,還要在米蘭留多半天。若果在美得動心的城市,如巴黎、京都、佛羅倫斯、華沙、雅典,留多幾天又何仿;又或若果在細小舒閒的城市,如廣島、或南京、或長崎,周圍蹓躂也很寫意,雖然第一天重遊米蘭時有教我很新鮮出奇的感覺,但回到酒店後,想起明天還要留多半天,打開地圖,確實沒什麼興奮好奇感覺,舊城區不大且一帶都算走過了,難道我要刻意坐地鐵去新商業區City Life看看?去旅行若要故意去新商業區真的很可憐,想起當年台北101剛建好,晚上沒事做坐捷運去看看,出站後遙望新簇簇的101,不禁有傷心的孤單感,當年一個人來到米蘭,確實是一個特別孤單的城市。

米蘭這個城市比較有趣的地方,例如史科沙堡、史卡拉大劇院、收藏了不少卡拉瓦僑的盎博羅削圖書館(Academia Ambrosiana)、私人博物館Podi Pezzoli、這些都是像一個半圓圍繞著大教堂廣場,但當中除了大廣場、拱廊街和名店街一帶之外,除了連接的主要馬路,中心地帶其他小路都如死城一樣,之後我們重回米蘭看演唱會住在更有趣更地道的區域,但在正中心舊城一帶,若不跟著人人都用的主要馬路行走,其他小街就像置身在名店街、名餐廳的後巷,無人問津,散發強烈沉悶味道。

第二天早上,便走一條還未走過古城區邊緣大路,經過共和廣場、使館區、電台大樓、Armani Hotel、之後去到Brera布雷拉美術館,走過一段新路後還是碰上之前去過的地方。四四方方的布雷拉美術館,外表確實美麗,加上上一次沒到過在同一建築物內同樣聞名的圖書館,便一心以去圖書館的心情重臨這美術館,那時還是早上8時多,見很多人都不是朝美術館入口行,我們也跟著他們行,原來這裡不只是旅客認識的美術館和舊圖書館,還是一座很具規模的美術學院,世界聞名的美術館和學院竟以「前舖後居」的方式無縫融合一起,相信若不是我們這麼早來到,應該只會見到大批旅客排隊而非大批學生返學的畫面。更令我意外當中有貼著Room Vacancy的招紙,原來美術館後不但有學院,還有宿舍,不知遊客可有機會短留在Brera之內呢?

我第一次遊意大利時真的去過很多美術館,梵蒂岡、佛羅倫斯的Uffizi、Academia和碧堤宮、威尼斯的Academia和黃金宮、羅馬的Borghese和Capitolini、還有米蘭的Ambrosiana和Brera,當年真的有種硬讀書的感覺,覺得來到意大利要「增廣見聞」,而我之後覺得最大的得著,就是去旅行應當好好遊走身處地方,而非逛美術館,所以去巴黎時我沒有到羅浮宮、亦沒有到橘園、也沒有到龐比杜,甚或我再去巴黎,相信我也不願意排隊入羅浮宮。

但身處在Brera,不知是不是被學院氣氛所感染,還是怕了探索未知可以有幾沉悶的米蘭,出乎我意料之外,大有興緻重臨這個我曾經去過的美術館,當年很密集地在各意大利美術館看很多文藝復興的畫作,才發現原來已很多年沒有試過在巨大美術館幾個小時也在看畫的滋味,我不是完全沒有再去美術館,我也很享受在足立美術館看橫山大觀和竹內栖鳳,但看文藝復興時作品的專注是完全不同的,他們有宗教的神聖味道,又有前瞻具科學性的透視視角,又有意味不明的神話象徵,還有他們像奈良佛像的角色眼神,這些都是波堤切利或者Mantegna所有而你去看莫奈或者Edward Hopper所不會感受到的東西,一些很抽象很形而上的東西,真、善、美、永恆,很具象又很含蓄地近距離呈現自己眼前,確實是久違而又歷久常新的震撼,在Brera美術館內,彷彿重遇當日以為旅行就是要來「增廣見聞」的自己。

早幾日家中收拾,找回第一次去Brera時的入場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