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吳月寧

曾任大專講師、經濟研究員及金融機構,現為人力管理顧問。堅信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 網誌

政經

方濟各和陳日君——誰在驚怕?

方濟各和陳日君——誰在驚怕?
廣告

廣告

「一件你不能隱瞞的事,就是你殘廢的内心。」— 前披頭四樂隊成員 約翰連儂

中共與梵蒂岡因任命主教問題的分歧斷交近70年,教宗方濟各日前表示,雙方就這關鍵議題的磋商進展良好,並反駁梵蒂岡與北京改善關係,是出賣内地天主教徒的指控。

方濟各提出三個與中國和解的途徑:官方對話、一般民眾以及文化交流。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一直反對中梵建交,但卻多次重申方濟各被梵蒂岡高層人員矇蔽,不了解中國大陸的情況。他的説法真有點自欺欺人,任何對中共國情稍有理解的人,都知道方濟各所指的三個和解途徑,其實全都必定經由中共官方一手包辦的。方濟各能無知到這地步嗎?看來教宗的語言僞術,與梁振英不相伯仲。

另一方面,方濟各擦鞋的功力也非比尋常。他贊揚中國人善良、有智慧和耐性,懂得靜待時機,值得贏取諾貝爾獎。這破天荒的説法,真的做到面面俱圓。如果諾貝爾評選委員會如方濟各所願,將諾貝爾獎頒給「中國人」,誰應代表他們出席頒獎禮?習近平?李鵬?還是天安門母親?

方濟各的言論明顯是在中共臉上貼金,同時卻避免開罪慘受中共魚肉的老百姓。「中國人」應包括發動文化大革命的毛澤東、中共的大小貪官、六四鎮壓時殘殺學生的軍人吧。方濟各對中國人的表揚,他們能受之無愧?

接受專訪時,方濟各指陳日君「是一個善良的人,但有點驚怕」,陳在其面書回應時并沒有解釋他為何被指驚怕,只感謝方濟各沒有抱怨他泄露兩人私下的談話内容,更沒有說其「言論引起了混亂和爭論」云云。

陳日君甘願承受巨大壓力,公然與梵蒂岡當權者對抗,義正詞嚴地反對中梵建交,我感受不到他有甚麽需要驚怕的地方。真正驚怕的人其實是方濟各,他只能利用其權位混淆是非,為自己出賣中共治下信徒的惡行開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