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七一街站的由來

七一街站的由來
廣告

廣告

今年七一,由於警方高調打壓民陣,引起社會關注。警方威嚇民陣,不得中途加入,其實,在2003年之前,七一遊行沒有沿途街站,也沒有中途加入的,當然也沒有各團體的街站籌款。

七一遊行始於97回歸,但最重大的是2003年的50萬人走上街頭,導致特首董建華翌年以腳痛為由下台,中共以自由行救市。

它開創了特首下台的歷史,體現了人民的力量。

社會環境

2003年全球股市表現良好,但香港好唔掂,在2003年2月至6月期間爆發「沙士」,造成共1755人染病,299人死亡,影響經濟在第二季出現嚴重倒退; 8月香港樓市跌至浪底的中原指數31.77,香港出現大量負資產和燒炭事件。2003年上半年的香港社會相當動盪,所有的不滿都指向特首。

社會回應

在司徒華時期,支聯會基本上不會讓其他人在六四晚會上大台的。黃毓民向司徒華請求讓其上台發言2分鐘,其條件是不得帶領會眾高呼董建華下台。黃毓民的第一句是:「我唔妥你,董建華!」

那時,鄭經翰介紹他的手下梁錦祥給我,說他思想激進。梁錦祥找我,游說我在七一呼籲董建華下台,其理由是社會不滿已經到了沸點,所有問題都是來源於特首無能。我同意。

我到民陣提出,把董建華下台加入大會口號,遭反對,他們的理由是,應反對一個制度,而不反對一個人。當時的民陣主席為蔡耀昌。

我相約了好友黎則奮、梁錦祥、長毛到尖沙咀的基督教工業委員會商討行動,當時黎則奮較少組織社會行動,梁錦祥沒有行動經驗,他只會說,不會做的。長毛在會中發言,說不用緊,到時自有人叫他下台的。

我的處事原則是:當認定一個目標,就要找一個可行的方法,實現這目標。我找了柯華,他是商人,熱心支持保釣。他同意我的看法,捐了5千元資助印刷董建華下台的貼紙。

我與黎則奮兩人拿著貼紙派到的士站,受到歡迎和支持。在尖沙咀晚上街頭,我和黎聽到街上的索女,都與朋友說,要去遊行。我和黎判斷,71一定很墟冚。

黎則奮開笑地說,群眾領袖低估群眾力量。這是香港群眾運動的永恆規律之一。在每次重大運動前,六四如是,七一如是,社會領袖們都是尾巴主義,走在群眾之後,事後又高喊「大出意料之外。」

但有一件事,我始終要想一個方法,將「打倒董建華」的口號帶到七一遊行之中。由於預計人群會很大,傳統的派單張的作法一定不行。

於是,我設計了攔途申冤的作法,在中途設一高台,用大聲公帶領叫,「董建華下台」。這其實是與大會對著幹,因為,所有大會口號都是預定的。

那時的小眾團體是沒有機會在龍頭拉大旗的,為了搏出鏡,讓其主張上報,唯有湧入隊伍前列。長毛也準備這樣做,我勸說他,今次不同,希望他留守我們的宣傳站。結果,他在台上由天光叫到天黑,沒有下來。七一五十萬人上街的主要訴求就這樣被我們騎劫,成為「打倒董建華」,這口號也真的實現了。一個政治口號可以實現,這是很罕見的,這也是香港的運動史的一頁。

之後的就成了歷史,我們成立了「倒董大聯盟」,成立第一個政治性網台。當董建華真的下台時,傳媒紛紛找我們做訪問,但其時的台主蕭若元潛水,不接受訪問,這事便不了了之。「倒董大聯盟」也轉化為「人民力量」。

所以,七一街站的祖先不是籌募站,而是政治宣傳站。這段歷史寫出來,未必人人喜歡,但它是歷史,必須由我寫下,因為其他人是寫不出來的。由於年代久遠,當中可能有些細節出錯,記憶失誤,但也無奈,致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