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蕭家怡

九十後澳門人,現於香港從事傳媒工作,著有《戀殖世紀——港澳殖民印記》一書。http://siokai.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飲返支大可樂先啦

飲返支大可樂先啦
廣告

廣告

盛夏日子,又是汽水、雪糕大放異彩的時節;而每次看見支裝汽水,我都會想起氹仔這支大可樂——是貨真價實的大可樂。

小時候,爸媽每星期只有週日是假期,所以這一天,爸爸多會駕車,載著我們到澳門不同地方吃喝:蠔仔牛丸米、茄汁撈通粉、椰汁雞麵,這些在我腦海中的味覺回憶,多半是在那時候烙下的,而大利來記的豬扒米也是其中之一。

十個人認識大利來記,十一個是因為它的豬扒包,對於這個豬仔包,爸爸會給予不錯的評價,但對他來說,要排隊等候是多餘,慕名前來一試更是不必,倒是這裏方便泊車(說的在我小時候),停下來吃碗豬扒米、咬件豬扒治,反而不錯,吃罷後更可到隔壁買蠔油,一舉兩得。我的舌頭沒爸爸挑剔,對於他口中那用汽水醃製而分外鬆軟的豬扒也不是太有感覺,我期待的,是每次到大利來記都可點上一支大可樂,然後看着眼前的大可樂慢慢享受。

還記得有一次,我跟爸爸說起,大利來記前的這幾支大汽水也算是地標之一,但看它們支破破爛爛的樣子,也許快要被消失了。結果,大利來記闖出名堂,甚至衝出澳門了,但卻不能留在這片樹蔭下、這支汽水前,反而這支大可樂呢?日復日的受着風吹雨打,卻依然留了下來。

到底誰才是誰的風景,有時候,還真的別趕着下定論。

作者 Medium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