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是不是真的要離開香港呢?

是不是真的要離開香港呢?
廣告

廣告

這幾年都有很多朋友和我討論有關離開香驍港的問題。這個問題,可能我很多時都會到一些離香港較遠的地方,及很多香港人移居的地方旅遊的關係,包括美國,加拿大,澳洲和英國。由於我的政治立場的關係,他們都認為我還是離開香港的好。當然,論經濟和適應,對於小弟來講是沒有問題,因為,我有磚頭,還食政府長糧,應該問題不大。

說句實話,當我一退休的時候,我已經在美國找到朋友幫手,但主要是家人的問題,我不能接受,最終還是拒絕朋友的好意,若果當年起程,到今天相信已經唱左國歌。一直都未有想過,到梁振英做特首之後,發覺香港政府的處事越來越不對勁,相信也不需要我多講。因此,也在兩三年前再來一次,更不好意思是找回那位朋友。到今天還未動身,主要也是為了家人問題。這個是非常私隱的問題,不便公開。相信這次在美加見過我的朋友都聽我講過。

有時,真的問自己,為什麼到了六十三歲還不定下來,還想那麼多做什麼呢?這個完全是性格的問題,若果我可以學一些同齡的朋友想法,話之你死,我有我返屋企的態度,在香港算不上是人上人,也應該是人中人。在退休人士當中,我算是較為穩定的一族,在各方面都是。因此,我主要就是考慮家庭方面,由於我不是一個自私的人,所以,這個一定是最大考慮。若果要我離開家庭為了自己理想,這個不是吳廣明,也不會等到今天。

從幾年前,梁振英後期的舉動,明顯是為了未來五年,全面赤化做好準備,當然,這個並不是由他控制,所以,將責任就交比林鄭月娥,可能速度會慢一點,但最終都可以達成任務,無論下屆是誰人做特首,也將會是完全赤化的開始。這點可能大家覺得我是悲觀一點,但我相信有留意時局變化,也應該看得出,最明顯就是所謂國歌法,一地兩檢,到最近的沙中線事件,這些處理手法,完全是大陸佬的做法,只是扮睇唔到。

一直以來,對於我這種人,只要拉近一點就可以,政權並沒有這樣做,反而想盡辦法推開,從2003年開始就察覺到,只是當時自己是在政府工作,真的感覺不到。為什麼我用拉近來形容民主派和政府的關係,因為,好多次的機會,大家不會走得太遠,可惜背後的老共不是這樣想,因此,就想盡辦法推開所有反對政府的人,最後,還落在梁振英手,要坐監的就拉去坐監,要收買的就收買。

這些話題會越講越長,事實上,在一國大原則下,香港是必然會變赤化,這個是沒有選擇餘地,而我們這些六十歲以上的人,可能希望不要太快出現,但事與願違。我不是恐懼,因為,只要我乖乖的回家坐好,相信怎樣都可以捱過,至於下一代,就由他們自己決定,也不是我去理會的範疇。當然,若果大家都同意離開的話,二話不說,短期內就可以盛行。

說了這些廢話,只是有感而發,也不要再追問我去向,今天又是7月1日,理應是慶祝日子,但從2003年開始,我差不多每年都行,有輕鬆,有嚴峻。今年我還是選擇出來行,但會「行單」,因為我是人渣,不配和大家同行。無論在任何地方見到,打個招呼就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