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七一宣言】Against the authoritarian

【七一宣言】Against the authoritarian
廣告

廣告

2018年6月14日,「一地兩檢」在立會主席梁君彥設計「限時辯論」、「禁止議員發言」下通過。這項將香港領土劃歸中國以實施中國法律,被喻為「割地兩檢」的議案,象徵着一國兩制再被踐踏。然而,對比2014年反東北撥款的群情洶湧、2015年否決沒有「公民提名」的偽政改方案,反對「一地兩檢」的戰役相對乏力,議會內無法出現具有威脅的拉布攻勢,議會外亦缺乏具規模的社運支持。這條破壞香港憲政秩序的法案,就在零星的爭議聲中草草通過。

「議會內外氣氛低迷」,這種觀察早已有之。由政府剝奪六名民選議員資格開始,抗爭者被判以月甚至年計的刑期、建制派乘機修改議事規則、梁君彥不斷濫權裁決等,均顯示出議會的空間以及民間的力量早已受到強烈的衝擊。然而,一地兩檢的經驗所顯示的,不只是民間社會與議會抗爭的力量各自的無力,更是兩者之間所陷入的一種惡性循環:議會的空間收窄,減弱了民間的宣傳和行動;而民間的疲憊和不作為,也令議會抗爭的氣氛急劇消退。

回顧過往,議會和民間其實有一定的默契和連結。雨傘運動期間,部份泛民區議員會在社區當中掛黃絲帶、擺設社區街站宣傳政治議題;東北前期撥款審議時,亦有團體主動舉行社區直播,為社會運動賦予重要的群眾基礎。由此可見,民間與社區網絡的支援,正正是社會運動與議會抗爭的重要力量來源。

面對接連的政治檢控與打壓,大型社運短期內實在難以推展;倘若較為溫和的宣傳及社區動員,也因議會的失效而缺乏動力,民主派和民間社會的士氣只會持續低落。雨傘運動以後,「傘落社區」的呼號的確為香港的社區運動注入活力。但目前,這些社區運動大多仍只能處理各自的社區議題或求助,未能進一步集結起來,並就政治議題進行區內宣傳甚至發起行動。未來,這些擁有社運經驗、思想和行動偏向進步的社區力量,如何展開更多討論和合作,以將社區力量轉化為更全面的民間力量,將會是民間社會需要回答的問題。

當議會和民間被中共政權全方位收緊,民間社會的未來路線,更不應以否定選舉和議會路線為綱領。倘若民主力量持續低迷,作為民意測風儀的選舉,亦只會因而喪失投票氣氛,導致反對派的認受性、公權力、資源,甚至是媒體平台及抗爭力量的全面萎縮。反之,改善議會和民間的互動,介入社會的各個領域,緊守媒體、社區、專業界別、職場、教育當中的戰線,以期突破民間與議會各自無力的惡性循環,我們方能重新培植大型社會運動的土壤。

面對後DQ的形勢,香港眾志決意轉型,不再以政黨自居,轉而專注民間工作,正是銳意回應時勢,突破困局。不論是對於自決運動,還是整體的民主運動而言,以國際連結爭取國際支持、以民間研究組織論述、以組織工作凝聚群眾,我們都不能就此停步。在國歌法、廿三條接踵而來之際,就讓我們彼此攜手,直面議會頹勢,立足民間迎戰!

香港眾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