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超英

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 網誌

生活

無聊研究系列:邱處機西遊全程概覽

無聊研究系列:邱處機西遊全程概覽
廣告

廣告

金庸小說裏提到的道教全真派第三代掌教邱處機,歷史上確有其人,號長春真人,應成吉思汗邀請,1220年春由山東出發,在今北京一帶逗留,1221年春再出發,北上蒙古後向西長途跋涉,冬天抵中亞歷史名城薩馬爾罕,1222年春南下至當時位於今阿富汗北部塔里寒的成吉思汗行宮(註1)。

本文以《新譯長春真人西遊記》(註2,以下簡稱《西遊記》)的記載和註解為基礎,加上網上衛星圖片信息,輔助判斷邱處機經過各地的位置,以地圖形式把路線展示出來(見附圖),途中各段較詳細的情況,將來有機會再寫。

時間

應成吉思汗邀請,邱處機於公元1220年農曆正月十八日從山東萊州出發,二月十四日在將陵登船,沿大運河北上,二十二日到瀘溝,其後在今北京附近的德興(今涿鹿)及宣德(今宣化)逗留了一整年,次年(1221年)農曆二月八日才再度起行,十一日北度野狐嶺,進入「寒沙衰草」的北方。

四月初一抵達斡辰大王帳,是行程的最東北角,此後折向西行,五月二十一日「西北渡河」,抵達今烏蘭巴托一帶,六月二十八日在窩里朵(今色楞格河上游)拜會成成吉思汗的皇后,隨後穿過杭愛山東北部,七月二十四日西行至金山(今阿爾泰山)邊緣的「蒙古營」,八月十九日完成跨越金山,進人今新疆青河縣,九月二十七日抵阿里馬(今新疆邊境霍城),此後西行離開現今中國國境。

十一月八日邱處機抵達中亞名城邪米思干(今撒馬爾罕 Samarkand),由於已是寒冬,加上成吉思汗遠在阿富汗征戰,不便見面,被逼逗留等候,1222年農曆三月十五日奉召啟程,四月五日抵達塔里寒,與成吉思汗見面,自山東出發起計,全程超過兩年。

行程概述

1. 長城之內

從山東往今北京,邱處機走了當代最方便的大運河路線,八天之內完成將陵到瀘溝之行,其後一年逗留在今北京附近。1221年他在野狐嶺(今河北省萬全縣)進入大漠,這裏是中原與大漠的分界,剛好十年前(1211年)蒙古與金朝在此大戰,奠定了蒙盛金衰的局面。

2. 草原之路

前段東北走向的路程位於蒙古高原東側,避開了戈壁沙漠主體,斡辰大王帳位於今呼倫湖東南,《西遊記》提到「沙河西北流」指今哈拉哈河(Khalkh)。

折向西行後,路線基本上留在大漠北方的草原地帶,初段沿克魯倫河(Kherlen)南岸行進,五月初一日錄得全日蝕,在《西遊記》提到「河勢遶西北山去」的位置離開該河,其後「西北渡河」指土拉河,地點應在今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附近,從該處西行約四百公里,衛星圖片顯示開始進入長有針葉林的山區,據此為《西遊記》提到的「長松嶺」定位,同時把窩里朵位置定在其西北方向的薛良格河(Selenge)上游今Tosontsengel一帶。

窩里朵之後,轉向西南方向行進,穿越杭愛山(Khangai Mountains)西北部,《西遊記》提到「南出大峽則一水西流」對應扎布汗河(Zavkhan),下一站的「蒙古營」是位於阿爾泰山邊緣的營地,跨過山脈便離開了草原,進入今新疆的乾旱地域。

3. 絲綢之路

穿越阿爾泰山,「南出山前,臨河止泊」的位置,當為今新疆青河縣內烏倫古河畔,隨後南渡沙漠到天山以北的鼈思馬(又稱別失八里),接上古絲綢之路北支西行,途中有一段路是沙漠,《西遊記》記錄為「又度沙場」,遇上賽里木湖時,邱處機十分欣賞,稱之為「天池」,在阿里馬城離開現代中國國境。

去到伊犂河,渡河南下到天山山腳,轉向西行到大石林牙(今吉爾吉斯國首都比什凱克 Bishkek),往西行《西遊記》提到「一石城當途」,應為今哈薩克國的Taraz(歷史上稱呾邏斯Talas),唐朝與阿拉伯於751年在這裏打了一場歷史性戰役,唐軍大敗,從此唐朝勢力退出中亞。

轉向南行,「由浮橋渡」今錫爾河(Syr),西南斜走沙漠,折向西行,抵中亞名城、絲綢之路的樞紐城市邪米思干(今烏茲別克國薩馬爾罕Samarkand)。

4. 阿富汗方向

從邪米思干南行往阿富汗的行程,經過著名的鐵門關,在阿姆河其中一條支流登舟,抵達阿姆河後,溯流而上,再登岸轉往塔里寒,詳細情況以前寫了(註1),這裏不重複。

結語

邱處機的西遊路線與唐朝玄奘有重大分別,邱處機在蒙古人既控制了亞洲北部草原帶和亞洲中部絲綢之路的背景下進行,因此可以借用蒙古人經營了多年的草原之路,以馬車代步,這是玄奘時代沒有可能發生的。

玄處機《長春真人西遊記》的名氣不及玄奘的《大唐西域記》,但是我覺得這本書的內容,對提高我們對中外交通的認識和體會,十分有貢獻,鼓勵大家有空時把書借了看看。

註1 有關行宮位於塔里寒的考據及邱處機從薩馬爾罕往塔里寒的路線,見2016年《草雲居》系列文章 「邱處機見成吉思汗」(
註2 《新譯長春真人西遊記》 顧寶田、何靜文注譯 三民書局 2008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