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體育

財大氣粗皆嘴砲 vs 是勝是負皆典範

財大氣粗皆嘴砲 vs 是勝是負皆典範
廣告

廣告

古代奧林匹克的精神,就是要透過公平的競技,反映各地人民對和平及自由交往的願望。比賽的目的當然是要分出優勝劣敗,但同時也是要在確認了的環節及項目,以公平、平等的規範來比試高下,推動自我奮發,追求進步與完美。

到了現代社會,各種體育競技項目除了繼續延續這精神之外,同時也是社會消閑娛樂的平台,也確實滲入了很多商業及政治的元素。

除此之外,體育競技也難免成為不同族群、社區、甚至國家民族之間確認各自在更大的社羣中的位置的參照標準。古代奧林匹克在希臘的城邦之間舉行,難免成為了不同城邦高下強弱主次莊閒的參照。到了現代社會,說體育運動不涉政治也是自欺欺人。

希特拉當政下的納粹政權,也是要透過舉辦奧運會來展示其國力。納粹黨就是要透過那個機會顯示他們的反少數族裔、反猶太及大阿利安民族主義。

二次大戰之後,東西方分為為兩個陣營,進入冷戰階段。前蘇聯及東歐共產國家集團為了要確立自己政權的認受性,也要展示共產主義的優越性,便傾全國之力在各項體育運動競技項目上製造金牌選手,向外可以展示國力,向內則意圖凝聚國民的支持。對於在強大的政權機器面前抬不起頭的小民,如果有代表自己或自己族群這個想像中的共同體的選手取得金牌,確實有着搖頭丸與弗得的麻醉作用。

中國人經歷了晚清的積弱及民國的戰亂,後來又經歷了日本侵華及國共內戰,又經歷了中共建政初期一系列暴烈的政治運動及殺戮,到今天經濟得以發展,在各項體育運動的表現上也有所提升,也是自然不過的事。

每一個地方,每一個地方的人都會由內至外,先近後遠來建立其身份認同。支持自己地區或國家的足球隊或其他體育運動代表取得好成績,是自然不過的事。在比賽中激發起民族認同感或社群的認同感,令比賽滲入了超越競技本身的激情,也是無可避免。

但如果要把這一種無可避免的結果變成了刻意追求的目標,便是把體育精神扭曲。其做成的激情可以帶來更強的社群及民族凝聚力,但同時也可以勾起強烈的挫敗感及敵意。刻意要把體育競技與民族主義掛鉤的危險性正在這裏。

中共政權的性質,令其無可避免地也要利用在體育項目的成就,作為確立其政權認受性的主要手段。自從中美建交、中國重返聯合國及國際舞台之後,以舉國機制來推廣體育運動及追求成績,便成為了中共政權麻醉人民的其中一個主要手段。無疑中共也是頗為成功的。不是已經說了嗎:「對於在強大的政權機器面前抬不起頭的小民,如果有代表自己或自己族群這個想像中的共同體的選手取得金牌,確實有着搖頭丸與弗得的麻醉作用。」如果更是受到了盲目的民族主義激情蒙蔽及誤導,體育運動的成績能夠產生的作用,就更可以遠遠超越雙倍劑量的搖頭丸和弗得了。

足球作為當今世界上一項最具商業價值,也是其中一項最具觀賞性運動,同時也是具有強烈激情元素的體育運動,自然也逃不過這一種被泛政治化元素滲入的命運。要把國家民族的夢想,與「足球夢」掛鉤,本來就是一件很荒謬的事。但荒謬到連國家領導人都要宣之於口,全國上下為此費盡周章,甚至要利用每一個機會擦存在感,要利用每一個機會標榜自己的民族與富裕,更要利用每一個機會,醜化矮化競賽的對手,借機強化把某些隊伍標籤為國族敵人,這不單是有失奧林匹克精神,而且只是自暴其醜,徒惹起國際社會的竊笑。

DSC_8755

中國足球為什麼仍然打不入世界級殿堂,原因當然很多,要詳細分析,可能可以寫出幾十册的論文。如果套用馬克思理論的觀念來作一下簡單的探討,可以說體育運動在今天的社會就如同文化戲劇等等,都是社會的「上層建築」,是建立在一定經濟基礎上的社會意識形態,及與這種形態相匹配的集體觀念、意識、行為及相關聯的制度安排及結果。

如果是這樣,中國足球隊是不是能夠衝出亞洲、衝出國際,除了反映中國人社會在這方面的實力與氷平之外,整個足球運動牽引的政權及個人行為,其實也可以反映了這個社群在更大的國際社群中的位置,也是其他人觀照這個社群的一個參考標準。這種看法,其實同時也可以用以解釋日本足球及日本球迷的行為。

因此,今天說什麼「強國的足球夢」,實質上只是反映了財大氣粗的族群氣氛下嘴噴的空炮。如果與日本足球隊每一名代表的表現,球迷、國民、及其媒體所表現出來的言行雙對照,當知前者與後者那一個能夠說明更多。

中國就是勝在人多,只要在某些方面作出一些改進,湊夠一隊20多人的球隊,打進世界盃決賽周,應該是早晚的事。而且,再過多幾屆,決賽週名額便會增加到48隊,亞太區可能會有八個或更多名額,到時中國隊總應可以爭取到一席吧。

不過,無論有幾多隊入到決賽周,最後也只能有一隊能夠贏到最後,其他全部都難免遭受淘汰。體育競技自然是要分出勝負,冠軍就只有一個。因此,除了競逐冠軍之外,在這個競賽過程中展現出來的人文風範及價值才是最重要。這也不獨是構想中那十多人的隊伍的責任。

今屆世界盃,日本隊便清楚告訴所有人,在勝負之外還有其他。如果把體育競技視為反映一個社會或某個國家的文化總和的上層建築,日本隊這一屆不但沒有敗走俄羅斯,或者還可以說是大獲全勝。中國社會及中國足球隊不但應該尋求衝出亞洲、衝出國際,有待衝出的界線看來還有很多很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