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仙道彬

《蘋果》體育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 網誌

體育

在多哈慘劇誕生的聖鬥士

在多哈慘劇誕生的聖鬥士
廣告

廣告

有時睇波最納悶之處,不是愛隊出局,踢不出應有表現,而是你知道球隊踢得不差,可是太多的「勝利球迷」只以成敗論英雄,「贏果隊梗係好波啦」成了他們的口頭禪,懶理甚麼叫力戰而敗,更重要是不斷找尋下一支有望封王的強隊,令人失笑。

勝利球迷滿街,難得有支球隊可以輸波仍獲全場掌聲,那是大部份港人都支持的日本。有那個足球迷,沒有看過高橋陽一的《足球小將》?雖然12頭身的畫功和故事性不及之後的《我們的足球場》,可是夢想宏大,主角立體,由戴志偉到樑仔,由三杉淳到健威,幾乎人人都可以代入其中;就算單是過半場都要兩集時間,我們這一代仍然深印腦海。加上日職x遊戲機的威力,打winning的回憶,日本國家隊,成了不少球迷的第二最愛(第一應該是英格蘭或巴西)。

周一晚對比利時的比賽,看台上展示了一張巨型海報,據講是高橋老師專程為世盃創作,穿上日本隊球衣的戴志偉(大空翼)高舉獎盃,旁邊是一班日本隊友,上面上「追夢」、「不能停止腳步」等鼓勵字句,成了今屆各國球迷打氣道具中,最搶眼的一面大旗。日本國家隊在球迷瘋狂打氣下,亦拼盡所有,將今屆奪標熱門之一比利時打得喘不過氣,一度領先兩球下才在最後一刻落敗,當昌子源大力槌動草地,那種心有不甘,令我想起2013年的NBA總決賽第七戰,鄧肯(Tim Duncan)對住矮一截的柏迪亞(Shane Battier)射失,極度失望地大力拍地。馬刺最後失冠,我當然失望,情景也深印腦海;直到這一晚,整支日本同樣在好局下輸波,又令我想起不快回憶。

亞洲人的身材不及對手,於是日本用技術和壓迫來彌補不足,看上半場藍武士的傳球和走位,足以叫世盃大部份對手汗顏,狂牛的控傳或者森巴的腳法,也不及日本在整體配合出色;比起南韓贏德國的比賽,日本表現出來是一心求勝的決心,全場直到最後一刻都堅持向前,才能壓制住比利時強大的火力。

任吉田麻也、昌子源和川島永嗣多努力,當比利時換入了費蘭尼,用最原始的足球狂攻猛炸,氣力不繼的日本才陷於被動;可是沒有了維頓漢的幸運頭槌,也未必有之後那兩個入球。就似兩個高手比武,處下風一方放棄尊嚴而打爛仔交一樣,比利時沒有再追求漂亮的傳球和走位,而改用原始的英冠踢法兩邊出波衝頂;日本可以令馬天尼斯放棄陷於被動,西野朗應記一功。

縱使夜深,看到最後本田圭佑的落葉射球中柱不入,還是叫了出來,高圖爾斯僅僅改變方向,令入球變了角球,而當時餘下約一分鐘,正常來說,應該開短角球拖到完場;因為放長波,就要冒被對手反擊絕殺的風險,現在說當然馬後炮,但我是惋惜多於一切。電光火石,比利時把握機會快攻,近乎完美的組織,結果由查迪利射入,將日本挑戰世界的壯舉猛地送上終點。賽後見到日本球員痛哭失聲,不甘和失落混合成哭聲,更添悲壯。

記得分組賽最後一戰,日本面對波蘭搓完場,結果被某些球迷譏諷為欠缺體育精神,那今次至到最後一刻都堅持進攻,是否應該報以雙倍掌聲?球賽,其實等於戰爭,為了求勝,絕對要用盡一切方法。盲目地以己之短攻敵之長,只是愚蠢罷了。日本對波蘭的後場橫傳,是戰略需要,今仗對住比利時的壓逼,也是一樣,否則讓比軍輕鬆放長波入禁區,日本輸得更快。



「兵者,詭道也。」比起其他處下風的弱國,日本實在太過堂堂正正,根本沒有多餘的念頭。領先下從無詐傷(你看伊朗)、防守時沒有茅招(你看南韓)、進攻時沒有插水(你看沙地),就連被追平2:2後,西野朗也不甘於加時,換入山口螢和本田圭佑,繼續進攻;就是太過光明正大了,就是本田最後那記罰球太熱血了,就算很多人認為日本最後力氣已盡,加時也是輸波居多,可是看俄羅斯對西班牙,前者還不是一樣頂到尾?去到12碼,一切就很難說了。除了最後的角球,西野朗其實也可以更早去換人,多一個有氣有力的中場,或者能改變戰局也不定;而最後高圖爾斯的反擊龍門球,日本也應該有人去阻、甚至犯規,這是經驗不足,還是不去為之?賽後,日本的更衣室如同未用,乾淨整潔,加上俄文字的「感謝」,連世盃的工作人員也只能歎服,這又是大和民族另一叫人驚歎地方,由球迷到球員,他們是真真正正征服人心。

一個民族的偉大,不在於他們對待成功,而是如何從失敗中重新站起。家中還藏着一本2013年由Number推出的《多哈悲劇。20年後的真相》特輯;1993年,日本在最後一場外圍賽中被伊拉克逼和,結果只差30秒就失去踏足世盃的機會,這特輯是事隔20年後再次訪問一班國腳,包括三浦知良、中山雅史和井原正已等;他們談到世盃和剛誕生的J-League,如何艱辛地兩面作戰,因為希望職業聯賽可以令到日本足球起飛。

一班國腳的努力沒有白費,沒有被出局打擊,由灰燼中鳳凰重生,自那次起,日本沒有再錯失過任何一次世盃,連續六屆都成功打入世盃決賽周,並三次躋身淘汰賽。就連國內傳媒,也以「青銅聖鬥士戰至最後!」來形容他們惡鬥穿上「黃金聖衣」的比利時、距離進入加時只差9.94秒的轟烈。就算今次同樣未能殺入八強,但由分組賽與哥倫比亞、波蘭和塞內加爾一組,最不被看好下成功出線,到對住比利時也不落下風,這支日本隊縱是「青銅」,也早憑熱血和鬥志,混身散發閃閃金光。

大空翼的日本隊也好,高杉和也的「落水狗」也好,描繪的夢想宏大,可是從沒有人敢對日本笑話,因為他們不是財大氣粗式的紙上談兵。世界盃集合了32支最精銳的足球隊,亞洲球隊在先天條件遜色下,要衝破世界的高牆,需要最細緻的部署,最堅韌的耐力,最頑強的鬥志,若要選一支代表,相信藍武士會是香港球迷的唯一選擇。四年之後,世盃將會在卡塔爾舉行,日本的鬥士們將會再次踏足多哈,接近30年之後重臨舊地,我相信他們會以無比的決心,叫舉世震驚。

原文刊在作者 Medium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