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港人政治權利與所謂「觸碰國家底線」

港人政治權利與所謂「觸碰國家底線」
廣告

廣告

在七一前夕,有國內喉舌媒體指每年的七一大遊行違法違憲,又提出應該予以取蹄。這一種從來提不出具體違反了那一些法律的指控,本來並不新鮮。有理無理都扣上「違法違憲」這頂帽子,也是國內威權政治的一大特色。過去幾年,特別是佔中事件之後,特區政府也確實習染了這一種作風。雖然如此,特區政府仍然未至於隨便說七一遊行是違法違憲,但今年對處理有關的申請及遊行安排的規管上,就顯然是要與國內代表官方觀點的言論相呼應,由特區政府出手。對於七一遊行的起步安排及市民中途插入的問題上,警方竟然出言恐嚇,意圖窒礙市民的參與。對於過去年年都進行的和平示威活動,政府似乎也再不掩飾要以行政手段來削弱這一種政治表達的空間。

特首林鄭月娥在其回歸慶典演辭中的調子,甚至比那位喜歡撩事鬥非的前特首梁振英更強硬。在這種慶典上的演辭,當然難免是報喜不報憂,多強調政績及成就。就算要作政治表態,一般也是比較原則性及相對溫和。去年林鄭月娥剛上任,除了說要致力修補社會撕裂之外,又說會在「未來五年用心聆聽,為下一代建設更美好的香港」。但今年的發言,除了繼續自吹自擂之外,還要加上幾句頗有挑釁性戰鬥格的政治宣示。例如說,她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會絕不含糊,又說對觸碰國家底線的行為絕不容忍。

像這一類充滿威權主義色彩的言論,在國內那一套政治體制及文化之下,政府確實可以毫無制約,用盡手頭上的專政工具及公檢法系統,出手迫害在領導人眼中不能容忍的行為。而所謂觸碰不得的國家底線,也從來都只是當權者說了算數。但香港始終是一個法治社會,除了依法辦事之外,政府可以憑什麼在其所謂「大是大非」的問題上「絕不含糊」?所謂「國家底線」,除了法律條文之外,還可以由誰定義?

政府憑什麼去決定那些問題是「大是大非」?北京當局沒有依據基本法的規定推動香港的政改,又由原本的政改三步曲改為五步曲算不算是大是大非?

所謂「對觸碰國家底線的行為絕不容忍」又是甚麼意思?七一大遊行中,除了主辦當局的口號之外,不少人都自發祭出了「反對一黨專政」的標語,呼籲「釋放劉霞」也是遊行中很突出的訴求。這些可能才是香港人心目中的「大是大非」,但卻矛盾地觸碰了以政權代表國家的中共的政治底線。

特區政府除了依法保證示威遊行可以順利進行之外,難道還可以出手鎮壓,以顕示特首的絕不容忍?

特區政府於七一遊行之後發表的聲明,不再說「尊重市民遊行示威及表達的權利」了,也連「明白市民有不同的訴求」這樣的套話也慳番。反而是語帶譴責與批評,暗批主辦團體用了「不尊重一國、無視憲制秩序、嘩眾取寵、不實誤導的口號」。可見在現屆政府的觀念中,示威遊行也只能在得到當權政府認可的框架中,才算是沒有觸碰國家底線。但如果真的是只能夠有這樣的示威,那還可以說是體現人民政治表達的權利嗎?

今天的特區政府,竟然把這種倒退的說法抬出來,怪不得人民日報也要「讚揚」香港社會越來越與國內「同頻共振」了。有人擔心明年七一遊行是否可以繼續進行,看來也不一定是杞人之憂。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