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韓國經濟持續放緩:財閥主導式經濟模式已到臨界點

韓國經濟持續放緩:財閥主導式經濟模式已到臨界點
廣告

廣告

縱使韓國在數十年間經濟不斷起飛,來到現在更躍身成為亞洲經濟強國之一。這有賴於朴正熙上任後不斷進行經濟及工業化開發,同時扶植財閥家族以大企業的形式積極參與國際分工,成就他們成為韓國最主要的經濟支柱。不過,來到現今,韓國的經濟甚至政治制度都被財閥家族背後控制,所造成的社會矛盾亦於這十幾年間變得嚴重,同時經濟發展亦不斷放緩。這種經濟模式如何出現危機?政府要改善經濟,最先該以什麼方向改善?

韓國作為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其一成員國,該組織於6月20日發布了《2018韓國經濟報告》,指出雖然過往財閥主導的經濟確實為韓國的經濟作出不少貢獻,而且令韓國成為世界第六大出口國,但現今韓國的經濟過份依賴大企業,而且財閥主導下的出口模式亦即將到達臨界點。報告更指,大企業的家族管理模式已陸續出現多種問題,例如與政治的聯繫過多致腐敗問題,財閥三世營運實力不夠致出現股權及經營爭議等。

三星、現代、LG等財閥家族佔韓國整個GDP的85%,但他們在政治上的干預從未見平息過,於這十年間更顯見政治衰敗,經濟壟斷的困局。若要追溯前十年李明博及朴槿惠的經濟政策,他們均利用「市場主導式」、「創造型經濟」的模式,並由強勢政府及大財閥主導。兩人均不斷補貼財閥,讓大企業能夠提出資金配合創新,並創造新的就業動態。不過,向財閥傾斜的經濟政策,顯然令大企業的勢力坐大,造成嚴重不平等的勞動市場及經濟模式,依靠市場進行資源的配置實質已由大企業操控,再加上國家不同的創新模式只由大企業壟斷,更多優秀人才及創新經驗都沒有讓不同形式的企業得到傳承。這不但造成不少韓國社會結構性問題,而且存在隱憂——假如大企業突然出現大型波動或生產水平崩潰,將「牽一髮而動全身」令整個韓國的經濟出現嚴重的「倒塌」危機。

報告指出的家族控制企業問題,亦令大企業開始出現無以為繼的情況,促使瓶頸期的發生。財閥家族從來是大企業的支柱,所以多個管理層職位均由他們壟斷,甚至出現過「連升幾級」的不當招聘及人事調整。外部理事的勢力範圍永遠比家族小,最多只能達到均衡局面。再加上財閥三世接手經營後的大企業後頻生醜聞,例如政治腐敗、實力參差等,雖然大企業至今屹立不倒,但在他們未能穩妥支撐經濟的情況下,就會令韓國的經濟出現不少阻滯。家族對財閥的支配未必能夠確保大企業的運營能夠持續及穩定地發展。

韓國現今的經濟模式已浮現不少問題,大企業的壟斷持續,但同時背後卻已存在更多不穩定因素,但這個場面足以造成不少社會問題。經濟輝煌後,勞工的生活條件卻令人擔憂,工時長薪金少;青年人只希望投身大企業工作而自願失業;樓價不斷上升令國民生活質素不斷下降。整頓整個韓國的經濟,要視乎政府及商界有否這個決心進行以下的改革。

最先應做的,就是重新締造更公平、更良性的市場發展。大企業的壟斷下,令財富更為集中於富者身上,同時卻留下大部份人成為「低端人口」。韓國政府應強化中小企業競爭力,除了提供資源及技術的支援讓中小企保持經營實力外,更應向青年人提供在中小企就業及創業的誘因,讓中小企業資金及經營困難的局面得到緩和,同時解決人力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同時,政府亦應該開放機會予中小企業參與創新的新商業模式開發。中小企能夠保持競爭力的情況下,就能讓韓國的經濟不會過份依賴大企業的發展,良性競爭的同時,亦能共同分擔韓國的經濟發展。

有人或會認為大財團只會依照以往方式管理自己,放任家族控制資本及股權。但其實大企業的集團改革是必須的,因為要杜絕大企業崩塌的機會,放棄以往財閥家族的控制及壟斷是非常重要。公司的運營應予賢士作主,獨立性及自主性是能夠讓一個真正有經營實力的人,令管理層及業務都能更持續穩定發展。政商勾結固然要不得,而且強化獨立性才是長期能夠令大企業更有效發展。配合中小企的扶植,就能夠令韓國的經濟更多元化、更具前瞻性。

韓國的經濟看似非常發達,但內裡已經發生不少問題,令社會出現不同形式的毛病,而且大企業本身亦開始出現動搖,所以韓國政府及大財團更應加把勁從這兩方面入手,讓韓國的經濟逃出瓶頸期的同時,能夠在長遠時間健康發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