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之鋒

香港眾志秘書長 網誌

社運

七一後記

七一後記
廣告

廣告

去年七一尚處於「有議席、有得選、未坐監」,但在今年七一,眾志已是「無議席、無得選、坐過監」,由盛意拳拳在議會帶入自決力量,到封上參政大門和淪為階下囚,不過是一年間所發生的事。

從2010年首次參與其中,八個七一遊行未曾缺席,見證著初期以地產霸權為矛頭的遊行,還有及後人數攀升至頂峯,以及傘後眾人的情緒壓抑。時勢變化得難以適應,亦慨歎社會運動實在有其週期。

沒錯,林鄭治下不斷矮化香港自治,政府發言人揚言「不尊重一國/無視憲政秩序的口號,皆不符合香港的整體利益」,新聞稿硬要把「handover」轉為「return to the MOTHERLAND」,我們確是身處在逆境之中。

難以料到的是,比起梁振英主政年代,示威自由更為岌岌可危,數年前誰能想到警察會阻攔市民從東角道加入遊行隊伍,但可幸的是,觀察到昨天多了年輕面孔,參與遊行的學生比例開始回升,至少我們跨越了最低潮的一五年,情況不是那麼壞。

即使失焦的氛圍仍然存在,大家亦深知大熱天時出來走走,不會片刻改變到甚麼;但在公民社會未有足夠向心力,促使七一成為拉倒任何一項政策或法案的動員時,就姑且讓我們承認,所謂「圍爐」仍是有其作用。

不管視作同路人互相打氣,增加認同感的過程;抑或小眾議題接觸公眾的平台,甚至是如在囚支援團體難得的籌款場合,遊行未必斷言可消解內心的無力感,但至少可意識到自己並非孤單獨行。

感謝市民的厚愛,沿途上前打氣的香港人支持,從事政治工作,或投入民主運動,耗了不少心力與精神,多年以來人來人往,因著際遇也許轉變位置,只願各人意志不被磨滅,不再把自身責任拱手托付於代理人。

民主運動有著高低起伏,無論順境逆境,但願我們能在征途上結伴,不至孤單。

至於未來動向?轉眼間,特首已揚言為廿三條《國安法》「每天創造有利條件」,估計高鐵通車與佔中九子大審過後,就會準備上馬;眾志在下半年度,將會以全力迎戰,務求中止國歌法的一切立法程序 —— 主權移交廿一年,在《國安法》來襲以先,先讓我們擱下《國歌惡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