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徐嘉穎

人權教育工作者 網誌

政經

預防虐兒,從保障兒童權利做起

預防虐兒,從保障兒童權利做起
廣告

廣告

最近,虐兒新聞接踵而來,先有年初父母懷疑虐待幼女臨臨至死案,後有疏忽照顧女童林林至植物人案。去年,社會福利署共有947宗虐兒呈報個案,當中6成由父母施虐,情況令人憂慮。虐兒既是社會問題,也是兒童權利問題。

虐兒損兒童權利

虐兒牽涉暴力,形式繁多,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第13號一般性意見》,暴力包括身體暴力:譬如體罰、酷刑、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等;(段22) 精神暴力:除了精神和語言虐待,還有讓兒童目睹家庭暴力等;(段21) 性虐待和性剝削;(段25) 疏忽照顧:例如沒有保護兒童免受傷害、不為兒童提供足夠衣食住和基本醫療、忽略其精神和情感需要等。(段20) 無論形式如何,對兒童使用暴力皆有違兒童最大利益,損害諸如身心健康、免受暴力對待和生存權等權利。

立法禁止家庭體罰

適用於香港的《兒童權利公約》並不接受對兒童使用任何形式的暴力,即使輕微暴力也不例外。(段17) 然而,在香港,雖然虐兒可構成《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12章) 第27條訂明的虐兒刑事罪,但若家長對兒童施行溫和而合理的體罰,並無犯法。就此,本地關注兒童權利的組織一直倡議政府立法禁止家庭體罰。[2] 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亦於2005年審議結論中,建議香港立法禁止家庭施行體罰,並加強公眾教育,推廣非暴力形式教導兒童,改變市民對體罰的看法。(段48) 政府應盡快立法禁止家庭體罰兒童,並將《兒童權利公約》納入本地法律。

制訂強制舉報機制

政府肩負保護兒童的責任,《兒童權利公約》第19條訂明政府「應採取一切適當立法、行政、社會和教育措施,保護兒童在受父母、法定監護人或其他任何負責照管兒童的人的照料時,不致受到任何形式的身心摧殘、傷害或凌辱 ,忽視或照料不周,虐待或剝削,包括性侵犯」。就保護兒童免受暴力對待而言,及早辨識和舉報機制很重要。就此,委員會認為「所有與兒童接觸的人需要認識到一切形式的暴力風險因素和跡象,並就如何解讀這些跡象受過指導,有必要知識、意願和能力採取妥善行動」,(段48) 並指出「與兒童工作相關的專業人士須舉報暴力、疑似暴力或暴力風險事件」(段49)。委員會於2013年審議結論建議香港「強制報告所有案件和採取必要的後續措施」(段47b)。

制訂兒童和家庭友善政策

此外,政府可從社會政策著手,以減低虐兒風險,譬如推行兒童友善城市規劃、改善房屋政策、制訂家庭友善僱傭政策和加強扶貧措施等,亦可加強支援兒童、家庭和照顧者措施,譬如增加暫託幼兒服務、輔導和由專業人士負責的24小時免費兒童求助熱線等。 (段43) [3]

採納兒童權利角度預防虐兒

預防虐兒,推行兒童權利教育亦很重要。此不僅令兒童明白自己的權利,學習保護自己、如何求助[4]和以非暴力方式解決問題,也讓家長和照顧者認識兒童權利,採用正面和尊重兒童尊嚴的方式教育兒童,亦有助與兒童攸關的專業人士(如教師、社工、醫護人員等) 實施《兒童權利公約》,以尊重人人平等,無所歧視、兒童最大利益、生存與發展權和表達主見權的角度處理虐兒問題,(段44) 並可提高公眾對虐兒損害兒童權利的意識,鼓勵其發現懷疑虐兒事件時盡快舉報。

此外,政府應改革兒童事務委員會,使之成為符合《巴黎原則》、法定、獨立和有廣泛職權的兒童權利機構,專責實施《兒童權利公約》,保護兒童免受一切形式暴力。(段41)

註釋
[1] UN Committee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CRC), General comment No. 13 (2011): The right of the child to freedom from all forms of violence, 18 April 2011, CRC/C/GC/13.
[2] 防止虐待兒童會。〈回應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臨時特別會議【從虐兒案看兒童保護政策和程序】〉。2018年1月15日。
[3] 明報。〈文人媽媽:為母方知那巴掌 遏止「摑下去」念頭 拒學上一代體罰〉。2018年5月13日。
[4] 制訂消除針對兒童一切形式暴力之教育文宣時,應有兒童參與,實現其表達主見權。譬如就反家暴廣告而言,亦可兒童友善,例如有西班牙廣告設計採用兒童視覺,只讓兒童看到遇到家暴時的求助資訊,以照顧與施暴者同行的兒童需要。BBC. Abuse awareness poster is 'only fully visible to children'. 6 May 201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