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南韓抗共的兵役制度,會否迎來放寬的一天?

南韓抗共的兵役制度,會否迎來放寬的一天?
廣告

廣告

因世界盃而舉世矚目的南韓國家隊選手孫興慜,在國內國外同樣招攬了不少球迷,連南韓總統文在寅都親自擁抱他。甚至於數天後有網民上青瓦台網頁請願,表示願意替他服兵役,為求他能繼續效力國家隊。我們是時候借此新聞回想一下,當初南韓成立的兵役制度的目的是什麼呢?朝鮮半島局勢變得平和後,用作備戰的兵役制會否放寬更多呢?

朝鮮半島分開南北後,為了抗衡北韓的共產主義勢力,當時南韓威權政府以「保護國家安全」之名成立「徵兵制」,並把「韓國國民都有義務服兵役」寫入憲法,不過這規例尚未適用於女性。其後總統李承晚及朴正熙並沒有在韓戰後裁軍,反倒繼續實行兵役制以應對南北對峙的局面,並透過洗腦式教育國民要透過服兵役與「共匪」對戰。至今,如被發現有人刻意逃兵役,就必須遭受牢獄之苦,南韓至今已有超過19000人因逃兵役而坐牢。而最近韓國的大法院亦再次作裁決指,懲罰因宗教、良心作為由拒絕服兵役並不違反憲法,寓意至今的兵役法仍強力鼓勵所有男性接受軍事訓練。

在北韓,成年的男性同樣需要服兵役,以對抗資本主義的「美帝」及「南朝鮮」的威脅。南韓1年半,但北韓男性就需要10年,並規定要在大學畢業後即時服役。而且北韓女性由自願申請服兵役,於2015年改為強制性,甚至需要在高中畢業後入伍。這舉動是為了增強兵源及武裝力量,防禦當時仍處於緊張關係的南韓。不過金氏家族優待有大學文憑的人,只需要服5年,就讀理工科的更只需3年。不過,北韓的軍事訓練比南韓更為嚴格,當中非常強調「飢餓訓練」來側面配合北韓糧食短缺的情況下,如何能夠忍受飢餓下繼續抗戰。

本身南北韓以「義務兵役」及「全民皆兵」為戰略相互防備,始終韓戰發生後不過,韓戰發生至今已經有70年,再加上文在寅政府主導下成功與北韓重新建交,民眾對於兵役的想法開始出現轉變,開始質疑是否需要繼續以「防範北韓」為目的的兵役制。然而,政府沒有明確表示,但政府已就兵役制進行改革,最鮮明的例子,就是把兵役年期由2年減至1年半。不過,縮減兵役年期被不少人認為是政治技倆,出發點並非與北韓關係正常化有關。

若重新審視南北韓重新建交後的情況,韓戰至今仍維持「停戰」狀態,並非「結束」戰爭,因為南北韓現時只商量好會於今年年內簽訂協議結束戰爭狀態。如果南北韓落實結束戰爭的話,昔日用作抗衡對方、預備戰爭的兵役法已變得無意義,日後南韓會否因而放寬徵兵制,甚至轉為自願當兵制?這絕對是值得想像的。

若參考與南韓相鄰的日本,日本在帝國主義興起的時份,於1873年為了積極向外擴張,就需要即時強化軍事實力,從而實行全民徵兵制,無論男女都需要服兵役,1927年軍國主義興起時更正式把《兵役法》寫入憲法,強制性要求所有日本人參軍以加強天皇制軍隊的實力。不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因戰敗投降而廢除了《兵役法》,而1950年更改為「募兵制」(即自願當兵)。借鑑這段歷史的話,南韓跟隨日本的步伐修改兵役制度並非不可能。

於南韓而言,若不需要防禦北韓,把兵役制度改為募兵制絕對是百利而無一害。除了能夠向北韓展示建交誠意之外,首先,南韓出生率持續低迷,適齡服兵役的人口亦不斷萎縮,韓國20歲男青年於2014年的人口統計為38萬人,預計於2022及25年將會減少至25萬及22萬人,長遠來說兵役服務供不應求,對國家而言不是好事。其次,南韓軍隊隨著現代化及美國的支援下,不斷購入新型武器裝備的同時,駐韓美軍的費用高昂,軍費已開始成為國家經濟的負擔。根據統計,2017年韓國的軍費高達368億美元(約2.8兆港元),為世界第十;同年駐韓美軍的協防費、美軍基地工作的韓籍人員工資、基地建設及後勤補給亦逾8668萬美元(約6.8億港元)。假若南韓由此改制,狀會節省大量軍費資源,把資源可轉移到改善民生的政策之中。

按照這個推論,韓半島的和平關係及戰爭狀態的結束,或會令韓國的軍事政策作出重大改變。我們可以透過孫興慜的兵役議題,去回想南北韓徵兵制本身的意義,還有存在的爭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