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理大停辦社工學士兼讀課程 師生發起集會要求復辦課程

理大停辦社工學士兼讀課程 師生發起集會要求復辦課程
廣告

廣告

守護社工兼讀課程關注組

理大停辦社工學士兼讀課程 師生發起集會要求復辦課程
「向理大及理大專業進修學院院長爭取復辦社工學位兼讀課程行動」

守護社工竹兼讀課程關注組為一群關注社工教育的畢業生、現屆學生及關 注人士組成。希望關注院校無理取消兼讀課程的情況,務求令有志投身社會工作 行業的朋友有兼讀升學途徑。

事由為香港理工大學早於2014及2015年宣佈停辦為自資學位的社工學士學 位兼讀課程,但經過各院校師生的爭取後,最終理大決定將課程續辦至2017/ 2018年度,之後停辦。理大宣布續辦後,把課程移交到理大專業進修學院 (SPEED)開辦。由SPEED負責收生及行政工作,並以合約制聘請理大老師任 教,逐步逐步計劃停辦及轉移課程到SPEED。根據社工註冊局紀錄,理工大學 已沒有續辦2018/19社工學位兼讀課程,意味著理大社工學位兼讀課程已成歷史。

繼城大早前宣辦停辦後,理大亦都安靜地停辦了課程,並在無諮詢學生及 漠視業界需求的情況下決議停辦,令全港每年只剩下55個兼讀制學位供副學位 社工畢業生升讀,實在不能滿足業界同工需求!

今日(6/7 晚上)一群社工及社工師生發起集會遊行,表達對此事的不滿 及訴求,期望校方可重新開辦課程。關注組安排了當晚向理大代表理大專業及持 續教育學院(CPCE)院長阮博文教授遞交請願信,並表演趣劇表達副學位社工及 社工學生的需要。期後與參加者一同遊行至位於黃埔的香港理工大學紅磡灣校園, 其間展示「復辦社工學士兼讀課程」、「有種教育是承擔」及「何謂教育 還我社 工教育」的橫額。到香港理工大學紅磡灣校園後,並會與校方代表理大專業及持 續教育學院(CPCE)院長阮博文教授及理大專業進修學院(speed)羅文強要求得 到校方的回應。

理大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CPCE)院長阮博文教授缺席座談會 關注組原本邀請了理大及CPCE院長出席座談會,其後校方回覆將由理大專業及持 續教育學院(CPCE)院長阮博文教授及理大專業進修學院(speed)羅文強出席座談會。但可惜的是,阮博文教授在理工集會期間代表理大接信的時候,才表示因 工務未能出席座談會。關注組在此對校方拒絕與學生會面的行為,表示極度失望 和遺憾,學生一心想與校方一個善意正面的對話,但校方都沒有重視學生的要求, 故關注組亦向阮博文教授表示會繼續約見院長,並期望校方能夠正視學生的需要。

校方考慮成本效益,擔心學費太貴沒有人修讀

阮博文教授在集會期間,與在場人士對話,表示學校舉辦一個課程需要考慮不同 因素,包括成本效益、資源等,並表示擔心學費太貴沒有人修讀。但是,關注組 認為校方沒有真正去研究市場上學生的需要,關注組在早前做的研究報告上,有 超過9成7的人士都認為需要社工兼讀課程。至於學費太貴,在報告上亦顯示,學生 想修讀社工兼讀課程的原因大部分都希望自我實現及成長及提升競爭力,關注組認 為如果學生擁有一個正常的升學途徑,學費根本不是學生主要考慮原因。 校方沒有真正了解社福界及學生的需要 理大專業進修學院(speed)羅文強出席座談會,表達了很多阮教授提出的成本效 益收支平衡,師資等重覆的說話。但是,羅院長根本沒有了解社福界和學生的需 要,席間詢問了很多社福界需要社工學位的原因,如學校社工需要學位學歷等, 更加提意關注組去社福甲及政府改變這個原因。關注組在此表示對羅院長對社福 界的狀況不了解表示失望,希望校方能夠真真正正去研究市場上的需要,了解社 福界的真實狀況,學生面對的問題。

升學之路迂迴曲折

羅院長表示DSE人數每年下降,校方需要考慮不同因素面對未來的問題。關注組及 在場人士都認為,在現時很多全日制課程內,有很多學生都是過往會考及高考的 學生,他們在業界工作多年,擁有豐富的經驗和技巧,繼而想成為社工實踐自己 的理想。但兼讀制課程的學位十分有限,現時全港只剩下55個學士兼讀制學位, 根本難以滿足學生的需要,令到很多學生都只能背負著家庭的負擔去修讀全日制 課程。另外在很多高級文憑課程內,有很多學生都是擁有學士學歷,但因為碩士 入學門檻高,令很多想成為社工又有一定經驗的學生,需要入讀學歷較低一級的 副學士或高級文憑。關注組對這種畸形的升學途徑感到十分憤怒,但對校方的回 應更加感到失望,希望校方可以真正去了解學生的需要,復辦社工兼讀制課程。 搵政府做擋箭牌、爭取社工課程納入SSDP「指定專業界別資助計劃」SSDP是政府一項資助每屆約3000名學生修讀選定範疇的指定全日制經本地評審自資學士學位課程。關注組認為校方仍然沒有了解社工學生為什麼需要兼讀制的原因,在報告中亦都顯示了有超過8成的學生有家庭負擔不能夠辭去工作去全職讀書 ,而且在場人士亦都表達了自己面對的問題故為什麼需要兼讀制課程。校方亦都 只是聆聽學生的需要,沒有真正表達復辦的意思。

最後,校方沒有答應學生要求計劃時間表復辦課程,只表示會向不同單位表達學生的訴求。就此關注組期望校方一星期內回覆其工作進度,不希望問題石沈大海,否則將有下一輪行動。

2018年7月6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