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張超雄沒有令人失望

張超雄沒有令人失望
廣告

廣告

十多年前,他第一次出來參選立法會,我也是薄盡了點綿力,參與了一些助選的工作。那一次,他是參與競逐社會福利功能界別的席位。當時,他表明不滿意那一位在任界別代表的表現而出選。他也從一開始便公開表明,他反對功能組別這種不公平的選舉方式。因此,記得他好像還未知道自己能否勝出,已經講到明就算他能成功當選,當選後的其中一個主要目標,便是要爭取推翻功能議席這個不公平的選舉方法。所以,記得他當年聲明只此一次,將來如果要競逐連任,也只會透過參與地區直接選舉。

結果,那一屆他勝出了。他在2004至2008年那一任內,表現也不完全受到界別內的利益及與機構的關係支配。當時社會福利界內部因為一筆過撥款的執行、公平性、以至長遠的存廢出現了不少矛盾。管理層與前線的關係也因此而出現不少張力。有機構高層認為他去得太盡,但也有工會代表覬覦他的席位,認為他還未夠激。張超雄作為界別代表,就沒有因為要爭取機構高層的支持,而在其反對一筆過撥款這個立場上作出妥協。就算有個別機構傳出要在來屆倒張之聲,他也沒有在原有的立場上作出退讓。從一開始,便顯示出他是一個有堅定信念的議員。

而他日後也真的實踐自己的諾言,在跟著那一屆立法會選舉中,放棄自己已經在手的功能界別陣地,挺而走險空降到新界西北。要由功能議席轉戰地區選舉,單是找地方落腳而又不影響其他黨派的利益,又要顧存整個泛民主派的選舉大局,確實是十分困難的。結果他也未能選上,跟着那一屆立法會,他便失去了立法會這個平台,但他也不曾見得因此而言悔。這一種講得出、做得到、有原則的態度,一向都是張超雄最令人欣賞的地方。像他這一類型議員實在太少。建制派中自然是一個都沒有,就是泛民陣營,也是不多見。

跟着的兩次立法會選舉,他都能夠順利通過地區直接選舉成為議員。在山頭林立的泛民政黨,因為議席有限,有時難免因為不同黨派的利益而明爭暗鬥,各自攝位時難免有時也會暗地開踭勾腳,但張超雄卻一直都受到泛民主派內各路人馬的公開支持。泛民派別內,不論是新丁還是元老,對他也是眾口稱譽。顯然,他也可算是泛民主派內部其中一個代表著最大公約數的人物。

在2016年他勝選後不多久,也正好是他正式從大學的教學崗位退休。他其實也有條件選擇做寓公,過一些較為輕鬆的退休生活。但他要去爭取更大程度的民主,或起碼保住香港人現有民主空間的心仍然熾熱。不過,他似乎也很明白長江後浪推前浪的道理。泛民主派其中一個主要的問題,便是承傳及接棒的問題。在民主空間日益狹窄,政改不前的情況下,很多有志從政的年輕人,及很多在不同政黨當了一段時間黨幹的年輕政治人,也是苦無出頭機會。這一點,張超雄似乎還是十分清楚的。

所以,他在勝選後不多久,已經私下表示會在現屆任期內放多一些時間為弱勢社群、長期病患者及殘疾人士爭取權益,從而把更多政治空間讓出,希望讓年輕的政治參與者有更大的上位機會。

公眾都有眼看,這一屆一年多,立法會內的泛民陣營要面對政府及建制派的聯手霸凌,單是招架已經不容易,但張超雄仍然努力把長者安老院不足、院舍的監管、宿位空間狹窄等問題的討論延續下去;也不斷就殘疾人士的福利保障、少數族裔的教育等問題繼續在議會尋找空間。就算面對一些對其在少數族裔及新移民的立場上不太公允的批評,他也沒有退縮。據知,他的辦事處也為不少年輕人提供了機會,實現了他要培養新人的想法。就算是立法會議員的實報實銷津貼不足,他仍然堅持下去。

現在,他公開宣布下一屆不角逐連任立法會,正與其年多前的說法一致。假如他堅持繼續下一屆出來參選,相信其他民主派別很難不作出配合,他的勝算也肯定不會低。如果他真的決定下一屆不參選,香港選民便肯定是失去了一個上佳的選擇。他作為泛民陣營內其中一個最大的公約數,如果真的缺席下一屆議會,看來也會是泛民主派整體的損失。

不過,在適當時候退下來,不再戀棧議員席位,確實是泛民主派內一個長期未能解決的問題。也確實有一些泛民主派的代表,表現出來胸襟之狹翳、目光之短淺及對席位的戀棧,令人失望之餘也搖頭嘆息,更是壞了泛民大局。張超雄在這個問題上表現出來的誠信與識見,實在值得欣賞與肯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