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工具理性消失 社會走向覆亡

工具理性消失 社會走向覆亡
廣告

廣告

五年前,用法國社會學巨匠凃爾幹(Emile Durkheim)的社會失範(Anomie)概念分析香港社會敗象紛呈的原因,就是社會整體已經再沒有普遍認同的價值(Norms),人人各行其是,可以「胡作亂為」(嚴格而言,其實也不可說「胡作亂為」,因為如今根本已不再存在社會各個階層和社群普遍認同的行為準則);五年後,情況更變本加厲,於今尤烈,禮崩樂壞、無規無矩的現象已經滲透社會各個層面,簡直是病入膏肓,無可救藥。

最新的例證,就是以港鐵為核心爆出連串有關高鐵及沙中綫各項工程偷工減料形同豆腐渣工程的醜聞,並且無日無之,沒完沒了。有理由相信,上述醜聞只是冰山一角,類同情況其實普遍存在,只是未被揭發而已。證諸近日爆出西鐵元朗車站地基下沉、快將啟用的港珠澳大橋旅檢大樓嚴重漏水(更不要忘記人工島移位、大橋隧道防浪潮石塊漸被冲散、檢驗大橋工程受僱政府顧問公司在無貪動機下造假)、高鐵試車脫軌.......香港社會已經全面潰爛,猶如鐵達尼號,正在逐步下沉。可是,社會普遍冷漠的態度只有更甚,不減反增,連記者被打監警會不受理自身難保默不作聲卻自誇「第四王國」的主流傳媒輿論頂多亦只會報導有關新聞,不作批判,可見哀莫大於心死,社會麻木,令人沮喪絕望。

如果只將焦點集中在腐敗的港鐵高層、禮頓、政府問責官員等身上,可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失諸交臂,看不到更深的層次,就是香港過去大半個世紀賴以成功和現代化的工具理性(Instrumental Rationality)已經逐漸消亡,全面潰爛,完全失效。香港不是沒有規章制度,而且相當完善成熟,在世界前列,各個専業亦不是沒有道德操守,而且早已內在化(Internalised)成為各行各業定必遵守的行為準則,是社會正常和持續運作不可或缺的規範,何以一如大陸(有關規章制度在文本上可能比香港更詳盡),形同虛設,完全沒有發揮制衡作用?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香港大陸化的程度和速度遠遠超乎想像之外,在統治者管治敗壞和失效之後,上行下效,蔚然成風,全面擴散至行政部門,滲透至社會各個層面,層層相因,大家習以為常,不以為忤,以至制度上應有的監察和制衡徹底失效。

今次爆出的連串醜聞,全部早已存在多時,非自今日始,何以各個有關部門及人事完全視而不見,不作糾正?一如鉛水為禍,沒有人相信無人知情,但比鉛水事件更差,肇事公司不承認責任也肯作賠償,事後多少也有點補救措施,如今最大責任的禮頓不僅拒絕向公眾交代,政府和港鐵竟然不敢追究,也沒有合理的補救措施,禮頓甚至企圖約晤立法會議員「私了」,而後者竟有人甘之如飴,輿論連批評也欠奉,荒謬絕倫之情況,與大陸的災難處理根本沒有兩樣,甚至可能更差。

㐂婆政權委任法官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只是企圖置身事外的卸鑊法,讓時間冲淡一切,肯定一如海難事件,調查會有結果,但冇人須負責,情況就好像大陸的天津大爆炸及馬航離奇空難等,不了了之。其實,不用調查,以常理推斷,亦可知梗概。禮頓幕後一定有人包庇,權力直達天庭,因用低價投標又要迎合上旨趕工,所以偷工減料,粗製濫造,因為人人或多或少有份參與,所以個個不肯負責,最基本的工具理性完全置棄。老實說,這種從內部潰爛的情況,同樣見諸紀律部隊如警察和廉署,公共機構如醫療部門、律政署和選舉事務處,以至各大大小小的公營機關。

港人要自救,就不可能再寄望特區政府官僚和政黨政客,至少要從自身做起,堅持工具理性,堅守核心價值,拒絕沉淪,有聲發聲,有力出力。只有不放棄才有希望,不堅持便只有覆亡一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