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國際

劉霞終於可以離開中國,這算不算是一個「好消息」?

劉霞終於可以離開中國,這算不算是一個「好消息」?
廣告

廣告

如果從劉霞個人的角度來看,能夠離開這個在過去幾年不斷迫害她的國度,無疑也是一種解脫。而且,海內外不少人似乎都期待著這一個結局,現在結局終於來到了,「還不是一個好消息」?

但如果從一個國家的正常發展及憲政的角度來看,劉霞的被迫害與被釋放,只是說明這個政權的行為與文明越走越遠的另一個證據。這「怎能算是一個好消息」?

為什麼海內外這麼多人都只能期待這一種結果?中國人的社會就只能期待這一種這麼卑微的結局嗎?不斷降低期望甚至不再抱有期望,是否已經淪為對這個正在「迎接偉大復興中的民族」唯一正當合理而又得到認可的期望?這又有什麼值得高興之處?

過去幾年,她犯了甚麼罪,作過甚麼惡?為什麼要勞動政權運用其國家機器,去把她軟禁、隔離?為何要千方百計阻止她與外界正常溝通?她受到監視、出入要得到公安人員的准許和安排,這就是一個沒有被檢控過,沒有被定過罪的國民應有的待遇嗎?憲法規定他的權利和自由為什麼會受到無理剝奪?憑什麼要令劉霞變相失去了自由?就是因為她是諾貝爾和平獎劉曉波先生的妻子?就因為他那個丈夫被中國大陸的法院以政治罪判了刑?

就當劉曉波真的犯了法,幾時開始個人的行為要禍及妻孥?剛於近幾天出來接受訪問的好幾位受709 大搜捕牽連的維權律師都異口同聲指出,他(她)們被迫公開認錯,是因為代表了政府行為的那些公檢法系統內的人員,以這班維權律師的妻子及子女的安全來作威脅。如此看來,禍及家人顯然不是偶然或個別,而是長期而普遍存在的政權行為。如果真是這一個所謂具有正統名號、自詡代表着十三億人民的政府的行為,這個政府與打家劫舍的汪洋大盜,或擄人勒索的匪幫山賊又有何分別?

當我們義正嚴詞譴責朝鮮政權野蠻的時候,我想到那個金氏王朝在過去也作過不少擄人勒索的勾當,但都是以日本人、南韓人、西方人為對象,以自己的國民為人質這一個做法,似乎仍然只是一個有著濃厚當代中國特色的政權行為。中東某些神權政府、ISIS、塔利班等國際恐怖主義組織,也似乎不至如此。所謂先進與落後、文明與野蠻、發展與倒退、進步與反動,這些概念的界線與定義,其實早已被已被顛倒了!

當事實是如此清楚地呈現在眾人眼前之時,這個代表這個政權的那些官員及外交部發言人,仍然可以不面紅不動容地說,「劉霞像所有中國人民一樣享有正常的憲法權利」、又或者「最關心劉霞健康的是中國政府」這樣的話。這個政權的底氣與野蠻不已經是路人皆見了嗎?可能很快就有些國師、顧問、嘍囉之類的所謂愛國人士還會說,這反映了黨的文明和寛大!說支持這個政權的人才是禍國䘧民、才是最漢奸,最賣國又有什麼錯誤之處?

回首過去,依稀記得由當年西單民主牆事件之後,因為「泄露國家機密」而被捕被定罪的那一位公園清潔工魏京生開始,直到1989年六四民運之後被捕的學生領袖,多年以來那些曾經被政府拘捕了、檢控了、定罪判刑了,後來又被允許以「保外就醫」或其他無釐頭理由釋放了放逐了的人民公敵不知凡幾。709大搜捕以外,個別的民運領袖或敢言的異見份子,加起來的總數有人計算過嗎?

當同樣性質的事一而再發生,而又可以預期還會陸續有來的情況下,這樣的計算可能已經沒有必要。反而要作出想像,要到何年何月,這樣的事才不會再發生。「當國家貧窮落後之時,這樣的事難以避免」;「當社會在爭分奪秒要追回過去失落的寶貴光陰之時,各界要耐心一點」;「當經濟在急速起動之時,與法治之需要難免有落差」;「今天當經濟及民生都大幅度提升了,又說要維持一個隱定的局面了」。總而言之,政權的野蠻、人心的冷漠、良知的荒涼、價值的扭曲、人性中的涼薄、群眾的無知、政客之無良、……,都總會為扭曲人性及赤裸裸違法違憲的政治操作找到肆虐的理由。威權政治不去、獨裁體制不倒、封建意識不除、順民心態不改,可以斷言,類似這樣的事仍然會繼續發生。

每當這個政權有其他被這個政權視為更重要的議程,或有一些政治需要須處理的時候,這些被拘捕了的、曾經被官方喉舌窮追猛打,被釘死為「人民公敵」、「罪大惡極」、「危害國家安全」的人,都會突然更成為有價可居的奇貨。當年,當中國還未加入世貿組織,每當美國政府要處理是否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之時,這些被政權以其所謂「正常法律程序」、「正當執法行為」及「獨立的司法過程」判了罪的「罪犯」,都突然可以得到寬大的處理,以各種所謂「人道的理由」獲准去國,換來的又是一個又一個這個政權自稱為「理所當然」、「符合各方利益」的結果。這些結果包括中國最惠國待遇、包括中國可以成功申辦奧運會或世界博覽會這一類國際盛事、包括換取了一些重要的國家元首往北京訪問、也包括了美國總統邀請最高領導人往美國作國事訪問。看,不正是這些在過去多年不斷提升了中國的國際地位嗎?想到這一種自瀆式的邏輯,真的很難不在極度悲哀中透出無奈的冷笑。

回首當年看今天,再由今天展望來日,在中國大陸又可以說是「江山代有人質出」,由魏京生到今時今日,劉霞的弟弟劉暉只是最近期被利用上的一個。王宇律師的兒子之外,說不定有朝一日,天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及其小兒子,也有用得上為國家效命的機會。不是有官員最近才說過,中國最厲害的武器就是有十三億人。要找幾個這樣的人讓國際社會開開心還不容易?像劉霞最終得以獲准去國這一類「好消息」,中共政權或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絕對有信心可以保證陸續有來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