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從朴槿惠試圖以戒嚴令、武裝鎮壓燭光集會,回想保守派政治的弊端

從朴槿惠試圖以戒嚴令、武裝鎮壓燭光集會,回想保守派政治的弊端
廣告

廣告

很多人都有問過一個問題,為何2016年尾「反朴」燭光集會中,朴槿惠只有道歉,卻沒有出動水炮車及警力進行鎮壓。如果一份秘密文件告訴你,朴槿惠當時曾計劃重演光州事件及六月民主運動,也許會嚇你一驚。同時,原來我會於去年成為武力鎮壓的其中一個受害者。究竟該文件如何反映朴槿惠的鎮壓計劃?如何反映保守派扭曲的政治觀?

事緣於韓國軍方人權中心於7月6日公開了一份機密文件,是由國軍機務司令部於2017年3月製作,指出軍方曾與朴槿惠商討針對燭光集會持續進行的對策。文件寫出由於燭光集會由2016年10月持續到3月的關係,考慮到民眾活動會有升級的因由,所以朴槿惠於當時計劃派出200多架坦克、550輛裝甲車、4800名士兵及1400名特種部隊在首爾多個地區進行駐守及鎮壓。軍事人權中心表示,當時的傳言完全屬實,而且派兵規模有如1980年的光州事件。除此之外,朴槿惠更制定針對反對黨人士的對策,當中包括以「國安法」為由,拘捕反對派政治人如文在寅,以及參與集會的市民及藝人。

早於2016年11月就已傳出青瓦台已就燭光集會進行對策,包括實施戒嚴令禁止國民晚上在外活動,而且會出動軍方鎮壓。不過當時青瓦台發表聲明否認傳言,並批評在野黨的指控不負責任及蠱惑人心。可惜事到如今所有傳言均已得到證實。除了針對燭光集會舉行的地點光化門之外,朴槿惠還計劃在多個政治場所進行嚴密駐守,如青瓦台、憲法法院、首爾政府廳舍、國會議事堂及國防部。可見朴槿惠在爆出親信干政門後,有多麼懼怕群眾的力量,不過最終還是「風水輪流轉」,由昔日第一位女總統的美譽淪為政治階下囚。

我們該回想的問題,就是為何保守派的政治手段,只能透過強硬手段建立威信?右翼政治能夠在今日或昔日取得一定程度的支持,有賴於他們常要求的「強人政治」。他們不滿左翼政治人所要求的「管治體」、「多元及平等文化」等政治思念,轉至希望有一個強人領導者透過擁抱他們的核心價值,把他們的訴求能夠在社會一一實現。但右翼政治偏偏利用這種民粹主義,轉化為能夠凌駕於現有的法律及政治體制的政治思維,但不得人心的是,他們建立威信的背後,卻利用推翻現有的政治格局,控制監視當權者的傳媒及反對派的聲音,向威權主義傾倒,但同時側面呈現他們有多虛弱。

李明博於2007年總統大選中以48.7%當選,實現了由左翼政黨執政轉移至右翼保守派執政。縱使他選舉時有BBK貪污案纏身,但國民仍轉至投向保守派領袖的原因,除了認為過往十年金大中、盧武鉉在對朝政策上未能強硬,而且批評他們的改革無助振興國家的經濟。偏偏李明博是由商家出身,他選舉時就承諾會讓經濟成長率達7%,甚至執行「大運河」計劃以求承諾能夠令國民富足。支持者成功塑造李明博的「強人」形象同時,他亦利用這種以經濟作為核心價值的民粹主義成功當選。

而這聲勢亦延續至朴槿惠身上,她競選時就承諾要讓經濟民主化,加大市場經濟的角色來吸引民眾繼續支持。偏偏放任市場經濟的做法,令財閥勢力不斷坐大,當然提升了經濟實力,但同時締造更嚴重的社會問題,如貧富懸殊、資產階級剝削勞工等。而他們建立威望的做法,當時透過箝制傳媒言論,為他們塑造形象。所以她計劃武力鎮壓燭光集會的做法,亦不足為奇,因為保守派的政治思維中,最害怕反對派的聲音大於他們。這種態度同樣能夠用「二元對立(binarism)」的理論解釋,一旦有人對其做法作出異議,就會即時定義他們為「他者(other)」及「反對者(opposite)」,造成「非黑即白」的對立場面,卻沒想過兩者之間存在著的可能性,然而透過製造對立後,就加強支撐他們的民粹主義來緊守威信。

戒嚴、武力鎮壓這些手段,均是利用精英主義中對民主運動的排斥,結合民粹主義後產生的手段。偏偏,燭光集會所凝聚的民主力量,令朴槿惠被彈劾,如今仍在接受法律的審判。在歷史的巨輪中常見的,是保守派所建立的威信並非永恆,終有倒台的一天。但我們要謹記的是,朴槿惠試圖戒嚴及暴力鎮壓,是法律還未進行審判的事。同時,保守派的政治手段如何危險,是我們該警惕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