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專訪】批無綫裁減體育組「好離譜」 馮堅成慨嘆行業萎縮

【專訪】批無綫裁減體育組「好離譜」 馮堅成慨嘆行業萎縮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馮堅成,交俾你講體育。」兩年前,《無綫新聞》取消星期六、日的體育新聞時段,一星期前,無綫更裁減體育組,38年歷史的《體育世界》在剛過去星期六亦壽終正寢。前《無綫新聞》主播兼體育記者馮堅成知道消息後,心中講了一句粗口:「你話有無搞錯?」「一個大台,連一個體育組都容納不下,好離譜,真係有點那個囉。」他認為體育組絕對值得保留,但奈何電視體育節目至媒體行業越見萎縮:「唉,根本近乎無同類型節目可以做。」

亞視七年

珠海學院新聞系畢業,馮堅成讀書時已在亞洲電視做兼職,又在《華僑日報》當過一個月體育記者。1993年畢業後,更成為亞視新聞部的全職員工,那是互聯網還未普及的年代,不要說Google,新聞不能隨手拿來,更遑論策展云云。要做體育新聞,便要認認真真看外電。

而之所以入讀新聞系,原來和八九民運有關,馮堅成指當時對前路沒有明確方向,一場民運令他有所啟發,希望成為記者以擴闊眼光。「自己細個會睇足球、籃球,成日一個人去大球場睇精工、南華。」那麼當上體育記者,便能寓工作於娛樂。

馮堅成表示當時的亞視十分強大,員工眾志成城,「個台係弱,但成日用新聞打贏無綫。每人多走一步,影多啲人哋無嘅嘢,見到我哋有佢哋無,就會好開心。」

fung2

伍晃榮知遇之恩

如是者,在亞視一晃便是七年。有一天,馮堅成收到伍晃榮的電話,問他有沒有興趣過檔《無綫新聞》,馮堅成受寵若驚:「心諗梗係有啦,TVB喎,畫面好似好美好咁。仲伍晃榮打嚟喎,偶像喎。」

那一年是2000年奧運會,亞視原替他報了名到悉尼採訪,連制服都已準備好,但因為即將跳槽無綫的關係,馮堅成最後只被安排留守新聞部。

體育記者的工作其實是怎樣的?早上外出採訪本地賽事,例如三項鐵人和單車比賽等。中午則在錄影廠看外電片段,在足球和網球等運動中按重要性作選擇,寫稿、錄音再交給技術人員剪片。在24小時新聞台出現前,體育記者只需要負責午間、傍晚及晚間新聞三個時段。「依加就不斷做,不斷出,從前相對輕鬆。」

近年《無綫新聞》24小時新聞時段中,體育新聞時段會報導巴西甲組足球聯賽、澳洲職業足球聯賽和印度超級聯賽等較「新穎」的聯賽。馮堅成指出,因為24小時新聞不能沒有體育新聞,所以就要「咩都出下」。他形容這如同車衣女工,記者只能不斷寫。「巴甲、印超無人睇?其實你唔知,即使只有一個人睇,都好呀。新聞就係將資訊重新包裝,話俾人聽嘛;有無人睇唔係你控制。」

tvbfung

無綫淪CCTVB 馮堅成:編輯方針不敢恭維

成為《無綫新聞》記者是不少新聞系學生的「夢想」,但今天的大台已淪為CCTVB,被港人嗤之以鼻。馮堅成認為,無綫是傳統大台,記者會有虛榮感,資源也較其他電視台多,單是採訪車和技術人員已把其他台比下去:「有一次主辦單位話,TVB 隊 crew未嚟,要等齊台先開始,會覺得無綫地位都高啲。」馮堅成表示,無綫的體育新聞自主度其實很高,「寫咩都得,無人理,自由發揮」。

除了CCTVB,《無綫新聞》更被嘲諷為「事事旦旦」,曾經的老臣子馮堅成有這樣的看法,他不太認同無綫報導新聞的手法,「好似佔中時已好明顯吧」,而每次見到同事被罵得狗血淋頭時,更倍添無奈。馮堅成認為,無綫的記者都很盡心盡力採訪,但編輯方針卻是不敢恭維,常常令公眾感到內容偏頗。「係囉,呢啲由前線承受哂,明明都唔係想咁樣做嘅。 」

「阿盲(伍晃榮)好犀利,唔洗寫稿,望到畫面就能夠構圖,講到故仔,又有親和感。」體育主播的「一代宗師」伍晃榮在2008年逝世後,馮堅成漸漸「負責」起新聞部的體育組來,他曾經慨嘆「守不住伍晃榮的地盤」,因為體育新聞的時段已由最初的3分半鐘遞減至僅餘的1分半鐘,「伍晃榮退休後無耐就減到3分鐘,話想播多點其他新聞。」

「無得爭取,我話2分鐘得唔得,但佢(袁志偉)唔理,話其他時間都可以出(體育新聞)啫。」馮堅成唯有無奈地接受,「非常無癮,俾人斬啲、再斬啲,感覺一啲都唔好受。」

1
在今屆世界盃期間,馮堅成和多名前樂視同事到港台開咪講波(受訪者提供圖片)

「英超曼聯又輸一場」,出自曼聯球迷馮堅成的手筆,「雲高爾嗰期教曼聯教得麻麻地嘛,咁你知啦,新聞唔可以講長Lead,咪寫呢句俾女主播囉,之後再交返俾我講。諗住簡單點,點知變咗金句。」馮堅成年少時喜歡利物浦,後來因為白賴仁笠臣愛上曼聯直至現在,「好搞笑,只鍾意紅色波衫嘅球隊」。

難忘2002年日韓世界盃

這名曼聯球迷做了廿多年體育記者,馮堅成最難忘的是2002年日本及南韓世界盃,當時的本地轉播權屬於《有線電視》,其他電視台得個睇字,即使到達球場現場,比賽的一舉一動都不能拍攝。

無綫當時的判斷是,世界盃值得派遣一隊採訪隊現場採訪,因為有中國隊。馮堅成便待了整整一個月在濟洲,「跟住中國隊」,和球員范志毅、孫繼海及教練米路天奴域做訪問。沒有官方的採訪權,要睇世界盃,記者都要自己買飛入場,「完場前15分鐘出返去做採訪,都總算包到故事返去。」

在記者生涯中,馮堅成指較遺憾的是,未曾採訪奧運會及亞運會。2004年雅典奧運及2008年北京奧運均要留守香港的新聞部,打點一切。2012年升為首席記者後,更不得不「睇檔」。記者說:「其實都係一種肯定嚟。」馮堅成回答道:「始終好想出去感受一下。」

IMG_8799

樂視清盤之後

直至2016年,樂視體育的香港執行官賴汝正向馮堅成招手,他馬上就答應,「個幾年越做越頹,返通宵搞到個人唔知自己做緊咩」:「唔怕老實講,其實係搵緊工,已經想走。」馮堅成強調離開無綫沒有任何掙扎,在同年6月過檔樂視後,便馬不停蹄採訪歐洲國家盃,在法國工作了一個月。

然而,樂視的「後來」就是天價買下英超播映權,舉辦發佈會更會送球衣予記者,可說一擲千金。結果,支出太大換來爆煲,最後更在今年3月清盤收場。「喺樂視做得好開心,內容做得深入,事前事後都做得很足。真係,工作仔細。嗯,都叫光輝過下呀,至少運動員都知道我哋做緊呢啲嘢。」

fung4
2016年到法國採訪歐洲國家盃(受訪者提供圖片)

「在香港,從事有關體育的事情,都好難搵到食。」就是這樣,馮堅成廿多年來首次失業,他透露會考慮轉型作足球評述員。此外,他又和樂視的前同事組成「Guts運」,用行動告訴外界「我哋仲未死」,更期望不久將來能尋找資金壯大網站。

如果年輕人有志入行成為體育記者,馮堅成寄語必須三思而行,「對呢個行業感到好失望」:「真係鍾意體育至好,無興趣就投入唔到,如果唔適合就真係要抽身離開。」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