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積極舐共恐怖主義

積極舐共恐怖主義
廣告

廣告

這一位梁先生此番言論,是幾年前說的。當時據報導說西藏有過百名僧侶以自焚來抗議中共暴力治藏。今天有人勾起出來談論,仍然令人感到憤怒。既是對中共的憤怒,也是對這位梁先生的憤怒!

依這一位梁先生的意思,不知是不是要鼓吹利用少年人及婦孺做人肉炸彈這一種相對而言算是「積極的恐怖主義」。就算他真的沒有這個意思,作為一個做了幾十年宗教販子的人,這一種說法已經可以說是涼薄透頂了。

越戰期間,不止一次有僧侶自焚抗議,梁先生又會製造什麼新的概念來形容?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可以說是「被恐佈主義」嗎?

據我粗淺的認識,在歷史上以自焚或其他自殘的方式來對暴政、暴力及不義作出控訴,可以說是屢見不鮮。造成這種行為與現象的基本原因,除了少數人的極端主義之外,更大的可能性還是因為有不義。站在宗教領袖基本上應有的悲天憫人態度,是不是首先應該譴責暴政造成的不義?

在梁先生自己認同及代表的的那個宗教,也曾經有人以自殘或其他類似的所謂「消極的恐怖主義」方式向權勢及不義作出控訴,更有人因而後來被封聖。不知道梁先生會不會認為這是變相鼓吹了他所講的「消極恐怖主義」?梁先生主理的教會組織又會不會出來撥亂反正,批評這一種做法為不當?

至於曾經有過一些宗教教派,鼓勵信眾以各種方式的自殘和自虐來彰顯自己的罪性及悔過,今天已經被正統教會組織視為異端。梁燕城先生幾十年來都是以宗教人士的身份來揾食,對此也沒有理由不知道。

近年中共各級官員對地方教會的迫害,例如拆教堂燒十字架要教會聚會時先講習語錄,正在不斷變本加厲。但這一位梁先生近年卻對此一再文過飾非。

有朋友近期去了中亞地區旅遊,也獲當地人確認他們在新疆生活的不少親屬朋友,不斷受到中共官僚的監控和滋擾,被強迫接受再教育的傳聞也是事實。這一位梁先生又會視之為是那一種恐怖主義?

梁先生這一種言論,與他自己不斷標榜的宗教代表身份不是很難對應嗎?不過,想到他現在還有一個「全國政協海外特邀委員」的好位,他近年的言行也就不再令人感到意外了。正是天國榮光有得望便望,俗世利益有得攞要攞,講宗教講神講耶穌,無論講得幾口響,有時真的會敵不過現實的利益。這一位梁先生幾十年來的言行,更是把這一種人的罪性活靈活現地表現了出來。

這擺明就可以被稱為「積極舐共恐佈主義」了。令人憂慮的是類似這樣掛上宗教外衣的恐怖分子似是越來越多。除了姓梁的這個之外,還有個姓管的及姓鄺的,近幾年不也是把這一種「積極舐共的恐怖主義」表現得越來越入型入格嗎?而且也要公道一點,不要單只是着眼於天主教及基督教這一類舶來宗教組織內的少數恐怖分子,在香港的一些東方宗教組織的領導層內,這一類恐怖分子甚至可能會是佔多數!

廣告